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九十四章狼群伤人
    三百块钱不是小数目,闰月一看就知道,除了他们老两口没别人来过。

    这是他们给的人参钱。

    闰月把三百块钱揣起来,想找个机会让刘香香给她父母捎回去。

    下午棚子里还有不少活儿,大棚里就这样,只要你干,就没有消闲的时候。

    柿子每天被刘香香的人拉走一批,她自己倒是学会了享福,分店越来越多,她全都交给了底下的人,反倒越来越清闲了。

    闰月一边干活,一边想着,自己也得想办法,把大棚里的活交出去。

    好不容易重活一回,还没好好享受生活呢,整日忙的团团转。

    自己这辈子可不是为了干活而活的。

    再说就自己一个人,浑身是铁能碾几根钉?

    真希望能有人帮帮自己。

    闰月正忙着,就听胖子跑来找她“闰月,卧虎村来个老太太,说是找你有事情。”

    闰月看了眼身形足足瘦下去一半的胖子,有点惊讶。

    活活的减没一个人的分量,这黄瓜也忒狠了些。

    “哦,知道了,她没说是什么事?”闰月放下手里的工具,摘下手套说道。

    “没说,老太太走着来的,好像累的不轻,坐地头喘呢,你快去看看吧。”胖子说完走了。

    闰月走出柿子地,脑子里始终没搜寻到和哪个老太太熟识。

    不过是卧虎村的就好,顺便也打听打听孬小的消息。

    说好的三天,这都半个月过去了,孬小也没来,自己还盼着他的参苗呢。

    闰月走到地头的树林里,就看见地上坐着一个精瘦的老妇人。

    她白的发亮的头发,在脑后盘成一个髻,还用一个黑色的包网包的一丝不苟。

    头上的一个细铁丝拢子,把碎发拢的服服帖帖。

    身上浅灰色的偏襟褂子,洗的发白,一个污点都没有。

    老太太原本坐在自己的一只布鞋上,见闰月来了,赶紧站起来把鞋穿上。

    “是……闰月不?”见闰月朝她走过来,她陪着笑问了一句。

    有些战战兢兢,一看就是不常出门,很少见外人的。

    闰月打量了一番,不认识。

    “大妈?您找我有事儿?”出于礼貌,闰月还是问了一句。

    “哎哟,恩人哪,早就应该过来谢谢你,我儿子这一受伤,我又走不开……

    好不容易他脱离危险了,我这才赶过来……”

    闰月更加发蒙了,自己不认识这老太太,莫非认识他儿子?

    “哎哟。你看我这老太婆,把闺女你都说蒙了。

    我儿子就是孬小,你认识。”

    闰月恍然大悟“原来是大妈来了,您的病……好了?”

    “好了,好了!你给我儿子拿回去那两个柿子,我吃了一个当晚就能躺下睡觉了。

    二十多年了,终于能躺下了。

    两个柿子我都吃了,你看,从卧虎村到这里,二十多里路,我都能走来了。

    以前连炕都下不来……”老人病好开心,说起话来没完没了。

    闰月想到刚才她说她儿子受伤了。

    就问“大妈,你说孬小受伤了?”

    “可不是,我就孬小这么一个儿子,不是他还能是谁?

    这孩子倒霉,那天我吃了你的柿子,能睡觉,能下地干些轻些的活,他一高兴,想起你要从他那买参苗。

    第二天他便上了山。

    我这儿子平时老实,话不多,可他就有一个本事,会赶山,特别是他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能找到人参。

    这个事儿啊,卧虎村都很少有人知道。

    他说要给你挖几棵参苗表示感谢。

    谁知道这一去,就遇见了狼群……”

    老太太的眼里透出恐惧,好像那狼群就在她身后似的。

    “狼群?那孬小儿是被狼群给围攻了?

    他伤的重不重?有没有生命危险?”

    闰月一听狼群后背都冒凉风。

    那次秦关他们若不是遇见自己,还坐在吉普车里,怕是都要没命了。

    孬小没有自己跑得快,又不能打,能从狼口逃生,怕是不会全身而退。

    那狼群倒是被自己引进深山里去了,难道又是被开山炸炮惊吓到,跑了出来?

    “孬小倒霉,这么多年赶山也没遇见过狼,更别提狼群了。

    他那天幸亏拿着挖参的药铲,一路退一路和狼群对峙,身上的两盒火柴也都划没了。

    等到他下山的时候,人都虚脱了。

    后背上的肉都被狼爪抓烂。

    一条胳膊上的肉被狼撕下去,都露出了白骨。

    那个惨样哟,现在想起来,我这身上都发软。

    大伙都说孬小不行了,可是我知道,我儿子不放心抛下我,我就天天在他耳边喊,不让他死过去。

    还熬了些米汤喂他……

    这不,昨天他能开口说话了,村里的大夫说他脱离危险,死不了了。

    我家老头子就是年轻时打猎,被狼群给叼了去,连个尸首都没找到。

    谁知道这狼还这么记仇,又找上我儿子……

    孬小一醒过来,就让我把这两颗参苗赶紧给你送过来。

    他说不要钱,这是报答你给我柿子治病的情分。”

    老太太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一层层打开,两根小拇指粗细,去了须子还没有火柴盒长的小参苗露了出来。

    参苗已经脱水变得有些抽吧,上面还带着几个氧化干涸的血点子。

    闰月接过参苗,感觉像是拿着千金重的东西。

    “大妈,你坐着等我一会儿,我把这里的活交代一下,和你去趟卧虎村,看看孬小儿。”

    “哎哟,闺女你这么忙,就别去了,他现在没事了,等他好了我让他来看你。”

    “大妈,没事的,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

    您千万等着,我随后就来。”

    闰月转身的功夫,孬小娘就靠在一棵树上,走了二十多里路,现在让她走,她也走不动了。

    闰月回到棚子里,摘了七八个柿子,又找人借了马车。

    套上马车,把孬小娘扶坐到马车上,闰月自己也坐上去,朝着卧虎村进发。

    坐在马车上,闰月听着路边的动静,生怕那狼群又跑出来。

    山里野兽多,却不敢出山。

    除非冬天大雪,没了食物,他们才下山找吃的。

    可现在水草丰茂,野兔野鸡什么的也多,这狼群就敢集体袭击人,是有点太反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