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九十三章闰月的好东西
    闰月说着好东西,站起来走进屋,拿出个用红布包裹的圆柱体样的东西来。

    就朝灶房走。

    包里的,就是闰月用药水培育出来的人参。

    红布有点小,人参还露出几根须子。

    “闰月,你等等。

    你拿的是不是人参?”刘文魁站起来,叫住闰月。

    刘文魁早就听说过,青牛山上有人参,野生的。

    每年春天都会有一种鸟,围着山前山后叫,据说那鸟若是找到人参种子吃下去,便会哑了,再也叫不出。

    可是那鸟这么多年,也没哑过。

    这也就说明人参不是那么好得的。

    现在闰月手上就有一棵。

    刘文魁不能不激动。

    老战友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受伤伤了元气,需要人参吊命。

    大小药店的人参吃了不少,可是效果也就那样。

    没哪个是有真实效果的。

    前几年有人从村民手中买了一棵手指粗的小野参,战友用了,据说效果奇好。

    再找,便找不到了。

    就是那个卖人参的人,也再没露过面。

    只知道那人参是从磨盘岭这边出去的。

    磨盘岭和青牛村山挨着山,出人参不奇怪。

    可是如果闰月手上拿的是野参,这小孩子胳膊粗的人参,可遇不可求,怕是要卖出个天价。

    刘文魁只觉得自己好了许久的心脏,又开始跳的不规律了。

    他捂着胸口,指着闰月手里的东西说不出话。

    闰月见刘文魁指着自己手里的东西说不出话,赶紧拿着人参走了过来。

    走到刘文魁旁边,把人参放到石桌上打开“这是偶然得到的一棵山参,个子还不小,今天就用它给伯父伯母熬鸡汤喝。”

    刘文魁的手都有些哆嗦了,颤颤的抚摸着那棵全须全尾的山参,“闰月,你说这是,这是野生的?”

    闰月迟疑了一下,虽然在自己的大棚里生长了一天一夜,不过也算是吧。

    她点了点头。

    “好,好!”刘文魁呼吸都沉重起来。

    执行过特殊任务,和敌人面对面搏斗过的刘文魁,还从来没这么失态过。

    就连香香妈都担心的叫了一声“老头子,你……”

    刘文魁摆摆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然后抬头看向闰月“丫头,你这人参卖不卖?”

    “这……”闰月以前是想过要卖的,可是卖谁也不能卖给刘香香的父亲,秦关的舅舅吧。

    看刘文魁的样子,对这人参的渴望还挺迫切的。

    “伯父,你要是需要,就送给你吧。

    我那还有一棵,自己用足够了。”

    刘文魁就怕闰月不要钱,所以问的才有些艰难。

    现在听她说要送给自己,赶紧解释道“闰月,这参不是我自己用,是我的一个战友,他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受了伤。

    每年都需要几根人参救命。

    可是外面的人参你也知道,都是养殖的,效果也不好。

    我这个战友当年还救了我一命,所以今天遇到这人参,我就,我就想到他。”

    “伯父,不管什么东西,能找到合适的用处就是有用之才,放着不用也是浪费。

    您那个战友用得着您就拿去。”闰月把红布和人参往刘文魁面前一送,没有半点心疼。

    “丫头,这参伯父不能白要了你的,我那战友家里开着医药公司,有的是钱,你狠狠宰他一顿!”

    闰月听了这话,又笑成了眯眯眼“这参我送给伯父,您拿去是送人还是自己吃我就不管了。

    送人的东西,怎么还能要钱?”

    “呃……”刘文魁老两口对视一眼,感觉还挺有道理。

    闰月再次走进屋,从另一颗人参上掰下几根参须,走到灶屋切成断,放进鸡汤里。

    刘文魁见闰月忙着,朝老伴使了个眼色。

    香香妈从兜里掏出三百块钱,放到茶壶底下。

    闰月和蓝月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才做好了午饭。

    小鸡参汤,炒了个山上采来的明叶菜,放了少许猪油,看上去清翠欲滴,吃到嘴里却是野菜的清香。

    蓝月新采的蘑菇放几片白菜叶焯过水,菜园里摘几个辣椒,用手掰了,挖一勺咸肉炒炒。

    蘑菇滑溜溜,辣椒清脆爽口。

    青牛村离河远,鱼是没有的,闰月特地去小卖部买了一瓶鱼罐头。

    又用笨鸡蛋打了个西红柿蛋汤。

    四菜一汤端上来的时候,刘文魁直往下咽唾沫。

    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又让老两口想起连碗都不会洗的薇薇。

    闰月摆好了饭菜,拿了筷子递给刘文魁老两口“伯父伯母,头一回在家里吃饭,也没什么好东西,你们就将就着垫垫肚子。”

    “闰月啊,小小年纪你能做出这样的饭菜来,就不简单了。

    特别是蓝月,才十几岁,什么都会干,真是让人心疼。”香香妈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两个姑娘,心里软的不得了。

    “我们都是从小父母去的早,这活都干惯了。”闰月先给刘文魁盛了一碗鸡汤。

    又给香香妈夹了一大块鸡肉。

    香香妈赶紧把鸡肉送到蓝月碗里“蓝月你吃,这孩子太招人稀罕了。”

    小黑狗扒着蓝月的腿,竖直站了起来。

    蓝月赶紧把鸡骨头剔出来,扔给馋的喉咙里咯咯响的小黑。

    然后把鸡肉夹给了闰月“闰月姐,你吃!”

    闰月把鸡肉塞进嘴里,又给蓝月夹了一块。

    小姑娘这才吃起来。

    香香妈看着她们,不是一家人还能这么互敬互爱,真不知道闰月的哥嫂,怎么就能和闰月断绝关系。

    闰月这么懂事,以后可得让秦关对她好些,这丫头不容易。

    吃过饭,送刘文魁老两口的时候,老两口还特地交代“闰月,你这里有什么事,尽管叫秦关来帮忙。

    明天我就让他过来,你们好好相处。”

    闰月含羞点头。

    刘文魁这才彻底放心。

    这闰月就要成了一家人了。

    把老两口送走,蓝月又带上围裙去洗碗善后。

    闰月每天干活太累了,家里的活都是蓝月干。

    能有个像样的家,干活蓝月也开心。

    她哼着歌,先把桌子上喝水的水杯拿去洗。

    可是拿到茶壶的时候,蓝月惊叫一声“闰月姐,这,这是不是刚才香香姐的父母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