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一百零二章成交
    五十块钱一棵,一百棵就是五千块,孬小掰了半天手指头,才把账算过来。

    一算过来他就不干了“闰月妹子,太多了!这太多了。

    我原本是想报恩,这不是成了占便宜吗?

    还是三十一棵吧,我自己拿出去卖,三十也卖不到。”

    闰月笑道“孬小大哥,这东西在你手里不值钱,在我这可是好东西,贵得很。

    给你五十一棵我不亏。

    另外我还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说,妹子你说!”孬小激动的声音都哽咽了。

    五千多块钱!

    有五百块钱就够给爹买个墓地,好好办一场丧礼。

    剩下的钱得把家里的房子翻盖了。

    故去的人都住上了新房子,活着的也不能亏着。

    老娘还能有多少年好活?自己不能留下遗憾。

    要是有可能,自己再娶个媳妇,生个娃,让老娘也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嘿嘿。”一直面带悲伤的孬小,突然抑制不住笑出了声。

    “孬小大哥,我大棚那边忙你也知道。

    这人参买下来就这么放在山上我也不放心。

    你愿不愿意帮我看着种植,经管一下?”

    闰月看了看发呆的孬小又说“我不会让你白帮忙的,我给你工资。

    这片地方隐秘,我不想让别人知道。

    而且这东西这么金贵,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孬小大哥要是能帮我这个忙,我可以拿出这人参净利润的二成,当做你的工资,不知你愿不愿意?”

    闰月想好了,要想让孬小把这人参当成他自己的东西那么尽心尽力,那就得让他和利益挂钩。

    让他种的好得的多。

    而不是每个月给他几十块钱,让他得过且过。

    孬小也说了,这片小人参是四颗大人参繁育出来的,他要是好好种着,繁育的越多,自己就赚的越多。

    闰月说完,仍旧笑眯眯看着孬小,让他受了惊吓的大脑,好好想个清楚。

    秦关敬佩的看着闰月,不愧是做生意的出身,她的每一个决定,都能带来巨大的财富。

    “闰,闰月,你说的是真的?”孬小终于把闰月的话消化完了。

    迟疑的问道。

    “是真的,回去后咱们就可以写个书面合同。”

    “闰月妹子,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

    我是说,你真信得过我?”

    “信得过!”

    “那就好,就好。”

    两个人刚刚说定,那群等着的猎户就发出喊山的声音。

    经常跑山的人,若是在山里分头行动,怕走散了,隔一段时间就会“哦吼!”喊上几嗓子。

    一个是提醒同伴别走丢了,再一个也是汇报自己的方位。

    “哦吼。”孬小把两只手拢在嘴边,也回应了一嗓子。

    这才对闰月和秦关说“咱们走吧,别让他们进来发现这地方。”

    几个人钻出密林,孬小随手采了一把不知是什么的大草拿在手里。

    边走边摇。

    等到了那些人身边,孬小也不等他们问,直接说道“闰月妹子说没见过桔梗,有特地带她认认,姑娘家进趟山不容易。”

    大黑塔这次倒是没朝闰月翻白眼儿,刚才秦关和闰月表示不要狼尸,这让猎户们很开心。

    少一个人分,他们就能多分些钱。

    准备要出发了,孬小把背包抱在怀里道“各位,这狼尸我也不要,你们分了算了。

    我一想到它们吃了我爹,我就‘呕’!膈应。”

    孬小说的是真的,恶心也是真的。

    再就是有了那一片人参卖的钱,他也不在乎这仨瓜俩枣了,一条狼几十斤,从山上拖下去也太费劲。

    “孬小,你小子说真的?

    这一条狼可能买几十块,你不用给你娘买药?”

    “不用,我还要抱着我爹,真不要这狼尸了,你们分了吧。”

    “下了山你不反悔?”

    “不反悔。”

    大黑塔终于露出了笑模样“来来来,咱们把狼腿捆上,用木棍穿了抬下去。”

    猎户们七手八脚,把十二匹狼抬下了山。

    闰月和秦关轻手利脚跟在他们后面,闰月不时逗弄着还没睁开眼睛的小狼崽。

    “这小狼崽要是睁开眼睛,先看到谁,就把谁当成它的妈妈。”秦关在一旁看着闰月笑。

    “是吗?这我可没听说过,那我一定让它第一眼看见我,然后我就带着它,让它去给我看着大棚。

    有它看着大棚,我看谁还敢去搞破坏。”

    猎户们面面相觑,这丫头脑回路还真是清奇,用狼看家护院,守大棚,天底下怕是没有第二人敢!

    大黑塔心里高兴,再也不阴沉着脸。

    而且他知道,这些狼里,那匹看上去应该是头狼的,还是闰月秦关配合着打死的。

    打死了又不要,全都给他们,这是人情。

    “城里来的。”大黑塔回头叫了秦关一声“你还没吃过狼肉吧?

    等到了山脚下,咱们把这狼扒皮剔骨,给你拿几斤回去尝尝。”

    秦关一下子想起孬小背包里那副骨架,差点吐了出来。

    他连连摆手“不要,我可不敢要。”

    闰月眼前一亮,狼皮狼肉可以不要。

    她在外面做生意时听说过,狼牙可是有辟邪,保平安的寓意。

    “黑塔大哥,我可以要几颗狼牙吗?”

    闰月两条马尾辫随着她的走动,在肩头上一跳一跳。

    一张白皙的脸带着无邪的笑,怀里还抱着一个小狼崽,那模样甚是可爱。

    “行啊!等下了山,我就把你们俩打死那头狼的牙敲下来,你们拿回去,做成三个坠子。”

    “秦关你也要吗?”闰月转头问身边的人。

    “可以当做纪念。”

    “那黑塔大哥,两颗就够了。”闰月脆生生说道。

    “不够,两颗怎么够,将来你们有了孩子,也要带一个,只有三颗在一起,才是祈求平安的意思。”大黑塔爽朗的笑声,洒在林间。

    “哎呀!”闰月腾地红了脸,连耳朵都发起烧来。

    谁知秦关还没羞没臊的补充了一句“就要三颗,以后怕是也没有亲自打狼的机会了。”

    闰月嗔怪着推了他一把,小跑着去了队伍前头。

    不过她很快又想起一个问题,回头问大黑塔“为什么要在山脚下?

    你们不抬回家去么?

    要是让村里的人看见了,不知得怎么羡慕你们,说你们是英雄。

    就像,就像武松打虎,为民除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