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一十三章不欢而散
    “不管也么说,闰月凭着自己的能力,现在种了三十多个大棚,她现在的日子,别说在青牛村,就是卧虎镇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三叔端起酒杯“吱”啅了一口,给闰月个台阶下。

    “爸,我就不认同你说的,你看看闰月姐,哪里像有钱人的样子?

    你看她衣服上的草渍,像是沾了屎。

    还有这满身的灰土,兜里再有钱有什么用?

    出去到了外边,还是被人说成泥腿子,我要是有闰月姐这模样,我才不回来种地。”

    “你这……”三叔猛地抬起巴掌,想要拍诗婷,可是想到还有闰月和小刘,又把手撂下,拿起小白瓷酒杯,一仰脖子全都倒进嘴里。

    然后黑了脸夹了一口菜,塞进嘴里,恶狠狠的咀嚼。

    三婶看出三叔来气了。

    轻轻在诗婷胳膊上拍了一下,“怎么说话呢?

    种地和种地的可不一样,以前我和你爹种地,累死累活一年也挣不几个钱。

    供你上学都费劲。

    要不是闰月帮咱们家种大棚,咱家能有现在的日子?

    你的学费,书费,生活费,哪样不是种地出的钱?

    人可不能忘本,也不能没有良心。”

    “三婶,人各有志,诗婷和我受的教育程度不同,对事情的认知有分歧也是正常。”眼看着这饭吃的不是滋味,闰月赶紧劝三叔三婶,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诗婷的看法。

    “爸,你看,闰月姐自己都这么说……”

    三叔倔强的把筷子拍在饭桌上“叫爹!什么把把把的,听不惯!”

    “土气!”诗婷嘟囔一句,干脆连爸也不叫了。

    从始至终,小刘都没再说话,只是把桌上的菜往嘴里塞。

    胃口倒是挺好,来者不拒,那吃相连三婶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她又夹了一块鸡肉放到小刘碗里,“闺女,吃菜,多吃菜,咱乡下也没什么好东西,出去买也不方便,这都是自家出的还有从山上采来的山野菜,你爱吃就多吃些。”

    “好吃婶子,是真好吃!”小刘嘴里塞满东西,含含糊糊说道。

    三叔瞟了眼小刘的吃相,像是饿了几辈子似的,还城里人呢,好像什么都没见过似的。

    他赶紧夹了一大块鸡肉放到闰月碗里“闰月,你也吃,你看你这段时间好像又瘦了。”

    三叔见闰月来的时候心情就不好,还以为是诗婷的话刺激到了她。

    小刘听见三叔说闰月又瘦了,这才把眼睛从碗里挪到闰月脸上。

    看了几眼,然后失望的低下头,又猛地往嘴里塞了几口东西。

    饭桌上,大伙把饭菜夹来夹去,就是没人给诗婷夹。

    因为她说了,筷子上都沾了唾液,脏!

    最后饭局以一句“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结束。

    闰月怕再吃下去,三叔借着酒劲会和诗婷打起来。

    就推说自己吃饱了。

    闰月走出三叔家大门的时候,三叔跟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满脸歉意“闰月,我们老两口都和诗婷说了,让她留在青牛村,帮你经管大棚。

    这学了东西,就得找个能用的上的地方,可她……可她,这死妮子不同意,你说气不气人!”

    “三叔,她不同意就算了,您也别多管,诗婷应该有自己的打算。”

    “她打算个球!那个小刘你看见没?

    说是要把诗婷介绍给她堂弟刘家兴。

    这诗婷就动了心了。

    那有钱人家规矩可多着呢,是那么好伺候的?”

    闰月恍然,难怪诗婷那么骄傲,能把小刘放在眼里。

    还恭恭敬敬的姐姐叫着。

    她这是,这是采取迂回战略,要嫁入豪门啊。

    自己本身大学毕业,在这个时候已经算是稀缺资源,随便找个好工作,都能过得开心。

    真不知她怎么就这么虚荣,自己和她想法就不同,自己宁可拼搏做豪门。

    也不去找个豪门的屋檐乘凉。

    三叔不知闰月想什么,还在继续说“你看看那个小刘,自己胖成了那个样子,也不知道节制,还胡吃海塞。

    今天我见她弯腰系鞋带,憋的脸色通红,直吭哧。

    不说好不好看,这干什么也不方便。

    唉,这诗婷要是真的找个这样的人家,以后的日子还不知会怎么样。

    我不知那个刘家兴是个什么德行,要是有秦关的一半我也知足了,唉……”

    三叔一提到秦关,闰月心理一突。

    真是一家不知一家难啊。

    “三叔”闰月想了想开口道“那个小刘的胖是病态的。

    有的人受了刺激之后,靠不断的咀嚼来释放自身压力,比如很多患有抑郁症和精神疾病的人,他们的一大症状就是不停地吃,咀嚼的动作给了他们安全感。”

    三叔懂了“闰月,你是说那个小刘是精神病?那病是不是遗传,那你说刘家兴和她是堂姐弟,他会不会得?

    这下可坏菜了。”

    闰月无奈的笑了“不是的三叔,我就是打个比方。

    你想啊,她以前是开美容院的,人又年轻漂亮。

    这一下子被火烧毁了容,心里受不了那份刺激,就得找个地方发泄压力,所以就吃成了这个样子。

    她心里其实应该挺痛苦的。”

    “嗯,你这么说我就听明白了,也是个可怜的人,要是不救别人,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所以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也不是没有道理。”

    闰月脑子里灵光一闪,大棚里的黄瓜已经长到一巴掌长了。

    这种用美容养颜药水的黄瓜,正需要个契机推入市场。

    小刘本身是搞美容的,这点要比刘香香有优势。

    而且经过在胖子和侯三儿身上实验,这黄瓜内服外敷同时用效果更好,那不如……

    “三叔,一会儿我摘两根黄瓜,你给小刘拿回去吃。

    东西不稀罕,可是咱亲手种出来的。”闰月加快脚步。

    三叔紧跟其后,“中!诗婷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就烧高香了,可惜……唉!

    这念过大学的人,怎么倒不明事理了呢!”

    闰月想着是诗婷过惯了以前的穷日子,冷丁见到外面的花花世界,一下子开了眼,想要融进去,又不愿意凭自己的能力一步步脚踏实地的走,所以才想出这么个法子。

    又不能和三叔说,只能在心里希望她一帆风顺,可别让三叔三婶跟她操太多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