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零三章贵客登门
    “为民除害?小姑娘想的可真是幼稚。

    咱们觉着是除害了,这要是传出去,弄不好咱们都得判刑。

    国家将山里的动物都给排了级别坐次,一百单八将似的,比人珍贵。

    狩猎的山民也都改行种了包谷,跟大熊猫似的,由吃肉改为吃竹子,连性情都变了。

    也就是这群狼太猖狂,连着攻击人,要不我们也不敢进山狩猎。

    还是当着这个城里人的面儿。

    唉,这怕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围猎喽。?”大黑塔回头朝秦关看了一眼,语气里是满满的失落。

    秦关朝他笑了笑道“大哥放心,我绝不会说出去。”

    秦关当然不能说,上次狼群把他和薇薇堵在车里,要不是遇到闰月,这山上怕是又要多出两具白骨。

    一行人说说笑笑,一路热闹的下了山。

    找了个平坦又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大黑塔从裤腿里拔出一把匕首,就开始扒狼皮。

    闰月怀里的小狼崽似乎感觉到什么,使劲扭动着,躁动不安。

    秦关接过去,把它按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脑袋,让它安静下来。

    孬小放下背上的背包,从闰月手里拿过匕首,拖过一条狼,也咬牙切齿的扒起来。

    一看就是在给他爹报仇雪恨。

    很快,十二匹狼被十个猎户扒皮剔骨,收拾干净。

    骨骼和内脏干脆往深沟里一丢。

    几个人把狼肉分了,狼皮说好等干了之后一起拿去卖。

    然后分钱。

    孬小连狼肉也没要,一想起这狼吃过他爹的肉,他就恶心。

    大黑塔把敲下来的狼牙,挑了三颗最好的,递给闰月。

    却被秦关半路打劫了去,“这个我去首饰店加工一下,镶点银饰,才显得好看。”

    闰月斜睨着他,看不出来,还是个懂行的。

    被藏在草棵里的自行车,也推了出来。

    仍旧是秦关带着闰月。

    闰月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一手搂着秦关的腰,另一只手挥舞着和孬小还有那些猎户告别。

    小狼崽趴在前面的车筐里,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应该是受不了这份颠簸。

    刚出生没几日的狼,就要跻身人类文明当中生活,不知道会养成什么模样。

    秦关带着闰月,经过这次生死与共,两人的关系亲近了好多。

    就连这种搂着腰的亲密姿势,都不觉得别扭了。

    “闰月,青牛村这里可真好,空气新鲜,物产丰富,以后我来这里生活,你会不会同意?”秦关喘着气问闰月。

    “来就来呗,我同不同意有什么?”闰月故意说道。

    “我来就是奔着你来的,你不同意我来还有什么意思?”

    “那你就住我的大棚里,和侯三哥一起看棚子!”

    “你确定让我住大棚?”

    “对!”

    自行车猛地拐了个弯,在路上蛇形起来。

    闰月吓得哇哇叫,两条腿翘起来,搂秦关搂的更紧。

    两个人到了闰月家的时候,闰月的大门敞开着。

    应该是蓝月放学回来了。

    两人推着自行车进院,蓝月早接了过来。

    “闰月姐,你可回来了,家里来了客人……”

    闰月歪头朝蓝月身后看过去。

    院子里的石桌石凳上坐着两个老头。

    一个是刘文魁,另一个秃顶的不认识。

    秦关也看见刘文魁,赶紧走过去打招呼“舅舅什么时候来的?”

    刘文魁手指点着秦关“你小子,一大早就没了踪影,你舅妈还到处找你。

    我就说你是来青牛村了,果不其然!”

    秦关咧嘴笑,和旁边的老者点了点头。

    刘文魁朝闰月招手“丫头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下。”

    闰月赶紧走过去。

    “这位就是我说的那个战友,执行任务受伤,需要人参吊命的那个,姓万,你们就叫他万伯父就可以。”

    闰月眉眼弯弯伸出了手“万伯父好,您老看上去气色不错,不像伤的很重的样子。”

    秃顶老者赶紧站起来,握住闰月伸过来的手“还不是你这丫头的功劳?

    吃了你的人参,我这都重活了一回,就像,就像回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

    万姓老者身材溜直,看上去比刘文魁还要精神。

    “身体因过度劳累元气受损,免疫力低下,你治不了!”闰月握住老者手的瞬间,脑子里的声音响起。

    “还有我治不了得病?”闰月在心里撇了撇嘴,“我不行不是还有你吗?”

    “治不了,除非把你的元气过给他,你愿意?”

    这个真不行,元气就像是人体的油箱,元气没了,就像油露净了。

    气聚则生,气散则死。

    对于一个刚刚认识的人,也确实不值得。

    自己重活一回也不容易。

    闰月默默撤回手,心里有了种无力感。

    本以为有了脑子里的东西,就是万能的。

    可还是不行。

    “别急,房子会有的,面包会有的,多行善事,总有一天你会到达那个高度。”

    还有希望,闰月瞬间就高兴了。

    她表情的变化被秦关看在眼里,很有些不解。

    从失望到落寞,再到开心,这个闰月到底在想什么?

    几个人落座,闰月又给刘文魁和万姓老者续上茶水。

    “不喝了不喝了,都喝了三壶了,才把你们等回来。

    这肚子里一动咣咣都是水声。”刘文魁一只手捂住水杯,不让闰月倒水。

    正说着,就听屋里“汪汪”两声,小黑狗疯了似的跑了出来。

    跑到闰月脚边,把鼻子凑到闰月路腿上嗅了嗅,惨叫一声窜出大门,夺路而逃。

    这时蓝月才两只手掐着小狼崽的肚子,从屋里出来跟闰月告状“闰月姐,你看小黑这个胆小鬼,连没睁眼的小狗仔都怕,就这样还能看家么!”

    刘文魁扭头看着蓝月手上的小东西若有所思。

    万姓老者直接叫了出来“狼崽!你们从哪里弄的狼崽?

    这东西拿家来是要惹祸的,母狼会循着味道找过来。”

    “啪叽!”

    “呕啊~~呕啊~~”

    蓝月一听是狼崽,吓得把狼崽直接扔到地上,狼崽拉着长声述说自己的委屈,摔得太疼了。

    闰月赶紧走过去,把狼崽捡起来,同时安慰蓝月“没关系的,母狼已经死了,我不把它拿回来,它也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