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一十章抱神仙的大腿
    闰月知道这事儿的时候,已经是几天后。

    届时,侯三儿三口人已经搬进大山家的宅子。

    新房子,新院子,住的舒服极了。

    别人问起侯三儿“你就不怕那房子不吉利?

    那根柁可是来历不明啊。”

    “不怕,老子是恶人,鬼都怕恶人!

    再说老子晚来福,压得住!”侯三儿说这话时,还把手顺着涂了头油的头发,往后一抚。

    大背头也是搬进新家以后新理的,更像汉奸。

    别人不知道大山这房子的柁是怎么回事,侯三儿知道。

    那晚他老婆也去了大山家看热闹。

    为数不多的发现闰月从树根下捡走小喷壶的人里,就有侯三儿老婆,那个心细如发的女人。

    她和侯三儿说过后,侯三儿找个机会,用手指悄悄沾了一点喷壶里的药液。

    抹到了他老婆养的一棵仙人掌上。

    结果那仙人掌一夜之间就长到一米多高。

    还打了骨朵。

    把侯三儿两口子吓坏了。

    头碰头商量了一下,觉得这闰月不是个普通人,尽量不要得罪她。

    非但不能得罪,能帮还得尽力帮。

    用神奇药水种大棚挣钱的人,那能是凡人?

    没准她说的家财被抢,生意做不成的经历都是编出来的。

    她肯定是用那钱学了法术。

    天哪!青牛村有了神仙样的人物。

    这大腿可得抱住了,没准以后还能跟着长生不老。

    所以闰月有什么需要出头的事儿,侯三儿一定打头阵。

    每日有事没事,都在闰月眼前晃悠,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帮帮闰月。

    就像这次,不是成功的把大山两口子给赶跑了么。

    这天早上,侯三儿吃过午饭,睡了一上午精神头足足的。

    没事在家也呆不住,背着手哼着曲儿,又去了闰月大棚晃。

    刚走过去,就看见秦关拿着一个木质盒子,和闰月推来推去。

    “闰月,这是我专门找人给加工的,这上面的配饰都是银的,你看看多好看,三个辣椒形状,一模一样。

    大的咱俩一人一个,小的……留着。”

    “我不要,你拿走吧。”闰月语气不善。

    “为什么?这可是咱俩同生共死的佐证,是咱俩一同杀的那狼。

    多有纪念意义!”

    “那我也不要,你拿去和薇薇戴吧,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小了。”闰月又一次把递到眼前的狼牙推走。

    “闰月,那事儿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

    怎么你又提起来?”秦关满脸的无辜,委屈。

    “说清楚了?说清楚了薇薇还挂过来电话,让你回去看他们娘俩?”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秦关一手拿着木盒,一手拿着狼牙,僵在当场。

    “来来来,我看看,狼牙?多少年没见过这玩意了。”侯三儿眼看着他们两人要产生矛盾,赶紧走过去解围。

    拿过秦关手上的狼牙,侯三儿眯着眼,对着阳光看了半晌。

    “真是狼牙,还真是哎,这玩意有些年不见,珍惜的很,你们卖不?”

    “不卖!”秦关和闰月异口同声。

    “不卖就不卖,心还挺齐!”侯三儿把狼牙放到秦关手上的盒子里。

    然后重重的拍了拍秦关的肩膀“城里来的,闰月是青牛村的闺女,我们这的人心最齐。

    你别看平时我们自己闹的鸡飞狗跳,要是外人来欺负我们青牛村的人,那结果我们可控制不好。”

    赤裸裸的威胁。

    说完,侯三儿还一挑眉,朝着秦关得意的一笑,然后走了。

    “哎,你……”秦关想不明白,自己又没欺负闰月,这侯三儿怎么就先给自己个下马威。

    转头看向闰月,秦关意识到不对“闰月,薇薇就算要找,也该找我,找我舅舅,她真么跟你说这话?”

    “呵呵”闰月继续忙着手里的活儿“巧了,我去村上办事,赶上她往村里挂电话,说是找不到你,让转告你一声。”

    “这个薇薇,她这是铁了心要把我拉下水。

    她这是,这是造谣,污蔑。”

    秦关急的团团转,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闰月能信。

    “闰月,你等着,你等着,我一定把这事儿查清楚。

    这也太埋汰人了。”秦关没想到两三日不来,一来就听到这个消息。

    他把木盒往闰月手里一塞,转身推了自行车,一片腿骑上去猛蹬。

    出了青牛村不远,刚刚路过一片树林,就有一个人影从树林里窜出来“你给我站住!”

    秦关还以为遇到了拦路抢劫的,吓得自行车在路上拐了几个弯。

    结果被人从后面拖住。

    秦关跳下自行车,满腹的火气刚要发作,眼睛上就挨了一眼炮。

    他弯了腰,捂着眼睛一阵金星乱冒,眼镜也碎了一个镜片,一侧挂在耳朵上荡秋千。

    自行车“啪嚓”倒在地上,车轮转的飞快。

    “什么人下黑手,有本事……”秦关抬头用那只好眼睛朝拦路的看过去,“李强!你有病吧!”

    身为青牛村村长的李强,正叉着腰,站在秦关面前。

    他脸上一片黑,一看就极其愤怒的样子。

    见秦关质问自己,李强朝他勾了勾手指“不服就打过来,早就看你不顺眼,仗着自己有城里户口,觉得闰月一个农村姑娘好骗是吧?

    你也太小看我们农村人,她糊涂,我们可不糊涂。”

    “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骗闰月,哎哟,嘶!”秦关慢慢松开被李强捣了一拳的眼睛。

    感觉眼皮抬得沉重。

    “还说没骗!薇薇把电话挂到青牛村都两次了,她说怀孕辛苦,还说预产期快到的时候让你回去陪她。

    说她往你舅家挂电话没人接,让我转告你。

    这事儿闰月都不知道,你这个昧良心的,还要骗她到什么时候?!”

    秦关终于明白了,怪不得闰月这回跟自己这么大劲儿。

    明明一起上山那天,两个人已经处的不错了,可是几天不见,她突然就翻脸,原来是薇薇在作祟。

    这个心机婊,真就不该带她来看病。

    秦关把地上的自行车扶起来,两只手扶着车把,手指都捏白了“李强,你们等着,我一定把这事弄明白了,给闰月一个交代。

    薇薇的事儿,和我真的没关系!

    再说有没有关系,也是我们的事,轮不到你跟着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