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一十一章诗婷回家
    李强的脸被秦关说的红了又紫,终于憋出一句“谁说我不能掺和,闰月是青牛村的村民,我这个村长就有保护村民不被坏人欺骗的义务!”不就是唱高调吗?谁不会!

    秦关吸着凉气,想牵动嘴角冷笑,可脸上实在疼“司马昭之心!”

    然后一片腿,上了自行车走了。

    “你说谁司马昭,你是陈世美!

    你是……”是什么秦关也听不见了,他自行车骑得飞快,一直扎在腰里一丝不苟的白衬衫,也露出半边。

    闰月并不知道李强去拦秦关的事情,她心情不好,非常不好。

    刚刚打开的心门,也悄悄的一点一点往上合。

    秦关一回到镇上,就找了个公用电话亭,给薇薇挂了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秦关就气愤的问了一句“是薇薇吗?”

    “嘟嘟嘟……”电话那头马上传来忙音。

    秦关不服气再挂。

    又被挂断。

    后来干脆一直占线,再也挂不过去了。

    秦关“啪”一下把听筒扣回去。

    看电话亭的老大爷立刻恼了“干嘛呢你!有气一边发去,这么贵的东西你赔得起吗!”

    秦关张了张嘴,终是没说出什么。

    转身的瞬间还听那老大爷嘟囔一句“神经病!”

    “神经病”回到刘文魁家,刘文魁老两口一下子看到他青肿的眼眶和浮起来的半边脸。

    “秦关,你这是咋啦?跟人打架了?”香香娘迎上来,盯着秦关的半边脸看。

    秦关这孩子从小就是老实疙瘩,不遭灾不惹祸,好像还没和别人打过架。

    “不是,骑车子摔了。”秦关捂着脸去了洗手间。

    很快就传来“哗哗哗”流水的声音。

    秦关对着镜子洗脸抹药。

    外边香香娘坐不住了,她压低了声音征求老伴的意见“老头子,秦关这孩子的脸,可不像是摔的,能把脸摔成那个样子,那身上的衣服一点儿事也没有?

    要不你去问问?孩子在这住一段时间,可别有什么事儿,以后到了那边咱都没脸见姐和姐夫。”

    “孩子的事儿,早就别管了,他也老大不小了,想说自然会说,不想说问了也白费。”

    “哎,你这老头子,那可是你亲外甥,你怎么这么沉得住气?”

    “嗐!不是我沉得住气,年轻人的事情,咱们不懂,也管不了。

    等哪天和香香说说,让她问,都是年轻人思想放的开,跟咱或许是不好意思说。”

    老两口正说着话,就听卫生间的门把手响了一下。

    然后洗好脸的秦关,走了出来。

    他神情低落的坐到沙发上,往后一靠,闭上了眼。

    刘文魁老两口对视一眼。

    香香妈小心开口道“秦关,饿了吧,我现在就做饭,舅妈给你做手擀面,打西红柿卤。

    上次你从闰月那里拿来的西红柿还没吃完。”

    香香妈注意到,提到闰月时,秦关的嘴唇抿了抿,“咕噜”喉结也上下涌动了一下。

    这孩子,怕是和闰月闹矛盾了,她猜。

    这事儿,还真得让香香去给解决,她和闰月说得上话。

    闰月在秦关走后,心情非常不好。

    见到秦关的那一刻,她承认自己沦陷了。

    前几年在外面打拼,什么样的人也都见过。

    可是她知道自己的心,只有见到秦关时,才跳的不规律了。

    秦关身边的薇薇,提醒她不要胡思乱想,那不是她该触碰的人。

    她就拼命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躲着秦关。

    直到刘香香要给自己和秦关牵线,秦关又是送鞋,又是辩解和薇薇之间没什么。

    闰月心里这朵叫做爱情的花,才渐渐吐蕊。

    谁知道开到一半,被人泼了一盆滚水。

    薇薇肚子里那个不确定的孩子,像是一根鱼刺,扎的闰月心疼。

    自己重生一回,还想好好过这难得的一辈子。

    怎么能容忍身边人是个带污点的。

    这事儿是原则问题,涉及到秦关的人品,绝不能含糊。

    秦关不是说他要搞清楚吗?那就让他去查,这事儿不整清楚了,终是不安心。

    “唉!”闰月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

    事事不顺,处处遇坎儿。

    旁边的桃树和黄瓜棚子里,传来干活村民的说笑声,却一点也激不起闰月的兴趣。

    “闰月,闰月!”传来三叔的叫声。

    “我在这呢三叔。”闰月从柿子地里钻出来,抬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闰月,跟我来家里吃饭,诗婷回来了。

    你三婶杀了只鸡,还买了鱼,买了肉。

    诗婷还带回来个朋友,正好你也过去陪陪,你们年轻人到一起有话说。

    我们这老头子老太婆没见识,说出话来也不好听。”

    “诗婷朋友是男的?”闰月迟疑了一下问道。

    “女的……你过去就知道了。”

    “那三叔你先回去,我回家换身衣服。”三叔三婶就像自己的亲爹娘,平时随便惯了。

    可今天有外人,闰月不想让别人笑话。

    而且,她也有几年没见过诗婷了,诗婷今年大学毕业,不知道是不是找好了工作。

    三叔却不同意“换什么换,这衣服挺好的,那边饭菜都上桌了,耽误一会儿凉了不好吃。”

    闰月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除了沾染几块西红柿的汁液,还算干净。

    她这身衣服是专门干活时穿的,西红柿汁液洗不掉,所以特地准备的一套。

    没有补丁,也算拿的出,薄薄的白色的确良,在镇上也算好料子。

    要是回家换衣服,还得让人家等自己,闰月干脆拍了拍身上的土,跟着三叔去了。

    进了三叔家大门,闰月边走边把胳膊上的套袖摘下来。

    还使劲跺了跺脚上的灰土。

    免得带进三婶家屋里去。

    “闰月来了。”三婶手里端着一盘菜,跟闰月打声招呼“正好,我菜都炒完了,洗洗手咱吃饭。”

    然后又朝屋里喊了一句“诗婷,你闰月姐来了!”

    就有一个穿着半袖连衣裙的女孩,从屋里走出来。

    红底白点的裙子,露出一截光洁的小腿。

    裙子收腰很细,勾勒出她窈窕的身段。

    女孩子瓜子脸,白白净净,丹凤眼眼梢稍稍上吊。

    脑后一个吊的高高的马尾,扎着一朵用纱巾叠的大花,也是红色,很扎眼。

    就是三叔家的诗婷,眉眼没变,个子高了,也……洋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