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一十四章糊弄人
    闰月把三叔带到大棚,找了棵黄瓜秧,抹上了减肥美容的药水。

    又等了几分钟,闰月才把那黄瓜摘下来,拿给三叔。

    三叔一点儿也不意外闰月这操作,他开始时还怀疑,现在已经见怪不怪。

    拿了两根黄瓜,三叔再次回到家里。

    见老伴一个人又是拾掇桌子,又是洗盘子刷碗,已经忙成了陀螺。

    诗婷就坐在树荫下的小凳子上,陪着小刘聊天。

    “诗婷,小刘也不是外人,爹跟她说说话,你去帮你娘把碗筷都洗了。”

    “爸,我这手好不容易保养成这样,我妈那洗碗水里有碱,再给我烧粗了……”本来还想说刘家兴会嫌弃的,可是当着小刘的面,她把后半部分话咽了下去。

    “你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不帮你娘干活,还都是借口,怎么越来越不懂事儿,这大学是白上了!”

    “哼!”诗婷噘着嘴站起来,极不情愿的去了杯盘狼藉的饭桌旁。

    然后用两根手指,拎着抹布的一角,离老远扔进了水盆里。

    三叔黑了脸,强忍住怒意,压住心里的火气挤出个笑容,坐在刚才诗婷的小凳子上,对小刘道“这孩子,以前不是这样的,都是我们老两口太娇惯她了,就这么一个闺女……”

    三叔实在是想不明白,闺女怎么这次回来就像换了个人。

    这城里到底是有什么魔法,把好好的孩子给祸害成这个样子。

    小刘笑了,言语不多“诗婷还好!”

    做父母的最喜欢听别人夸自己的孩子,哪怕这孩子不怎么样,也不愿意让人说句贬损的话。

    三叔也是这样。

    听小刘这么说,他放心了,这才想起来闰月的交代。

    “闺女。”三叔叫小刘的称呼也亲切起来“这是闰月让我给你拿来的黄瓜,她这黄瓜能减肥,美容,你试试。”

    黄瓜递到小刘面前,小刘神情顿时低落下去。

    三叔心里一惊,坏了,这孩子误会了。

    “那个,小刘我不是说你胖……实在是这黄瓜,它真好使!

    反正你试试就知道。”

    见小刘没接,还咬了嘴唇,三叔又赶紧解释“小刘,我们村子里有个叫胖子的,二百多斤,就是吃了闰月给的黄瓜,三天就瘦了下来。

    还有一个叫侯三儿的,为了救火,脸被火烤脱皮了都,就是把这黄瓜敷到脸上,现在一点事儿都没有。”

    见小刘仍旧不说话,三叔急了,把黄瓜塞到小刘手里。

    “闺女,叔不是笑话你,是闰月说哪个女孩子不爱美?

    说你脸上有疤,心情肯定不好,这才把这金贵的黄瓜让我给你送来。

    你能跟诗婷来家里,就说明你们关系不错,叔是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疼……”

    “大叔……”小刘声音哽咽,伸手刚要拿黄瓜,就见诗婷走过来。

    大声呵斥三叔“爸,你这是干嘛呢?

    两根破黄瓜就能治好刘姐?

    这不是糊弄人吗?

    刘姐是开美容院的,什么药没有?什么化妆品没见过?

    她这脸连国外都去过,什么办法也没有。

    现在你居然信闰月的,拿来两根黄瓜骗人。”

    “你咋说话嘞!我怎么是骗人?

    你闰月姐那柿子能治病,京城的科研机构都给开出证明嘞!

    这黄瓜要是不好使,我能拿来给小刘?

    还有,别叫我爸,叫爹,叫爹听见没!”三叔积压了一肚子的怒气,终于发作出来。

    他这么一喊,诗婷顿时觉得没面子,哇的一声哭了“你整天闰月闰月挂在嘴上,我回来不到一天,你都说了有一万遍了。

    她那么好,咋不让她给你当闺女!”

    “你,你,你……”三叔气的,指着诗婷的手指直哆嗦“真是不知好歹,不知好歹!”

    哪次给诗婷写信,三叔都告诉她,闰月是家里的恩人,能过上现在这样的日子,全是闰月的功劳。

    谁知道这丫头不但不知感恩,怎么倒怨起来了。

    眼看着他们爷俩要吵起来。

    小刘赶紧把黄瓜抓在手里劝诗婷“诗婷,叔叔也是好心,你好好说话。

    我这脸反正也这样了,再坏也坏不哪儿去。

    这黄瓜原本敷脸就能补水,我现在就试试,也不辜负了闰月和大叔的一片好心。”

    三叔听小刘这么一说,才心里舒坦了,还不忘了教训诗婷一顿“你看看,看看人家,这才叫知书达理!”

    诗婷不理,仍旧“嘤嘤嘤。”

    气的三婶子也懒得理她。

    小刘则用手蹭了蹭手里的黄瓜“咯嘣”咬了一口。

    又脆又甜,还真好吃。

    把黄瓜递到诗婷嘴边,“你尝尝真挺好吃,清香味儿。”

    诗婷止了哭声,把头扭到一边“从小就吃,都吃腻了!”

    三叔见小刘吃黄瓜,心里的气顺了,又顺便嘱咐了一句“闰月说了,一根吃,一根敷脸。”

    “知道了叔,您去忙吧。替我谢谢闰月。”小刘又咬了一口黄瓜。

    三叔这才眉开眼笑离开。

    吃过黄瓜当晚,小刘多跑了两趟厕所,还以为是冷丁换了水土的问题。

    可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她就明显感觉自己穿来的衣服宽松了不少。

    开始她还以为是跑那两趟厕所的原因。

    洗了脸一照镜子,她吓了一跳。

    不光衣服宽松了,下巴上那坨肉也少了,就连肚子也缩回去不少。

    黄瓜,是黄瓜见效了吗?

    小刘赶紧仔细观察自己的脸,这一看可不得了。

    原本疤痕那边颜色是暗的,非常明显。

    疤痕上一道道的肉檁子像是被虫子爬过。

    虽然已经好长时间不照镜子。

    可是变化她还是看得出来。

    轻轻的用手指的指腹从疤痕上抚过,居然是光滑的。

    来不及想是什么原因,小刘捂了脸呜呜大哭。

    那是压抑了几年的情绪,如决堤的水一般,奔腾而出。

    哭声把诗婷吓坏了,她昏头昏脑的从床上跳下来,连鞋都没穿就跑了过来。

    见小刘捂着脸,她顿时明白了,这是昨晚刘姐用闰月给的黄瓜敷脸,敷坏了!

    这个程闰月,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要是把刘姐得罪了,她还能帮自己介绍刘家兴吗?

    据说那可是十万元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