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九十七章筹划
    接下来的两天,秦关点卯似的,日日到闰月这里来。

    闰月要是忙,他就跟在身边,能帮忙就帮,帮不上忙就陪闰月说说话。

    有时候在闰月这里呆一天,到晚才走,有时候呆半天就回去。

    很快到了闰月和孬小约好治病的日子。

    一大早秦关没来,闰月趁着凉快上了路。

    一路上鸟鸣花香,闰月心里说不出的惬意。

    赶到孬小家的时候,孬小正拄着一根木棍,扶着墙溜圈。

    孬小娘眼尖,一眼看见闰月来了,高兴的往出接“闺女哎,你咋来的这么早?

    我儿子吃了你给的柿子,已经能下地走路了,你看,你快看!”

    老母亲的惊喜爱意,被孬小娘演绎的淋漓尽致。

    闰月心里不由得发酸,这要是自己的娘活着该有多好!

    闰月朝孬小看过去,见他气色好了不少,见自己看他,他咧嘴笑了。

    闰月点点头,跟在孬小娘身后走进院子。

    还没到孬小身边,闰月便伸出手,看上去想要跟孬小握手。

    孬小知道闰月的意思,当着自己老娘的面再拉手的话,有些不好解释。

    他赶紧把手往自己身上擦了擦,这才握住闰月伸过来的手“闰月妹子,谢谢你来看我。”

    嘴上说着客套的话,孬小已经明显感觉到那股温暖的热气,在自己的身体里游走。

    原本直不起来的腰,也瞬间站直了。

    胳膊和后背上的麻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好像是使不尽的力量。

    “闰月妹子,我没事了,应该是好了。”闰月从死神手里抢回孬小一条命,孬小不想让她花费太多的体力。

    因为上次闰月给他治过病之后,明显的脸色苍白,鼻尖都冒出汗珠。

    闰月松开孬小的手,瞥见院子里的榆树根下放着两个枯干的木桩。

    木桩很粗,上面磨得很是光滑,一看就知道是被她们娘俩当做凳子经常坐的。

    闰月和孬小坐在那两个木桩上,孬小这才开口道“闰月妹子,打猎的人我都找好了,一共六个,卧虎村三个,磨盘岭三个,都是以前的猎户。

    这最近政府不让打猎,把他们手里的猎枪都收上去了。

    他们早就心里发痒,我让人去找他们的时候,他们带话说,我的伤什么时候好了,就什么时候上山。

    现在他们在家里,怕是把弓箭和扎枪都磨得锋利,准备好了。

    我也跟他们说了,猎到狼之后,狼皮狼肉都归他们,我一点也不要。”

    孬小说的有些激动,有这些人帮忙,父亲的仇应该能报了。

    这么多年,父亲的事已经成了他和娘心里的结,越打越紧。

    而且他集中培育参苗的地方,应该是离狼窝很近。

    以前他去,都是天光大亮,狼群出窝觅食去了,幸运的一次都没遇到。

    可是这次,去的早了,正好和狼群走个对头碰。

    孤身密林遇饿狼,不出事才怪。

    以后他还想指着那些人参苗活着,狼群一天不除,危险时时存在。

    闰月和孬小想到一处,她想看看孬小嘴里培育参苗的地方。

    大棚里是可以种植人参,可是人多眼杂,传出去怕有心人搞破坏。

    要是狼群除去之后,能让孬小替她赔植人参,在深山密林里,倒是安全许多。

    两个人说好,让孬小再休息两天,两天后一行人在青牛山山口集合,上山猎狼。

    孬小娘在闰月和孬小说话的功夫,从菜园里拔了一大把油菜。

    在灶房煮了三碗菠菜油泼面。

    菠菜用热水烫过,放在细长的挂面上面,再撒些盐,绿葱花,红辣椒粒,然后烧一勺热油泼上去。

    一大碗菠菜油泼面散发着葱香捧到闰月面前“闺女,来这么早还没吃饭吧?

    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挂面还是你买来的,将就着吃一碗。”

    闰月是吃过饭来的,蓝月上学起得早,两个人的早饭都比别人家早一个钟头。

    她在家喝的是稀粥,又骑自行车骑了这么远,肚子里是有些空。

    接过面,闰月先闻了闻,“真香!大妈连面条都能做的这么好吃,手艺真不错。”闰月夸赞一句,拿着筷子先吃了一口。

    孬小娘赶紧转身进灶房,又端来两碗,一碗递到孬小手上,自己端着一碗,蹲到树根底下。

    没有饭桌,三个人吃的倒也香甜。

    闰月吃到碗底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这碗里多了一个荷包蛋。

    应该是自己给孬小买来补身子的鸡蛋,现在到了自己碗里。

    可见孬小娘俩是知道感恩的。

    闰月心里更加坚定了让孬小帮助自己培育人参的想法。

    自己多个得力的帮手,还能让这娘俩过上好日子,是个好主意。

    原本孬小说的是他带着猎户们上山猎狼,可是闰月离开的时候,说两日后早晨,青牛山口见。

    孬小顿时急了“闰月妹子,你说什么?你也要去?”

    “对啊,我当然得跟着。

    不能让你们一行人去冒险,我躲在家里,没准到时候我还能帮你们些忙呢。”

    “不行不行!”孬小连连摆手,“不说猎狼危不危险,就那山攀上去都能把人累个半死。

    再说那狼群还不确定有多少只,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大伙自己都顾不上自己,到时候你被狼攻击了怎么办?”

    “不会,我跑得快,那群狼一共十二只。”闰月决定给孬小个确切的信息,让他们有所准备。

    “十二只?闰月妹子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孬小越发觉得闰月不一般,她怎么会知道有十二只狼,那天追自己的,好像只有九只。

    要是这样的话,那猎人的数量还不够,还得再找几个人才能应付得来。

    “我和那狼群遭遇过一次,不过被我跑掉了。”

    闰月的话差点惊掉了孬小母子的下巴,她遇到过狼群,还跑掉了!

    就连经常上山的孬小,都差点送命,这个闰月居然轻描淡写的说她跑掉了。

    孬小只是惊讶了一瞬,想起闰月给自己治病的手段,他信了。

    孬小娘兀自担心的嘟嘟囔囔“哎哟,这可怎么话儿说的,你居然也遇到了狼群,受没受伤?

    那东西记仇着呢,看来你们把狼群猎了也是对的,谁知道什么时候它们就来报复了呢,这几天我总是听到后山上有狼嚎,吓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