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一十六章妖怪来了
    刘玉梅一口喝尽杯中的果酒,笑眯眯看着闰月。

    越看心里越喜欢。

    听诗婷的父母说,这姑娘娘还没正式定亲,倒是有个京城来的青年,两个人处的也没见有多好。

    要是把这姑娘介绍给自己的堂弟刘家兴……

    刘玉梅又瞄了眼诗婷,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闰月无论从长相,能力,为人处世各个方面,都要比诗婷强上不知多少。

    堂弟很快就要接手家里的产业,要是有闰月这样的人帮衬,那就相当于如虎添翼。

    刘玉梅正想着心事,就听三叔问道“玉梅,你和诗婷是怎么认识的?”

    一个是前美容店的老板,一个是在读大学,这俩人怎么说也不挨边吧。

    “我开美容店的时候,诗婷妹子经常去我那里做保养。”刘玉梅夹了一小口菜送到嘴里。

    诗婷听了刘玉梅的话,眼里略有慌乱,看了父母一眼,又瞧瞧闰月。

    估计三叔三婶也不懂什么叫保养,闰月也不说破。

    自己没帮三叔家种大棚的时候,他家供诗婷上学都很吃力。

    没想到这丫头一点儿也不心疼父母,居然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去做什么保养!

    闰月看了眼诗婷那细长白皙的手指,嫩的能掐出水的脸蛋,再看看三叔三婶树皮样裂口的干枯手指。

    三婶估计连雪花膏是何物都弄不明白,她闺女都已经去美容店保养去了。

    闰月心里非常替这老两口不值。

    亏他们一直以为闺女光宗耀祖,奔美好前程去了,原来她的心根本就不在学业上。

    刘玉梅喝了点酒,脸红扑扑的,她没看见诗婷的紧张,还兀自回忆着以前的事情。

    “我的美容店正红火那阵子,雇了二十多个人,做一次脸要十块钱!

    再卖些化妆品,每天净收入就能达到一两百!

    那可是钱啊,可惜一把火全没了,都说水火不留情,还真是无情啊!”

    三叔三婶手里拿着筷子呆住了,做一次脸十块钱?

    自己闺女的脸什么时候这么值钱了!

    三婶脑子里嗡嗡叫,脸都白了。

    只有三个字在回旋“十块钱,十块钱!”

    诗婷每次来信都要钱,说钱不够,实在不行就要退学。

    害的老两口把家里才半大的猪都卖了。

    能卖的基本啥也不剩,就连口粮都不敢留够,到了夏季就挖些野菜,掺着吃。

    可闺女却拿着他们老两口口挪肚攒的钱去做什么保养。

    那张脸比爹娘的身体还重要吗?

    这孩子怎么就不理解父母的心。

    家里就这么一个女儿,为了不被村里那些重男轻女的人看不起,老两口咬牙勒紧裤带要供出个大学生。

    没想到却培养出这么个玩意儿。

    诗婷看父母脸色不对,有些慌乱,赶紧给刘玉梅夹菜“玉梅姐,你多吃一点菜,我妈做的菜可好吃了。”

    谁知她的话谁都没听进去。

    三婶勉强笑着问刘玉梅“闺女,那做保养要多久一次?”要是半年或者一年一次,也就算了。

    女孩子爱美人之常情嘛,谁还没年轻过?

    “一周两次。”

    “啥?一周……两次!”三婶伸出的两根弯曲手指都在发抖。

    一次十块,一次十块,一个月就是八次。

    八十块钱,赶上国家正式工人两个月的工资!

    三叔终于不淡定了,手里的筷子“啪嗒”掉到了地上,老脸板的像块铁板。

    闰月赶紧把掉到地上的筷子捡起来,“我去用水冲冲。”

    “不用了丫头,我不吃了,胃有点疼,你们吃,你们吃。”三叔缓缓从凳子上站起来,佝偻的身躯越发显得苍老。

    这么多年挣的钱,都被闺女拿去败了,学着城里人穿好的,吃好的,用好的。

    真不知道当初供她上大学,是救了她还是害了她。

    这闺女,他养不起了!

    老两口缓缓往屋里走,刘玉梅眨巴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一周做两次脸有问题吗?不是很正常?

    诗婷越发慌乱,想要和父母解释,后来玉梅姐给自己办套餐省钱了的。

    可是又怕刘玉梅多心。

    弄的闰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劝刘玉梅吃饭,说三叔的胃疼是老毛病,说犯就犯。

    其实三叔那胃闰月知道,就像铁打的。

    大冬天的干活饿了吃凉饭喝凉水都没事儿。

    怎么能突然就疼了,分明是心疼钱了。

    他不是胃疼是心疼。

    “咣咣咣,砰砰砰!”

    三叔家的木门被人急切的敲响,开始是用手,后来是用脚踢。

    三叔满腹火气顿时找到了发泄的地方“谁?!敲什么敲,你家里失火了还是死人了?”

    说完气冲冲朝大门走过去,拉开门闩。

    “妖怪来了!”三叔一声惨叫,转身就跑。

    “哎哎哎,这老头,这青天白日的,哪有什么妖怪?

    是不是程诗婷家?”

    三叔两腿发软,听他说的是人话,站住脚步盯着那人发呆。

    “问你话呢,这里是不是程诗婷家?”

    “是,是……你们是什么人?!”三叔听见自己问话的声音都发颤。

    同时眯着眼打量来人。

    领头的身材矮小穿了一套藏青西装,里面衬着血红衬衫,白球鞋。粗鄙丑陋,怪异得无词形容。

    特别是脑袋上那个鸡窝头,像是被灶坑里烧的臭鸡蛋给炸了似的,全是烂糟糟的卷。

    让人很想冲上去给他拔了,心里刺痒的很。

    后面跟着的两个,应该是这人的跟班,三叔不会说保镖这个词,反正就是保护前边这人的。

    那两人还算正常,花衬衫粉裤子,颜色艳的刺眼。

    三婶胆战心惊的凑到三叔跟前儿,抓着三叔胳膊的手微微发抖。

    她第一感觉就是诗婷在外面惹事了,现在被人给追到家里来了。

    三叔轻轻的拍了拍三婶的手,似是安慰她不要怕,一切有他呢。

    “这老头,话还不少,倒问我是谁?

    算了,你一个农村二大爷,估计也不知老子大名。

    说了你也不认识,这要是程诗婷的家,你们赶紧把人交出来!

    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

    “欺人太甚!什么就把人交出来,还有没有王法!”三叔越发确定是诗婷在外面惹了祸,还是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