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九十五章上山除害
    狼群不除,早晚是害。

    都说要保护野生动物,可是野生动物要是对人造成生命威胁,那也管不了了。

    闰月赶着马车,把孬小娘送到家。

    卧虎村的村民有很多都是见过闰月的,他们的鸭子要是没有闰月的柿子,怕是都全军覆没了。

    遇见闰月的人,都热情的打着招呼。

    孬小家是三间土房,屋顶许是漏雨,上面遮了一层油毡纸,再上面才铺了一层黄土。

    黄土年头多,上面长出一丛丛的草茎。

    黄色的应该是去年或前年长出来的,已经干枯。

    绿色水灵的是新出的。

    有几棵刺菜已经开出浅紫色的花球。

    房子的前墙已经被雨水冲刷的堆下去。

    窗框严重变形,玻璃上一道道的裂痕,没一块完整的。

    有的裂痕多,怕掉下来,还用扣子穿了线,固定住。

    很是将就。

    院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儿人声都没有。

    闰月叹了口气,以前她总是嫌秋儿太吵太闹,现在一看这安静的院子,才觉得过日子还是热闹些好。

    总之,无论房子院子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穷!

    等到闰月进屋,才知道这穷还有另一种解读方式。

    孬小住的屋子黑黢黢的,从外面进来要适应好一阵子。

    四面墙壁还是泥底,只在靠近炕头的地方贴着一副胖娃娃的年画。

    年画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胖娃娃的脸被灯烟熏得没了本色。

    看上去像是刚刚玩完泥巴,脏兮兮的透着喜感。

    地下靠墙放着一个瘸腿的木桌,桌面开裂彰显着年代的久远。

    桌腿有一条应该是短,下面垫着一块砖头。

    屋里连个凳子都没有。

    孬小娘见闰月四下打量,有些不好意思“闺女,我们家太穷了,这些年我儿子赚的钱倒是不少,都给我看病吃药用没了。

    直到现在,他连个媳妇都没娶上,我这老太婆活着就是个拖累。”

    炕上的破席子左一块右一块用破布补着。

    孬小娘扯着自己的袖口,用袖子把炕沿擦了又擦,这才让闰月坐下。

    水是喝不成了,家里没有水杯。

    破桌子上倒是放着两个碗,里面装的是已经凝结成坨的玉米面糊糊。

    闰月坐下,就见破被絮里躺着的孬小动了动。

    他一条胳膊放在被子外面,缠着厚厚的绷带。

    绷带白净,显得那破被褥更加扎眼。

    孬小眼睛还没睁开,就弱弱的喊了一声“娘”。

    孬小娘赶紧走过去,枯瘦的老手抓住儿子的手问“孬小,娘在这呢,你是想喝水还是想吃点什么?”

    “娘,参苗送去没?”孬小眼睛仍旧闭着,仿佛累到虚脱还没缓过来。

    “送去了,送去了,儿子你睁开眼睛看看谁来了?

    你说得对,闰月是个好人,她把娘送回来,还要来看你。”

    “孬小,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闰月往孬小身边凑了凑,问道。

    孬小费力的睁开眼睛,也只是一条缝。

    等他从朦胧中看见坐在一边的闰月时。

    他干裂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孬小,你别急,把伤养好,等你好了咱们找几个会打猎的人,去把那群狼杀了,给你和你父亲报仇。”

    闰月的话,刺激了孬小心底的某处神经,他使劲把眼睛睁大,不相信的看向闰月。

    闰月拉过孬小的手,脑子里那个声音响起“身上多处外伤,部分伤口已经发炎,出现败血症症状。

    体力透支,营养不良,有生命危险,是否修复?”

    “修复!”闰月想完又补充了一句“修复一半吧。”

    孬小受这么严重的伤,要是一下治好了,他怕是会受到惊吓,到时候传出去,别人对自己产生怀疑就不好了。

    闰月拉过孬小手的时候,孬小娘眼睛都瞪大了。

    老太太思想老旧,觉得闰月一个姑娘家随便抓男人的手有点太那个。

    可是看到闰月抓住儿子的手后,儿子的脸色红润了,眼睛也睁开了,眼神晶亮还透着惊喜。

    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闰月。

    老太太心里涌上苦涩。

    儿子这是该娶媳妇了。

    本来恹恹的像要活不下去了,这一摸到小姑娘的手,怎么就像吃了仙丹,整个人气色都变了。

    孬小感觉的闰月手上传过来源源不断的热气,是什么他说不清。

    他只知道那股热气进入到自己的之后,受伤的地方不疼了,开始发痒。

    是新肉生长的那种痒。

    身上的力气,好像也一会比一会大。

    他面带惊喜,眼含激动,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闰月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压在她自己的嘴唇上,示意孬小噤声。

    孬小娘再傻也感觉出不对劲,这姑娘肯定不是一般人,她一摸儿子的手,儿子就精神了。

    “大妈,有热水吗?”闰月朝孬小娘问了一句。

    孬小娘连连答应“有,有!我这就去烧,家里再穷水是不花钱的。”

    闰月点头,老太太走了出去。

    闰月这才对孬小说“不管你知道了什么,千万不要说出去,人言可畏我不想平静的日子被别人打扰。”

    “你放心,放心!我绝对不说。”孬小赶紧保证。

    闰月抽回手“你这伤太重,不是一下子就能治好的。

    三日后我还会再来一趟。

    你能走动之后,就找几个会打猎的人,咱们上山去捕杀狼群,你有信心吗?”

    “有有,我有!”孬小一连声的回答。

    闰月又把带来的西红柿放到孬小身边“把这个吃了,一天一个,别人问起,你就说是吃柿子好的。”

    “知道了,闰月妹子你放心。”

    “那我就先回去了,三日后再来。”

    孬小挣扎着想要起来送送闰月,被闰月按住“别起来,有病得慢慢好,哪能一下子就起来了。”

    孬小明白闰月的意思,也不坚持。

    孬小娘估计是去屋后抱柴禾了,闰月赶了马车,找到卧虎村的小卖部。

    买了麦乳精,奶粉,挂面,还有水壶水杯,一车拉了给孬小家送过去。

    把这些东西送到孬小娘手上的时候,孬小娘抹着眼睛拍闰月的手臂“闺女,你这份人情,我们家怕是还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