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零八章林下鸡鸭
    不得不说孬小脑子还挺够用。

    一个人没事天天钻山,时间久了别人不可能不怀疑。

    特别是孬小一下子得了这么多钱,又是修坟又要建屋。

    活人死人都跟着过上好日子,能不让人眼馋?

    到时候肯定有人背后琢磨孬小。

    要是跟他上山,发现那一片山参,可就要断了自己的财路。

    荒田无人耕,一耕有人争。

    就算不争,偷偷拔几棵人参,也是不小的损失。

    闰月点头“孬小,这事儿交给我,你赶紧把老爷子的尸骨下葬,他日晒雨淋了这么多年,也够可怜的。”

    “行,闰月那我就先回去,等事情了了我就去山上。”孬小站起来,鼻子里酸溜溜的。

    闰月不止心好,还总是能站在别人的立场替别人着想。

    这也是让孬小佩服的地方。

    难怪王龙以前那么混蛋的一个人,和闰月打过几次交到以后,都学好了。

    现在带着卧虎村的村民,把养鸭大业进行的如火如荼。

    感化!就是感化!

    孬小迈着大步走在路上,手捂着黄帆布书包,心里激情澎湃。

    以前他不爱说话,腰杆伸不直,在人前弯着腰,还不就是因为穷吗?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归根结底都是因为穷。

    现在好了,崭新的十元大钞,挨着号撑得自己的黄书包都要裂了。

    这是钱吗?这是他们娘俩的大房子,好日子。

    说不定,说不定……还有媳妇和孩子。

    今日之前,这些可都是梦啊!

    孬小迎着阳光,脸上红扑扑笑的羞涩。

    多久没笑过了,脸上的肌肉都有些僵硬。

    露着脚趾头的布鞋,踩在土路上腾起一股一股的灰尘。

    该买双鞋了,娘的眼睛不好,做鞋针线都看不准。

    就买那种黄胶鞋,结实耐磨,上山又不怕蛇虫。

    还得添一身新衣,身上这件的补丁都坏了好几回。

    胳膊肘又磨露了。

    裤子的膝盖上也补着两大块补丁。

    还得给娘买两身!

    房子翻盖完还要换新家具。

    被褥里的破棉絮都滚成了疙瘩汤,全不要了换新的。

    还有电子表,也买块和王龙一样的。

    那小子越是人多的时候,越爱显摆着抬手看腕上的电子表。

    那模样简直不要太屌!

    自己要是戴上一块,别人会不会说“麻雀跟着蝙蝠飞?”

    去他妈的,爱说啥说啥,这些年听得还少吗?

    老子有钱了,想买啥买啥!

    有钱,真好!真的好!

    孬小越走脚步越轻快,胳膊也摆的要起飞似的。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从来没唱过歌的孬小,也一展歌喉。

    越唱心情越好,还挺好听。

    不认字的孬小,满心欢喜找不出一句话来表达,感觉有点憋得慌。

    抬头看见被自己歌声惊飞的群鸟“我草,真多!”

    卧虎村的村民,很快就感觉孬小变了。

    这小子眼神活泛了,不再是一潭死水,那种被生活蹂躏到逆来顺受的德行也没有了。

    整个人突然有了叫精气神的东西。

    有时候还能看见他拿一根从笤帚上折下来的细蔑抠牙。

    这说明孬小吃了肉。

    肉是随便谁家都能吃的么?

    孬小就做到了。

    就有村里的婶子大娘,开玩笑的逗他“孬小,你娘的病好了,村上分的钱也省着点花,攒点钱娶个媳妇生个娃。”

    每到这时候,孬小都戳着牙花子笑“不差那点儿!”

    原本对他突然过上好日子,还有些怀疑,有些探究的眼神,就变成了不屑“典型的狗肚子装不了二两香油!

    没见过钱的穷人,手里有个仨瓜俩枣就烧得慌,觉得自己发了大财。

    鸭蛋分红才几个钱?咋把他嘚瑟成这样?”

    兔子尾巴长不了,是卧虎村人对孬小的评价。

    大家伙住在一个村子里,知根知底,知道他小时候掉过哪个泥坑,尿过几次床,甚至尿成什么图形。

    知道他撒尿和泥,那泥是什么颜色。

    大半辈子弓腰曲膝,在人前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孬小,一夜之间能发财?

    说死都不信!

    以前他们家饿死过耗子,也惹哭两回偷错门口的贼。

    财是那么好发的?

    算了,算了。

    给他介绍对象的也都断了心思。

    可是随着孬小给他爹风光下葬,又建了新屋,换了新衣,戴了新表。

    要命的是,那个败家玩意,说是怕他娘寂寞,还买了一台十八寸的黑白电视机。

    寂寞个屁!

    吃好,住好,穿好,用好,日子简直上了天,还寂寞!

    可是电视就是买回来了。

    安装那天就连王龙都来孬小家看,还拍了拍孬小肩膀“好好干,再娶个老婆,这家就完整了。”

    村长的鼓励不能忽视,孬小拼命点头。

    很快就有人打听到,说是青牛村的那个叫闰月的,在山上养了一大群鸡鸭,用木板钉了个围栏养着。

    孬小就负责在山上帮助经管。

    而孬小家这段时间的变化,就是因为闰月给她提前开了两年的工资。

    难怪!就说是马无夜草不肥么!

    钱是正道来的,就有人开始动心思。

    这不,昨晚一大群人坐在孬小家院子里看电视。

    就有个姑娘说是看困了,钻进孬小的房里,爬上孬小的床睡了。

    孬小等电视散场,把电视搬回屋,一转头看见床上的女子,吓得差点抽了。

    赶紧叫来他老娘,把人家姑娘扯起来送回去。

    不是孬小清高,那姑娘比他小了整整二十岁,他不敢动,也不敢娶。

    有过这么一次以后,孬小干脆搬到了山上。

    也是防着野兽祸害鸡鸭和人参。

    倒也名正言顺。

    闰月这边。

    用药水救活了被烤坏的柿子秧,没过三天,就听说桂萍的腿被人打断了。

    起因不清楚,据说是桂萍去买东西,和人发生了争执。

    以她的性子,撒泼耍赖免不了,把人惹恼了,所以下了狠手。

    打人的还挺仁义,弄了辆四轮车,把桂萍拉回来,扔到她家门口。

    还警告说,要是敢报警就一把火烧了他家。

    而且给她三个月养腿的时间,要是三个月后她还住在青牛村,就不是断条腿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