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第九十一章交心
    “不是断绝关系了吗?我不用你管!”闰月听了来宝的话,还是有几分感动的。

    哥哥这是替她着想,以前可没有这种好事。

    可是她心里过不去那道坎,自己一无所有以后,失魂落魄的回来,命都差点丢了。

    哥哥不让她进门,还要抢她的房子,把她赶出青牛村。

    要不是三叔三婶护着自己,自己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流浪。

    死而复生啊,天底下能有几个人有这样的经历?

    她决定不再受以前的委屈,哥嫂看不上自己,那就让他们远点扇着。

    日落西山的时候过去了,现在自己已经东山再起,以后会飞得更高。

    这些和他们夫妻有什么关系!

    想抱自己的大腿,晚了!

    闰月扭头往回走,来宝在身后叫住她“闰月,你不能因为和哥置气就糟践自己。

    以前是哥不对,没尽到当哥的责任,那时候家里实在太穷了,连给你买一根铅笔都拿不出钱。

    说到底是哥没本事,又懒,这才藏起来你的录取通知书。

    其实那时候你嫂子已经有了秋儿,我们要养孩子,还要供你上学,实在是力不从心……

    我对不起爹娘的托付。

    闰月,现在不同了,家里自从开了养鸡场,手头也宽裕了。

    这人兜里一有钱,想法就变了,我和你嫂子已经知道了你以前有多难,有多累。

    你一个姑娘家,要养自己,还要给我们钱花,是我们错了,我们不该说那么绝情的话。

    闰月你能原谅哥不?”

    闰月背对着来宝,两串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来宝还在等闰月的答复,一阵沉默过后,闰月带着鼻音带着委屈开口了“以前的闰月死了!

    我再也不是那个心软被人随意欺负的程闰月。”

    闰月绝情的话,来宝一点也不意外,要不是性子倔,妹子这几年在外面也活不下去。

    活不下去她都没回家,可见他得多怨自己。

    最后回来了,又被自己挤兑走,她的心伤了,不是那么好养的。

    “闰月!”来宝再次叫住闰月“不管你怎么恨哥,你都不能拿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当儿戏。

    这事儿我必须管,那个秦关不是好人,我不能看着你跳火坑,我得对得起爹娘的嘱托!

    李强说了,那个薇薇亲口说她怀了秦关的孩子,这样的人不能嫁!”

    闰月控制不住了,她的两个肩膀轻轻耸动着,随即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脚就走,还扔下两个字“假的!”

    “什么假的?你是说李强说的是假的,还是秦关是假的?”

    闰月不回头,直直往前走。

    来宝一跺脚,“你个倔驴,早晚吃亏!”

    他小时候就这么骂自己是倔驴,闰月心里涌上一股暖流。

    回到休息的工人旁边,闰月绷着脸“干活!”

    人们呼啦啦从地上爬起来,钻进了各自负责的大棚开始干活。

    侯三儿见人都走了,凑到闰月跟前问“闰月,你哭了?是不是来宝欺负你了?

    他敢欺负你你跟三哥说,三哥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侯三儿一边说,一边撸起两只袖子,那样子好像马上就要去找来宝拼命。

    “你敢!”闰月瞪了他一眼“回去睡觉去,晚上要是把我的柿子看丢了,我就辞了你!”

    “哎哟,别别别,我现在就滚,远点滚着。”侯三儿做出一副受气的模样,抱着脑袋跑了。

    闰月噗嗤乐出声。

    青牛村啊,看来自己是回来对了,父老乡亲,还真是亲哪!

    今天香香姐来说什么了?闰月突然想起这个。

    她好像说,开了二十五家分店,真要这样的话,那以后自己的柿子每天都要有出售的。

    那不是要忙了?

    忙好啊,忙了就有钱赚。

    接下来得把自己的大棚好好规划一下,供不上货可不行。

    还有孬小,已经过了三天,说好的送参苗也没送来。

    不知在忙些什么。

    孬小没来,磨盘岭的黄牙村长倒是带人来了几次,买走了斤数不等的柿子。

    回卧虎镇的路上。

    刘香香开着车,冷着脸一言不发。

    她一这个样子秦关就有些害怕,从小就怕。

    他坐在副驾驶上,眼角的余光偷偷瞄着表姐。

    想要解释解释,又不知怎么开口。

    憋了半天,脸都憋红了,吭吭唧唧憋出一句“表姐,我是被冤枉的。”

    “什么冤枉的?”刘香香两眼看着路面,连个余光都不肯给秦关。

    “我是说薇薇说她怀孩子的事儿,这真不是我干的,我都不知道她怀了孩子……”

    刘香香终于转过头,看了秦关一眼“跟我说没用,得闰月信才行!”

    “怎么能让她信?薇薇也走了,我现在自己都说不清。”秦关转头看着窗外。

    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要是知道薇薇怀了孩子,怎么也不能带她来这里。

    现在好,沾了两手屎,还甩不掉了。

    “反正不是我!”

    他不甘心的又分辨一句,干脆闭上眼睛,往后一靠。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说不清就不说了。

    刘香香一看他这表情,又来了气。

    哪有这么追姑娘的,人家还没说不同意呢,他起来就走了。

    等到了家,非得好好跟父母告他一状。

    脚下狠踩油门,刘香香把车开到最快。

    路旁的树木哗哗朝后掠过去,秦关吓得一路提着心到了镇上。

    等见到刘文魁老两口时,刘香香也不给秦关留面子,那张嘴小蹦豆似的,把在青牛村的事说了一遍。

    秦关听完,还挺了挺胸“士可杀不可辱!”

    “去你的可杀不可辱,就你这榆木脑袋,只能等着被砍,谁稀罕辱你!”刘香香一口水差点呛到,放下水杯就训秦关。

    “秦关哪,这小姑娘得哄,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儿了!

    你喜欢闰月是真的不?”香香妈看着秦关问。

    秦关眨了几下眼睛,这次倒没有脸红,还很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这事儿舅妈去给你解释!”香香妈胸有成竹的说道。

    “妈,你怎么能解释得了?就说那次薇薇上了这傻子的床?”

    秦关一听刘香香的话,腾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表姐你血口喷人!

    薇薇什么时候上过我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