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九十二章贵客
    秦关的反应,让刘文魁老两口越发确定,那个薇薇确实是在坑人。

    她人走了,却给秦关下了个套儿,让他和闰月走不到一起。

    这姑娘心肠怎么这么坏!

    “不行,老头子,咱俩得尽早去找闰月,可别让那个薇薇把秦关给害了。

    这要是秦关娶了薇薇,这以后的日子可就没好了!”晚上,香香妈坐在沙发上和刘文魁商量。

    “是得去一趟,秦关这孩子就我这么一个亲人,都说娘亲舅大,他的婚事我这个做家长的,不能不管。”

    “那明天咱就去趟青牛村,我这腿也好了,也想去乡下走走透透气儿。”

    老两口商量定了。

    第二日,就找了辆车,一路开进青牛村。

    打听着找到闰月家,站在红砖大瓦房的门前,香香妈感慨起来,“这就是闰月家?

    就这院子比以前的地主家还要好,啧啧啧,你看还是红砖铺地,一个姑娘家自己住这么好的房子,可见这闰月也不是个普通人。”

    刘文魁是来过一次的,倒是没怎么惊讶。

    他走过去还没等敲门砖就听见院里传出一阵“嘎嘎嘎”的惨叫。

    是鸡受了惊吓。

    刘文魁抬手敲门,“闰月在家吧?”

    就有一个略带童音的稚嫩声音应道“来了来了。”

    大铁门“吱呀”一声打开,蓝月圆乎乎的小脸从门缝探出来,毛乎乎的大眼睛打量着刘文魁两口子问“你们是谁?找闰月姐有事吗?”

    刘文魁听说过闰月收养了一个孤儿,还让她把土地入股她的大棚里,然后用这钱供孤儿上学。

    这孩子应该就是那个叫蓝月的。

    刘文魁略弯下腰,笑眯眯好态度的问“你就是蓝月吧?

    刘香香是我闺女。”

    蓝月知道了,刘香香和闰月姐是合作伙伴,今天他的父母来也算贵客。

    大门“哗啦”一下,洞开。

    “是大伯大妈来了,快进来,我让人去叫闰月姐。”

    香香妈一看见蓝月就喜欢上了。

    这孩子脸上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懂事,成熟。

    和小时候的秦关一样,看着就让人心疼。

    门里的蓝月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红格子娃娃服,一条浅蓝色裤子还可以看得见裤线。

    腰上围着一个旧衣服做的大围裙,围裙直到膝盖,看样子是在干活。

    刘文魁老两口进了院子才发现,院子的地上放着一只鸡。

    鸡腿用麻绳绑着,地上还放着一个碗,碗上横着一把刀。

    看样子蓝月是要杀鸡。

    “小姑娘,你还敢杀鸡?”香香妈怎么也不能把这么可爱的孩子和屠夫联系到一起。

    蓝月听她这么一问,眯了眼笑笑“是桂花嫂子送过来,让杀了给闰月姐炖汤,她说闰月姐太累,都瘦了。”

    刘文魁和老伴对视一眼,闰月有哥哥和她断绝关系的消息,还是陈刚亲口说的,怎么她嫂子又给她送鸡吃?

    看样子哥俩儿的关系,怕是缓和了。

    蓝月给刘文魁老两口让了座,趴在大门口叫住几个路过的孩子,“你们去一趟大棚,叫闰月姐就说家里来了客人,让她快点回来。”

    孩子们答应一声,跑的翻蹄亮掌。

    蓝月又转回院里,拎起那只鸡,一只手把鸡脖子和翅膀掐到一起,另一只手把鸡脖子上的毛扯干净。

    然后拿起菜刀,照着鸡脖子比量了好一会儿。

    香香妈扭过头去不敢看,本以为蓝月该完事了,可是回过头来,见蓝月的刀哆哆嗦嗦还在鸡脖子上比划。

    香香妈推了老伴一把“你去帮帮她。”

    刘文魁站起来,走到蓝月身旁,“小姑娘,用不用我帮你?”

    蓝月眨巴着大眼睛,像是抓到了救星,刀把一点都不迟疑的递到刘文魁面前。

    刘文魁接了刀,左手拿鸡,右手拿刀,给鸡放了血。

    然后扔到一旁。

    小鸡在地上使劲扑腾了几下,腿一伸,不动了。

    蓝月赶紧拎出一个旧洗衣盆,把鸡放进去,然后端了一盆开水,倒在鸡身上。

    香香妈提着心,生怕把蓝月烫到了。

    可是蓝月蹲下去,几把就把烫好的鸡毛扯干净了。

    香香妈小声赞叹“啧啧啧,看人家这孩子,比那个薇薇强多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刘文魁感慨一句,就听见大门外传来脚步声。

    老两口回头,见是闰月回来了。

    闰月一进门,就看见蓝月带着围裙,正在拔小鸡身上的细毛。

    有外人在,闰月也没问鸡是哪里来的。

    热情的和刘文魁老两口打过招呼。

    知道闰月忙,刘文魁朝老伴使个眼色,他老伴开门见山“闰月啊,我们这次来,是受秦关所托。”

    往下不用说,闰月也明白了。

    这个秦关,还找什么说和人,他自己来说不是更好吗?

    不过,媒人上门,该有的矜持还是得有。

    “伯父伯母,昨天是我不对,为了拒绝别人,我把秦关当成了挡箭牌……”

    “闰月啊,要是没有昨天的事儿,秦关还不能着急,你们也老大不小的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这事儿也没什么好害羞的。

    不过我们听香香回去说,你对秦关产生了误会。

    这事儿谁也没有大妈我知道的清楚,就想着过来跟你解释一下,可不要因为外人的胡话,耽误了你和秦关的好姻缘……”

    “伯母我……”

    “闰月,你不用想别的,伯母告诉你……”香香妈把嘴凑到闰月耳边,小声说道“那个薇薇走的时候,是来着月经的,她住我们家,我比谁都清楚。”

    她又提高了声音“所以,你别听她胡说八道,她这是害秦关呢!”

    刘文魁装作听不见,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

    “伯母,我知道。”闰月绞着手,还有些紧张。

    “你知道?”香香妈惊讶道。

    闰月这时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总不能把脑子里那个东西说出来。

    “她来那天是穿着裙子的,我看见后边脏了。”

    香香妈高兴了,拍着腿“哎哟,天意哟!

    老头子,你说把秦关担心成那样,生怕闰月信了,你看看闰月多聪明!”

    刘文魁配合的连连点头。

    这时蓝月的鸡已经洗净剁开。

    开始抱柴禾烧火了。

    “伯父伯母,今天你们留下吃饭,我还有个好东西,让你们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