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八十九章他骗人
    秦关激动的两只手不知朝哪里放,他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刺激。

    这事情也太顺利了。

    原本还以为闰月就算答应,也得考虑几天。

    或者让刘香香给自己传个话。

    没想到她就当面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这事儿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书呆子秦关……蒙了。

    他就那么笑呵呵的看着闰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来宝一听闰月说同意了,也挠了挠头咧嘴笑。

    自己要当大舅哥了,闰月找了个京城来的科学家,他有面儿!

    一瞬间的功夫,他脑子就想了许多。

    这以后在人前说起来,自己的妹夫是个科学家,别人都得高看自己一眼。

    还有秋儿,将来学业上是不愁了,哪怕考不上大学,让秦关在京城给找份工作,八成也不是什么难题。

    儿子能有出息,将来孙子那辈还用说?

    也就是说他们老程家,从秋儿这辈,就要从土坷垃里跳出去,当城里人。

    还真是把闰月给看低了,当初她回来的时候说什么都没有了,现在一年功夫,不但什么都有了,比以前还要好。

    还是丈母娘说的对,闰月恐怕真是考验自己来了。

    这关系得赶紧修复,哪怕她就让自己借个名誉上的光,许多事也好办。

    来宝的心思千回百转,脱口而出的却只有一句话“秦关,你中午来家吃饭,我让你嫂子杀鸡。”

    秦关仍旧笑着看了眼闰月,闰月瞪了来宝一眼,面色不善。

    来宝知道,妹妹仍旧不肯原谅自己。

    李强娘俩直接被几个人当成了空气,场面十分尴尬。

    李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闰,闰月,你就不再考虑考虑?

    咱们一个村住着,知根知底,谁知道他们远处来的人都是什么根底?

    万一你被骗了……”

    “李村长,你说什么呢?你说秦关是骗子?

    你那意思是我们一家子都是骗子,组团骗闰月来了?

    我表弟可是个科学家,不是什么人都看得上眼的。

    前几天来的那个,京城的薇薇,那可是京城本地户口,家里有楼有车的。

    要想骗,我们骗那样的好不好?

    真是岂有此理!”刚才李强娘骂那话就像是诅咒,听得刘香香都想上去扇她两个耳光。

    现在终于找到反击的机会,嘴下一点不留情。

    可是,她不提薇薇还好,一提薇薇李强身子一震,好像被打了鸡血。

    “闰月,秦关就是骗子,他骗人!”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说话要讲证据。”秦关一听李强居然当着闰月的面编排自己,也来了气。

    “证据是吧?秦关你个小白脸,没有好心眼儿。

    薇薇走之前来和我们告别,她亲口当着我和闰月的面说的,说她,说她……怀了你的孩子。”

    石破天惊!

    来宝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高高扬起自己的巴掌,一脸愤怒“秦关,你个陈世美!

    你有老婆,都有孩子了还来骗我妹子!”

    “我没有……”秦关刚要开口反驳,来宝一巴掌就落了下来。

    刘香香情急之下,猛地一推秦关“小心!”

    干活人的手有多大劲儿刘香香清楚,这要是一巴掌落到脸上,秦关的脸就会肿成面包。

    李强娘看到来宝要打秦关,浑身一个哆嗦,下意识捂了自己的脸叫号“打!使劲打,打死他个陈世美!”

    秦关被刘香香推走,还倔强的梗着脖子否认“没有,我没有!

    闰月你相信我,我没有!”

    “哥,你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儿!”闰月语气虽然仍旧清冷,但她叫了声哥。

    这一声“哥”叫的来宝差点落泪,这关系有缓,闰月肯叫自己哥了。

    而不是题名道姓。

    这个时候他脑子清醒了,“哎,哥回,哥回,哥这就回。”说完满脸激动,弯着腿跑的飞快。

    先把陈世美的事儿放一边,闰月肯叫自己一声哥,这是大事儿。

    得赶紧回去和桂花说一声。

    来宝跑了,李强娘得意的看了看闰月和秦关。

    这叫什么,这就叫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刚才自己好话说尽,求着闰月嫁给儿子,人家前推万拒,找遍各种理由不同意。

    还整个什么“感觉!”

    感觉你奶奶个爪儿!

    现在好,让人家给耍了,这回事情翻转过来了,她那么骄傲的人绝对不肯原谅这个陈世美。

    有她哭喊着求自己那天!

    她转身,拉了李强“走,儿子咱回家。”

    李强不肯,回头回脑看闰月,挣扎着。

    无奈他娘扯得紧,他一路也没能逃出魔爪。

    见这娘俩走远了,闰月把手里的鞋往秦关面前一递“不好意思,刚才把你当成了盾牌,这鞋我不能要。”

    “闰月,你说什么玩意?

    你这,这是搞得哪出?”刘香香惊讶的看着闰月,难道她刚才是演戏吗?

    可是自己的傻表弟可是认真了的。

    果然,秦关上前一步,压抑着心里的激动,做了两个深呼吸这才说道:“闰月,不管你怎么想,我是真心的。

    还有那个薇薇,我们俩什么事也没有,她怀不怀孕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要不是她病的太重,我也不会带她来试试你那西红柿是不是真的治病。

    这鞋是我跑了两天,才给你挑的,送人的东西,怎么可以再拿回来。

    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秦关说完,转身就走。

    闰月想说一句,哪有像你这么求爱的,连哄都不知道哄哄我,就那么走了。

    刘香香也是无奈,看看秦关落寞的背影,急急对闰月说道“闰月,薇薇在的时候,是在我父母家住的,我表弟一直住在我家里。

    他们来之前,薇薇病的那么厉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

    所以他们俩根本不可能怎么样,这事儿肯定有误会。”

    闰月淡淡一笑“我知道。”

    然后把鞋盒放到地上打开,在刘香香的眼皮子底下把鞋穿在脚上。

    来来回回走了几步“你别说,还挺合适!”

    “合适吧,合适就好,合适就好!”刘香香激动的墨镜差点扔了,朝秦关追了过去。

    “秦关,你等等我,闰月说了合适,那鞋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