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想活了
    “爸,爸!”诗婷跺着脚发疯。

    三叔三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跑过来。

    诗婷指着小刘叫“你们看看,闰月弄的什么破黄瓜,把刘姐脸给敷坏了!

    她这不是害人吗?”

    “敷坏了?怎么可能?明明……”三叔吓得一个哆嗦,心里埋怨自己好心办了错事。

    谁知道下一刻,小刘扑上来抱住三叔,又是哭又是笑“叔叔,谢谢你,谢谢闰月,你们救了我的命啊!”

    三叔老脸通红,扎着两只手一动不敢动“闺,闺女,你松开有话好好……好好说。”

    小刘鼻涕眼泪一大把,一转身又把三婶搂住,趴到她肩头上哭。

    三婶子听清了她刚才说谢谢老伴和闰月,就知道这不是坏事。

    她抬起手迟疑着拍了拍小刘的后背,安慰道“闺女,别哭,别哭,你这一哭婶子心里乱糟糟的。

    你好好说,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三婶把小刘从自己怀里推开,松了口气。

    这大夏天的,被一个胖子抱着,还真是大火炉一样,都要出汗了。

    诗婷越听越懵,难道自己理解错了?

    要不刘姐怎么说感谢的话?

    小刘张开两只胳膊,在几人中间转了个圈抽噎着问:“你们看看,快看看我有什么变化?”

    “变化?好像是瘦了。”三叔上下打量后说。

    昨天小刘穿的衣服,他都不敢看,生怕她动作一大给撑开了。

    今天不同了,那衣服宽松了。

    “脸,小刘你的脸,疤痕不明显了,也光滑了。”三婶纵使见过胖子一点点变瘦,这会儿也是受惊不小。

    闰月的黄瓜,原来不止能使人变瘦,还能把疤痕治愈,这简直,简直是太逆天了。

    “嗯嗯!”小刘拼命点头,“这黄瓜确实是有疗效的。”

    “好像皮肤也白净了。”诗婷在一旁弱弱的说了一句。

    三叔白了她一眼“刚才不是谁说闰月的黄瓜是害人的!”

    “……”诗婷张了张嘴,没接上茬。

    “你个死老头子,和孩子一般见识,不管咋说,见效就好,见效就好。”三婶嗔怪的推了三叔一把。

    “我要当面去感谢一下闰月。”小刘看向三叔,那意思是让三叔给她带路。

    “还是先别去了,闰月今天忙,香香要来拉柿子,还有药厂那边,也说今天来取东西,怕是没时间说话。

    不如等晚上,忙完了再让闰月过来。

    小刘让诗婷带你四处转转,我和你婶子也要去大棚帮忙,出货是最忙的。”

    三叔和三婶子相跟着出了大门。

    小刘又拿着那面蛋圆的镜子照了半天,忍不住眼里水珠闪动。

    自己这脸已经花掉了大半家财,正是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出了这种事儿。

    国内最好的皮肤科医生也看过了,外国的专家也找了几个,都说没办法。

    说白了,她这病在心上,心情受了外貌的控制,形成了恶性循环。

    一天想不开,一天好不了,有多少钱也没用。

    她这次来,也是想着跟诗婷过来散散心,看看景色,然后回去就告别人世的。

    甚至给家里留了一封诀别信。

    谁承想还来着了。

    难怪人都说高手在民间,两根黄瓜让自己从魔鬼变回天仙。

    闰月对自己这是救命之恩啊。

    小刘越想越激动,晚上这顿饭应该自己请客才对。

    看诗婷家这条件,也不是太好,起码不如自己。

    自己住在这里就已经让他们破费了,不能再添麻烦。

    “诗婷。”小刘叫过诗婷“咱俩去一趟最近的集市怎么样?

    叔婶和闰月忙着,咱们没事,不能等着他们累了一天回来再做饭给咱吃。

    你带我去买些菜,我亲自下厨。”

    诗婷赶紧推脱“刘姐,您是客人,怎么能让您动手买菜做饭。”

    “不要紧,这些都不是事,我经常做的,你给我打打下手就好了。”

    “可是,可是……我不会啊。”

    生在农村的孩子还有不会做饭的,小刘对诗婷略有失望。

    看她在自己的美容店里花钱如流水,还真不像家境不好的样子。

    “你带我去就可以了,我就想出去走走散散心。”

    “好!”诗婷答应了,特地收拾打扮了一番,这才推出家里的自行车。

    让小刘带着她去了镇上。

    等他们从镇上回来,路过闰月那一片大棚,远远的看见几辆轿车停在大棚那边。

    小刘手搭凉棚眯了眼,看清楚车牌号的时候,嘟囔了一句“万山海的车,他来这里干什么?”

    诗婷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没问。

    农村轿车不常见,可闰月这边大棚火了之后,刘香香经常来。

    村里的孩子们也见怪不怪了。

    这事儿让诗婷很纳闷,村里那群没见识的小崽子,居然没有围着那轿车转,难道现在他们家里和学校都教的这么好了吗?

    晚上忙完后,三叔再叫闰月去家里吃饭。

    闰月本不想去的,可是三叔说,“小刘瘦了,脸上的疤痕也好差不多了,她非要亲自感谢闰月,特地去镇上买了好多菜回来。”

    吃不吃饭无所谓,闰月主要想看看自己的黄瓜对小刘这种痼疾有多大的治疗效果。

    跟着三叔刚迈进大门,小刘就看见闰月,赶紧接了过来。

    然后就亲热的拉着闰月的手“闰月妹子,你可是姐的大救星!

    姐这是积了大德遇见你。

    你看看,快看看姐是不是瘦了?

    还有这疤痕,淡没淡?”

    闰月含笑看过去,见自己的黄瓜起了这么大的效果,也很是高兴。

    诗婷拉开一个凳子,阴阳怪气道“刘姐的大救星,快坐这儿。”

    不知为什么,三叔一听诗婷说话,就想一个大耳刮子抡过去。

    这孩子真是惯坏了。

    菜上齐了,三婶也坐下来,小刘给每个人倒了一杯果酒“我刘玉梅做梦也没想到,还能有今天。

    不怕大伙笑话,来之前我本打算看看山水回去就不活了。

    可是老天爷待见我,让我遇到闰月,遇到你们一家人。

    现在我脸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这身肥肉也眼见着往下掉……”

    刘玉梅抬手按了按眼睛笑“……现在日子又有了奔头,我不死了,好好活下去,干杯!”

    几盏酒杯碰到一起,红色的液体在杯里晃荡,就像这红火火的日子,看得见摸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