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零六章挑唆
    “不用!”闰月的声音冰冷坚定。

    来宝尴尬了一瞬,自嘲的笑了笑,挠了挠头“闰月你看你这脾气,跟哥就不能好好说话。”

    “不能,别哥嫂的,把我扫地出门的时候,说断绝关系的时候你们想啥了的。”

    闰月一点情面不给来宝和桂花留。

    其实在她心里,已经没有开始时那么怨恨他们。

    不管怎么说,自己不能自立的时候,他们还给了自己一口饭吃。

    就像蓝月,没住到自己家之前,有多惨她是知道的。

    哥嫂没让她沦落成孤儿,已经是天大的恩情。

    可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哥嫂不来和自己道歉,说好话修复关系,居然向着桂萍。

    替那个害自己的人求情。

    站在敌人那边,就是敌人。

    没得商量。

    来宝见闰月气没消,反而被自己又激了起来,悄悄扯了扯桂花的衣角,低声道“走,先走。”

    “可是我姐那……”桂花刚说了半句,就见来宝朝她又是挤眼睛,又是皱眉。

    两个人相跟着离开,闰月的脸色才好看了些。

    “来宝,你说闰月要是真的报警,我姐家日子可怎么过啊,要是让娘知道了,还不得气病了?”路上,桂花小心翼翼跟来宝商量。

    自从来宝提议建养鸡场,家里的日子好过之后,来宝在家里的地位是直线上升。

    说话也算了,腰杆也直了。

    就连以前给桂花洗脚的活儿,现在也掉了个个儿。

    桂花的一言堂也撤了,凡事有商有量显得比以前和睦不少。

    来宝很享受桂花现在的态度,他背了手,很有当家人风范的开口道“你就想着你姐家怎么样?

    你就没想想她这火要是真把闰月害的倾家荡产,闰月怎么活?”

    还是向着他妹!桂花心里腹诽,没敢这么说“现在不是没事么?”

    “没事?那是被侯三儿给救了,就桂萍大山那两口子,遭报应了还不老实,还想着害人。

    要我说就该让闰月收拾收拾他们。”

    “来宝,一个是我姐,一个是你妹,咱俩不能看着她们斗得你死我活。”

    “我有啥办法?闰月那脾气你不是见了?

    连我的面子都不给,当着那么多人面翻旧账,你让我怎么办?”

    “那你跟我挤什么眼睛?我还以为你有办法!”桂花提高了声音。

    “我不挤眼睛你还要接着说,要是把闰月惹恼了,以后柿子秧和草不给咱,那鸡场里的鸡能下蛋?”

    一提到鸡,桂花就怂了。

    鸡和秋儿是她的软肋。

    秋儿此刻正在学校罚站,原因是考试不会,借了别人的卷子抄。

    可是又嫌抄卷子费事,直接把别人的名字改成了他自己的。

    被那孩子哭哭啼啼告到老师面前。

    老师已经罚他在教室后头站了一上午。

    站着也不老实,他不知从哪儿拿到几个石子。

    瞅冷子就把认真听课的同学砸上一下。

    反正整天就是招猫逗狗,没有一刻老实。

    让他坐在座位上,也像屁股长了疖子,左挪右蹭,影响同桌听课。

    老师告到桂花面前,桂花打了几次狠的,可是性子已经养成了,掰不过来。

    用他姥姥的话说“学成什么样算什么样吧,那么多没考大学的,不是也活着?

    有你们两口子给他打江山,就算留在青牛村,日子也错不了。”

    自觉日子错不了的秋儿,越发玩的猖了。

    桂花叹了口气,管不了就爱咋着咋着吧。

    柿子秧不能不要,姐姐过好日子的时候,不是也没拉吧自己一把么。

    非但没拉吧自己,就连娘她都不管。

    桂花后悔,今天就不该去大棚那边看热闹。

    闰月让干活的人收拾大棚,自己则离开了。

    看她走的方向,是朝村支部去了。

    速度还很快。

    侯三儿感觉自己的脸舒服了,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法去见人。

    他在水桶里洗了把脸,也没擦,甩着两只手,小跑着跟上去。

    他猜闰月肯定是报警去了,走的时候脸色不好,很怒的样子。

    侯三儿两条罗圈腿紧着倒腾,追到村部才把闰月追上。

    累的他气喘吁吁。

    怎么闰月速度这么快!

    看着她也没太着急的样子,自己撒欢撵,就是追不上。

    闰月走到村部,听见李强正在挂电话,就放下要敲门的手,没有进去。

    就在这时,闰月听李强问了句“薇薇,你说的是真的?”

    然后又有几句提到秦关,说什么他是骗子,骗财骗色之类的。

    电话那头说的什么听不清,不过李强看上去很振奋。

    聊了好半天,李强才放下话筒,感觉门口有人,转头看过去,吓了一跳。

    磕巴着问“闰,闰月,你什么时候来的?”

    闰月原本还想挂电话报警,现在一看李强的脸色,就知道他挂这个电话跟自己有关。

    “谁的电话?薇薇的?”闰月问。

    “啊,是那个薇薇,她说她肚子里的孩子长得快,想让秦关回去瞧瞧他们娘俩……”秦关一边说,一边看着闰月的脸色。

    闰月皱了皱眉,她现在都有点怀疑脑子里那个家伙的提醒是假的。

    薇薇一个大姑娘,要是真没怀孕,她能四处宣扬?

    可是看秦关对自己的好,也不像装出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闰月,我不是说秦关坏话,你说他在京城也算有头有脸的,身边小姑娘能少了?

    他怎么就跑到这山沟里缠着你?还不是看你单纯,好哄骗。

    你可长个心眼,别被没好心眼的小白脸给骗了。

    女孩子名节重要。”

    “你就是说他坏话!”闰月忘了报警的事,转身就走。

    侯三儿赶紧跟上去。

    “哎,闰月,没弄清楚他是什么人之前,你最好离他远点,我可以负责保护你。”

    回应李强的,只是闰月倔强的背影,和侯三儿迈着小碎步紧跟的汉奸样儿。

    “你跟来干什么?”闰月头也不回,没好气的问身后的侯三儿。

    “哎哟姑奶奶,你终于看见我了。”侯三儿紧跑两步,和闰月并排“我是怕你报警哎。”

    “怕我报警?什么意思?”闰月经侯三一提醒,这才想起来正事还没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