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九十九章遭遇狼群
    猎人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否则上山就会有生命危险。

    包括孬小在内的十个人,收拾好东西,站起来就要朝山里进发。

    突然有人听到有说话声传过来。

    朝路上一看,一个知识分子模样的男人骑着自行车,车后座上带着一个女人驶了过来。

    “孬小,你不是说一个女人吗?

    这怎么又多一个包袱?你看看是他们俩吗?”大黑塔粗声粗气,很是不爽。

    孬小眯了眼,在秦关身子又伏下去的空档,看清了闰月的脸。

    “是,后面的就是程闰月,这个男的我也不认识。”

    “累赘!”大黑塔嘟囔一句,脸更黑了。

    还没见过上山打猎骑着自行车的。

    别说那路能不能骑,就是这山上的荆棘,一个人走过去都费劲。

    真不知孬小怎么想的,带这么两个人去!

    这要是孬小的爹活着……

    闰月看见孬小等人的时候,赶紧从自行车上跳下来,然后让秦关把自行车藏到一丛高草后头。

    “你们来的好早啊。”闰月笑呵呵和大伙打招呼。

    “哼!”大黑塔鼻子里发出个不满的声音,抬脚就开始登山。

    孬小赶紧低声解释“都等了你们半个多小时了,快跟上。”说完一回头,就见秦关背上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走了过来。

    孬小不知道闰月和秦关的关系,他也不认识秦关。

    可是能骑着同一辆自行车来的,应该远不了。

    他担心的看了眼秦关的背包,秦关朝他一笑“没事,不重!我能背动。”

    一行十二人,那些猎户手里除了弓箭就是扎枪,至于短兵器闰月没看到。

    只看到孬小拿着一把锋利的药铲。

    应该是新磨过,那铲刃亮白晃眼。

    这又可以当工具,又可以当武器的东西,倒是蛮实用。

    秦关默默把自己准备的匕首拿出来,自己留一个,另一个递给闰月“拿着,关键的时候可以防身。”

    闰月没有武器,只是临出门的时候,把家里的菜刀用一块旧布包了,此刻还躺在秦关的背包里。

    一行人精神紧张的在山上默默穿行。

    闰月倒是不觉得累,秦关很快便气喘吁吁。

    路上还折了个木棍,当做拐杖拄在手里。

    听着他野猪样喘着粗气,大黑塔回头看了好几次,满脸嫌弃。

    记不清走了多远,好像是翻了两座山头。

    前头带路的孬小,突然抬起一只胳膊,示意大伙停下。

    笼罩在众人头顶的气氛顿时有些紧张。

    秦关站在原地,两条腿都有些哆嗦。

    身上的背包仿佛千斤重,压的他喘不过来气。

    “原地坐下休息,不许说话。”大黑塔很有经验的说完,特地看了眼秦关。

    秦关吓得赶紧放缓呼吸的频率。

    大黑塔看到闰月时,有些惊奇,这姑娘体力倒是不错,还挺精神。

    人们原地坐下休息。

    大黑塔在草皮上踩了踩,听见底下有“咯吱咯吱”的石头摩擦声。

    弯腰把草皮揭下去一尺多厚,然后捡出几块石头。

    又等了一会儿,他从附近找来一根半米长中空的草茎。

    俯下身子,把草茎探入刚刚挖出来的坑里,然后使劲一嘬,清凉的水便被他喝了下去。

    他喝完,又把草茎递给另一个人。

    做这些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秦关看着好奇,悄悄走过去,看见那一汪清亮的水时,感觉自己的背包更重了。

    难怪他们身上什么也不带,原来这山里有水喝。

    他坐回闰月身边,拿出背包里的军用水壶,打开盖子递到闰月手上。

    闰月也不客气,这水不喝背着也是沉。

    仰着脖子,咕噜噜喝了个畅快。

    秦关又递给闰月一个面包。

    那群人不淡定了,这他妈哪是打猎,这是野餐来了。

    再说那狼的鼻子有多灵?这会儿怕是已经发现了他们,正躲在哪个草棵里伺机待发呢。

    这小子居然还带了香味那么浓郁的面包,这不是引狼出动吗?

    弄不好原本主动的一群人,就会成为被动被攻击的对象。

    闰月没等去接那面包,就看见十多道目光朝自己聚焦。

    她赶紧把面包推回去,让秦关装到背包里。

    闰月起身,朝一处高草丛走过去,她想方便方便。

    和一群大老爷们赶山,就是这点不方便。

    自己要是不在,他们也可以就地解决。

    现在互相还得躲着。

    秦关见闰月钻进草丛,就知道她去方便,也不好跟着,眼睛却始终盯着那一小片晃动的高草。

    大概一分多钟,那草茎又晃动起来,应该是闰月方便完了。

    闰月站起来的一瞬间,就听见草丛里有轻微的呼吸声,像是叹气。

    闰月下意识朝声音的来源看过去,脑子里顿时有种紧张的压迫感。

    那里的草茎有几根晃动了一下,不注意看像是被风吹的。

    闰月重又蹲下,轻轻扒开几根挡住视线的枯草。

    就在距离自己十米左右的地方,一个烟灰色大狗样的身影,正蹲在草丛里。

    自己看过去的时候,那张长脸和黄色的眼睛,正朝自己这边转过来。

    应该是感应到有人偷窥它。

    闰月心下一惊,原来狼已经在这里潜伏好了。

    想到孬小那些人还不知道,闰月赶紧提好裤子,把匕首拿在手上。

    得赶紧回去送信。

    可是又不能转身就跑,那样容易把后背留给狡猾的狼,更加危险。

    而且还不知道这附近还有没有它别的同伴。

    闰月仍旧蹲下,小心翼翼的后退,后退。

    直到看见孬小等人,闰月才慌张的跑过去。

    “那边,那……”闰月指着高草丛,刚说了三个字,就被大黑塔用眼神制止住。

    孬小赶紧比划着,指了指不同的六个方向。

    闰月明白了,他们这是被狼群包围了。

    这狼可真够大胆的,见了这么多人不跑,反而围成一圈,把他们围在当中,想要包饺子。

    闰月正想着,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拉住,攥的紧紧的有点疼。

    “别怕,有我呢!

    一会儿你跟在我身边,可别走散了。”秦关附在闰月耳边,说话的热气蒸红了闰月的脸,不过却很心安。

    秦关肯定是紧张的,他手里的满是汗水。

    看着闰月的眼神却异常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