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九十章哥帮你
    来宝回到家,桂花正在给鸡添水。

    看见他风风火火的样子,责备了几句“来宝,我说你也算个大老板了,怎么做事还没个稳重劲儿?

    这人无论发生什么事儿,都不能慌,不慌心里才能有主意。”

    “桂花,你不知道,闰月,闰月管我叫哥了!她叫哥了!”

    “叫哥有什么?她又不是没叫过……”桂花猛地想起什么“你说啥?她真叫哥了?”

    “咣当”桂花手里的铁舀子掉到了地上,也顾不得捡,她一把抓住来宝的胳膊“来宝,你是说闰月管你叫哥了?这么说,她是原谅咱了?

    这下可好了,可好了!

    以后咱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大棚拿柿子秧,拿草喂鸡。

    你说要是有畸形或者烂了的柿子,咱这鸡吃了,会不会下蛋更多?

    我最近觉得,那柿子秧和草的效果,有些不如以前了。”

    “桂花,这都是次要的,你猜我今天遇到一件什么事儿?”

    “什么事?这还是次要的,还能有比咱这鸡场更重要的事?”

    “有,有啊,你听我说……”来宝拉着桂花,坐到一旁的凳子上。

    把秦关和闰月的事儿掰开了揉碎了,给桂花讲了一遍。

    桂花越听脸上的表情越丰富,秋儿的前途,的确是比鸡场还重要。

    “来宝,李强说的是不是真的?

    那个薇薇真的怀了秦关的孩子?”

    来宝思索着摇头,“我觉得不太像,他们读书人我知道,把那什么自尊心,看得比啥都重要。

    我看秦关那样子,根本就不像秘密被人发现后的反应。

    这事儿有可能真有蹊跷。”

    “那有什么,只要秦关死不承认,那个薇薇也没有办法。

    男人嘛,有没有过,一婚二婚又有什么区别?

    要我说他能看上闰月,也是闰月的福气,可不能让闰月放手。”

    “你这是什么话?闰月是我妹,她嫁得好咱跟着借光,要是那个秦关真是个陈世美,他们过个三年五年,离了,咱不是也跟着丢人?

    所以这事儿得从长计议。

    秦关要是真冤枉,咱们得替闰月做主,把这事给他们促成了。

    要是李强说的是假话,咱也不能看着闰月吃亏。”

    “肯定是假的,那个薇薇我见过,长的不算好看,就是在城里养的好,白净。

    她不如闰月,而且那身段面条着呢,也不像肚子里有货了。”桂花思索着,脑子里千回百转。

    “我现在就去找李强问问,看这事儿到底是真是假。”来宝站起来就往出走。

    算计是算计,这事涉及到闰月一辈子的幸福,他隐隐的感觉,自己好像应该替父母给闰月把把关。

    来宝都忘记了在选举会场打了李强娘一巴掌。

    直到他推开李强家的门,看见李强娘那张还没消肿的脸,才觉得自己或许是真的不该来。

    “你来俺家干什么?”李强娘说着,就四下找趁手的家物什。

    很快,她从门后拖出一把铁锹,拖着锹把就奔来宝去了“欺负人欺负到家了,我和你拼了!”

    “村长,我找村长有事,你个老婆子,李强要不是村长,你以为我能来你家!”来宝边跑边喊,搞得附近的住户都端着碗出来看热闹。

    李强在屋里听到声音,赶紧披件衣服走出来。

    先叫住她娘,和来宝走到个僻静处,这才问“找我啥事?说吧。”

    “李强,你说的是真的?

    那个薇薇真的怀了秦关的孩子?”

    李强一听来宝问的是这事儿,脸上顿时有了几分光彩“那还有假?是薇薇当着我和闰月的面亲口说的。

    闰月也听见了。”

    “这个闰月,真是糊涂,她怕是被那个小白脸给骗了,不行,我得把她打清醒了。”来宝说完转身就走。

    自己这是又有机会了?李强这一天当中,心情就像提线木偶,忽上忽下,实在太刺激人了。

    刚才来宝说什么?要把闰月打清醒?

    想想自己老娘还肿着的脸,李强朝来宝的背影喊了一声“来宝——哥,你下手轻点。”

    闰月那么嫩的皮肤,怎么能禁得起来宝的巴掌。

    李强本想跟着去看看,拉拉架,可是一想到自己在那,他们哥俩怕是唠不好。

    又想到大棚里不是还有三叔三婶,还有那么多干活的村民吗,他们应该不会看着闰月挨打。

    心里揣着惦记,李强回了屋。

    先把老娘批评了一顿,说她脾气太暴躁,怎么两句话不来就动手。

    这要是遇到个侯三儿那样的无赖,是不是就惹事了?

    再说自己还是村长,来找自己的人多着呢,要是娘都把他们打跑,那这村长也不用当了。

    气的他老娘捂着腮帮骂“儿大不由娘!”

    来宝赶到大棚的时候,干活的人正在歇气儿。

    闰月正对着一棵桃树,教他们什么样的桃枝得留,什么样的必须去掉。

    来宝也不多说,走上去拽着闰月就走。

    侯三儿在背后“哎,哎!”了两声,见来宝也没把闰月怎么样,这才目送着他们走远。

    “侯三儿,来宝以前说你是无赖,他和闰月可是不对付,你不管管?”有人怂恿侯三儿。

    “无赖?”侯三儿蛤蟆眼一瞪“我这无赖也分跟谁!

    你看咱屯子里我偷了那么多家,村头的老刘头我偷过?

    就因为他是在部队受的伤,值得人尊敬。

    还有李强家,我偷过?”

    “可拉倒吧,你那是怕村长收拾你!”有人揭短。

    “怕他收拾我?真是笑话!

    我那是看他孤儿寡母可怜。

    我无赖怎么了?无赖长的也是人心!

    就像来宝和闰月,人家再断绝关系,那也是亲哥俩,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和好了?

    我去掺和,没准就掺和坏事了,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吧!”侯三儿咬断手里的狗尾巴草,又吐出去好远。

    闰月被来宝拖着走出去一段路,使劲甩开来宝的手“你要干嘛?”

    “闰月,李强可说了,那个薇薇是当着你们两个的面说的,说她怀了秦关的孩子!”

    “是又怎么样?”闰月揉着被他哥捏疼的手腕。

    “闰月,你是不是傻?那个秦关能那么对薇薇,就能那么对你,别看他现在跟你怎么样,等新鲜劲一过,他也会甩了你。

    以后你就离他远点!”来宝有些不好意思说着话,红着脸不敢看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