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九十八章打猎
    闰月回到青牛村的时候,秦关已经在她家门口等着了。

    看上去很是焦急,两只手插在裤兜里,来来回回的走。

    一会儿抬起手腕,看看表。

    都过去一个小时了,闰月还没回来,秦关的心便悬在了半空。

    上次被狼追的经历,让他越发害怕。

    想起闰月的哥哥来宝,秦关就叫过几个探头探脑在墙角观察自己的孩子。

    “来宝家住哪儿,你们谁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

    小孩子们毫不设防的举着脏兮兮的小手自告奋勇“我们带你去。”

    家里的大人可是说了,这个穿着干净白衣服,还戴着眼镜手表的人,是闰月的“那口子。”

    要是给他指路,闰月没准还能给他们几个柿子吃。

    其中一个孩子抬起袖头,往鼻子下使劲一抹,童音清脆“闰月没在秋儿家,她骑自行车走的。”

    “来了,闰月来了!”一个孩子眼尖,朝路口指着。

    秦关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见闰月骑着自行车,正往这边来。

    秦关赶紧接过去。

    闰月见秦关在等自己,跳下自行车,把手里的自行车交给秦关推着。

    小孩子们拍着手起哄,在看到闰月瞅他们不善的眼神之后,嘻嘻哈哈跑远了。

    闰月笑眯眯看着他们的背影,问秦关“来了多久了?”

    “一个多小时,这大早上的你去了哪儿?问谁谁都说不知道。”

    “卧虎村有个村民被狼差点咬死,我过去看看,他们找了人要猎狼,我顺便去商量一下这件事。”

    “什么?猎狼?就是拦路袭击我们的那群狼?”秦关一提到狼就心情激动,那群狼已经给他造成了心理阴影。

    “差不多。”

    “闰月,你跟着商量什么?你也要和他们去?”秦关紧张的脸色都变了。

    “我跟过去看看,那些人都是老猎人,应该没问题,再说上次那狼不是也没把我怎么样嘛!”

    秦关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

    闰月要去猎狼,她要以身犯险去猎狼!

    “那你们哪天去?我给你准备些防身的东西。”这是秦关千思万想之后才说的话。

    他若是说出自己的担心,再横加阻拦,以闰月的脾气,她不会告诉自己真实的时间。

    “两日后,早上上山,在青牛山口聚齐。”

    秦关点了点头,“好,那你一定要小心。”

    来自情人的嘱咐,让闰月心里涌起一丝甜蜜。

    这秦关不会说甜腻的情话,可他的关心是无处不在,体现在行动中的。

    这比那些花言巧语的人,让人感觉更加贴心。

    一整天,秦关都心不在焉,闰月决定的事,劝是劝不动的。

    不想让她去,又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当日回到镇上以后,秦关紧急采购了两把匕首,两双登山的胶鞋。

    还有一个背包。

    包里装的是特地买的瓶装水,还有两个面包,两根麻花,一包糖块。

    登山是个体力活,补给不能少了,闰月又那么瘦,这些东西她自己就算准备也背不动。

    一连两天,秦关没来青牛村,他在镇上谋划了几十种可能遇到的情况。

    然后又从药店买了些消毒水,止血药粉,绷带,一把剪刀。

    觉得准备的差不多了,全部放到背包里。

    五更天的时候,秦关就坐着提前租好的摩的,来到了青牛村。

    到达闰月家附近,他把摩托车打发回去,然后悄悄走到闰月门口。

    正是黎明前最黑暗那段时间,秦关也没敢砸门,怕吓到屋里的两个姑娘。

    他抱着包蹲在闰月的门口,连连打着哈欠。

    光顾着担心了,这几天连觉都没睡好。

    二十多分钟后,终于听见院子里的动静。

    是闰月在嘱咐蓝月“我走后你把大门锁好,再睡会儿。”

    “嗯,闰月姐你千万小心,别和那些人走散了。

    你就跟在他们中间,他们手上都有弓箭,能保护你。”

    “好的,你放心,我不会有事,就是和他们去看看热闹。”

    两个人边说边走,大铁门“吱呀”一声推开。

    “妈呀!”闰月一声惊呼,退了两步。

    天色朦朦胧胧,大门口蹲着一个人,怀里还抱着一个东西。

    听见闰月惊呼,那人转过身站起来,露出一口白牙笑“起来了,我还以为你出发了。”

    “秦,秦关!你怎么来了。”闰月几天不见秦关,还以为他把这件事忘了。

    就怕他要跟自己上山,到时候还得忙着保护他。

    他帮不上什么忙,反倒成为这个小队的累赘。

    “闰月,你自己去我不放心,我跟你过去还能帮把手,你放心,我能走的动,不用背不用抱的,肯定不给你们添乱。”

    闰月看着他那急切的样子,简直哭笑不得。

    来都来了,总不能再把他撵出去。

    秦关见闰月没说反对的话,赶紧从背包里拿出一双黄胶鞋,示意闰月穿上。

    这种鞋正适合登山,鞋腰高,底厚不怕扎。

    鞋带系上以后又严实,蛇虫之类的小动物也不容易咬到脚。

    闰月看看脚上三婶子给做的方口布鞋,听话的把黄胶鞋换上。

    原本她想着自己去青牛山口,也就提一口气就跑到的事儿。

    可是现在秦关来了,跑是跑不成了。

    闰月把自己的二八大扛自行车推出来。

    秦关赶紧接过去,把自己的背包放到车筐里,自告奋勇“闰月,我带你,你给我指路。”

    闰月坐在秦关的自行车后头,顺着通往青牛山口拉木头的车压出的车辙一路进发。

    秦关气喘吁吁,身子一起一伏,拼命踏着自行车。

    朝阳露出一丝笑脸,把路两旁青草上的露珠照的晶晶亮。

    每个露珠上,都映着秦关和闰月年轻的笑脸。

    “闰月你坐住了,前边下坡,要加速了!”

    秦关刚说完,自行车就猛地向坡下冲过去。

    闰月下意识搂住了秦关的腰。

    秦关全身僵硬,身子都不敢动了。

    只有两条腿,机械的一上一下。

    带着心上人飙车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开心!

    青牛山山口。

    孬小一行十人,等了有半个钟头,也不见闰月的影子。

    “咱们走吧,别等了,上山带个娘们儿,拖手拖脚的,没准她害怕不敢来了。”说话的是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冯猎户,人送外号黑铁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