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一十二章脏
    闰月用套袖抽打着自己裤腿上的灰尘,一边和诗婷打招呼“诗婷,好几年不见,出落得更水灵了,都像城里人了。”

    诗婷上下打量着闰月,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用一只白净小手掩了鼻子“闰月姐,你身上是什么味儿?

    这么呛人,好像是中药。”

    闰月停了拍打的动作,把一条胳膊放到鼻子底下闻,并没有她想象的汗馊味儿。

    三叔悄悄瞪了诗婷一眼,接道“诗婷,怎么说话呢?

    你闰月姐整日钻到柿子地里,那身上的肯定是柿子秧味儿。

    你不要瞎说话。”

    “爸,我没瞎说,不信你闻闻。

    闰月姐,不是我说你,就这农村有什么好呆的,哪儿哪儿都是灰土,脏死了!

    你看你以前在外面做生意,多好,非得回这破地方来干嘛?”

    闰月尴尬的牵了牵嘴角,却笑不出来。

    “我去洗手!”闰月直接走到院子里的脸盆架旁。

    把沾染的满是柿子秧汁液的手泡在水盆里,又打了两遍香皂。

    直到搓的都发红了,看看那褐色的印记实在掉不下来。

    估计也沾染不到碗筷上,这才去到饭桌边坐了。

    “诗婷,不是说和你一起回来的,还有个朋友?”

    “哦,她去厕所了,我去看看。”诗婷站起来,不动声色的把凳子从闰月身边搬开一点。

    闰月假装没看到,三婶子赶紧解释“这孩子,上几年大学怎么学成这样?

    回家来嫌弃这嫌弃那,看哪儿都不顺眼,我看咱这青牛村,怕是也留不住她。”

    闰月笑“三婶子,自古种田人读书,就是想从庄稼地里跳出去,哪有读成了还回来的。

    诗婷受的教育和咱们不一样,她应该找个更适合她的地方发展。”

    “哼哼!”三叔正拿着烟袋锅从烟袋里往出挖烟叶。

    一边挖一边把烟锅里按实了。

    听到闰月的话,他鼻子里哼了两声“是金子放哪儿都发光!”

    “妈呀!吓死我了。”外面传来诗婷受惊的叫喊声。

    “咋啦,这是咋啦?老头子你快去看看,诗婷是不是看着蛇了?”

    “是蛇她早跑回来了。”三叔坐的稳如泰山,半点也没有想动的意思。

    “我去看看。”闰月刚要站起来出去,就被三叔叫住“不用去,别管她。”

    没到一分钟,诗婷果然回来了,一边走一边说“爸,咱家厕所里有虫子,太吓人太脏了!”

    三叔脸板的更严肃了“蛆你没见过?没上大学之前不是一直在农村住吗?

    怎么在城里待几年,回来就啥也不认识了?

    这里不是你家?”

    三叔从诗婷回来,就听她抱怨,心里早就硬撑着忍她。

    现在实在忍不下去了。

    “爸,你看你,当着我朋友面说啥呢?”诗婷嘟囔着抱怨。

    “别爸,爸的,叫了二十来年爹,改成爸了,我听不惯,还以为你是叫别人!”

    “死老头子。”三婶嗔怪着掐了三叔一把。

    孩子再不对,也得在她朋友面前给留点脸。

    “我说错了吗?人家小刘还是城里人呢,都没她这么矫情。

    来,小刘快坐坐,尝尝我们农村的菜有没有你们城里的好吃。”

    闰月朝那个被称作小刘的看过去。

    这……哪里是小刘!

    就她那块头,足有二百斤,肥胖的身子直接托个脑袋,连脖子都没有了。

    至于下巴是几层也分不清,反正肥嘟嘟的都是肉。

    最最最吓人的就是,脸颊上有一块很明显的烧伤,从左边眼角的位置一直蔓延到脖子的位置,导致他的两边脸不大对称,另一边完好的地方相对更胖些。

    人一胖就显得蠢笨,眼睛也小,瞧着倒是面善,平易近人的。

    还有她那和屁股等宽的腰,足可以撑起罗马大殿的腿。

    就算把桂花放到她身边,也称得上是苗条。

    这个年代胖人少,和经济条件,生活条件有关。

    可是她能胖成这个样子,还真是颠覆了闰月对肥胖的认知。

    晓梅老公胖子算一个。

    小刘见闰月打量自己,嘴巴微张,勉强笑了笑道“我这样子吓着妹子了吧?

    我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那时候和诗婷差不多,脸上也没有这烧伤……”

    诗婷给小刘拿了碗筷摆好,接道“刘姐以前是开美容院的,后来美容院失火,她为了救干活的员工,被火烧到脸,再后来养好伤,就变成这样了。”

    “可惜了,挺好的孩子,老天爷不长眼。”三婶也是刚刚知道小刘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儿,跟着感叹了一句。

    “都是命,妹子……”小刘看向闰月。

    “叫我闰月就可以。”闰月大方道。

    “闰月,自从我们到这,叔婶就一直夸你,现在终于见到传说中的闰月了。”小刘似乎毫不在意别人对她的脸和身材的看法。

    笑呵呵和闰月搭腔说话。

    “哪里,再能干也是种地的,整天满身灰土的,倒是刘姐厉害,开美容店的,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

    “以前的事就不说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何况我一个女人。”小刘自嘲的笑,带着苦涩。

    她心里肯定不好受,女人哪有不在意自己身材容貌的。

    “刘姐家世好,就算什么也不干,也呆的起!

    特别是她堂弟刘家兴,那可是省里的劳动模范,带过大红花的。

    他手下有两家药厂,家大业大。

    也就是刘姐不愿意过去干,要不刘姐现在也是那厂里的高层。”

    诗婷说这些话时,满脸的自豪,好像那厂药就是她的一样。

    小刘又是苦笑,比以前的苦涩还要多“能干还是要自己干,爹有妈有不如自己有,跟丈夫要还得过把手。

    我倒是佩服闰月这样的,起码自己做主,干的舒心。”

    “土里刨食,有什么好!

    没出息的人才种地。”诗婷撇了撇嘴,夹起一大块鸡肉,放到小刘碗里。

    闰月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收敛,低下头去喝三婶给盛的鸡汤。

    三叔看看闰月,又看看诗婷,呱哒一下撂了脸。

    哪有这么当面贬损人的,诗婷这孩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