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八十八章我同意了
    来宝见闰月不说话,愣愣的看着自己,也急了“闰月,你听哥的,别到时候一天到晚和这老太太扯闲篇儿,到时候她能拖得你连正事儿都干不下去,犯不上。”

    和乡里的领导谈完话,一路被人指引着来这找他娘的李强刚好听见来宝的话。

    他紧走几步,到了几人身边,举着一只手发誓道“来宝哥,你放心!

    只要闰月肯答应嫁给我,我绝对不会让她受一丁点委屈。

    我妈是厉害了些,但是对自己家人还是蛮好的,你看看我爸就知道。”

    说完,李强满眼期盼的看着闰月,那模样好像都要急哭了。

    还不等闰月开口,一辆面包车疾驰着从路上开过来。

    开到大棚附近,刹车“嘎”的一声锐响,好像那声音扎到了人的心里。

    闰月几人转头去看,就见刘香香从车上跳下来,一套藏青色西装,白皙的脸上戴着一副墨镜,新剪的短发显得利落干练。

    还没走到近前,她就叫了一声“闰月,我们终于回来啦!”

    这声音一听就是有喜事要发生。

    闰月朝她那边接了几步。

    就见刘香香摘下墨镜,嘴像崩豆子似的,没等闰月问,她就把这段时间所有的事都说了。

    “闰月,都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话真是对的。

    我新开那几家分店,不是被人举报了吗?

    然后为了彻底洗清咱们那西红柿的清白,我和秦关拿着咱们的西红柿去了趟京城。

    到秦关工作的地方化验了,这回可是京城那边给出的免检证书,绝对有说服力!

    我看以后谁还敢怀疑咱们。

    还有,我把咱们将城市的所有镇上都设了分店,二十五家,一个不落!

    这些可都是我表弟的功劳!

    你看他平时不爱说话,办事认真心细着呢!

    这不,他又和单位请了假,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专门研究你的西红柿。

    他还给你带了礼物……”

    刘香香说得急,连插嘴的功夫都不给闰月,直接把秦关从自己背后薅出来,往闰月面前一推“把你的东西拿出来,不见面的时候,天天闰月闰月挂到嘴上说。

    这怎么见到了,倒成了锯嘴葫芦!”

    秦关新理了头发,白衬衫扎在黑筒裤的裤腰里。

    那副一直没离开过脸的眼镜,使他显得文质彬彬。

    此刻他手里正拿着一个红色的盒子。

    听刘香香这么一说,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闰月,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见京城的女孩子们都穿的这种鞋挺漂亮,就给你买了一双。”

    刘香香还在一旁补充“闰月。你看我表弟心多细,他就知道你穿36码的鞋合适,不知道是不是你告诉他的。”

    “等等,秦关你什么意思?”李强一看秦关给闰月送鞋不干了。

    在青牛村,女孩子给男孩子送鞋,那就是要和人家确定恋爱关系。

    虽然那鞋是自己做的。

    可现在虽然秦关把这事反过来了,可也是鞋。

    他这是,他这是要当着自己的面横刀夺爱!

    这边的事儿还没有个明确的答复呢,怎么半路杀出来这么个玩意。

    刘香香听李强这么问,又见自己的表弟愣住了,脸红红的,心里着急。

    一着急就搂不住火“李强,你怕是还不知道,我已经给我表弟和闰月牵线介绍对象了。

    我表弟这次来,主要就是跟闰月表白来了。”

    来宝一听这话,下意识站到闰月身边,上上下下打量秦关。

    这小伙子哪儿都不错,又是京城来的,还有刘香香一家做背景,可比李强一个小村长强多了。

    渐渐的,他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嘴角不自觉的往上翘。

    李强娘看着自己脸色铁青的儿子,这还了得!

    闰月还没给这边一个答复呢,又来了一个抢亲的。

    刚才来宝说什么来着?说自己不讲理,说自己骂大街?

    就面前的事儿出的,不骂行吗?

    “程来宝,程闰月!你们欺人太甚!

    虽说一家女儿百家求吧,可你们也不能这么耍我们娘们儿。

    一女许二夫,你们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老李太太,我妹好像没许你们家吧?

    是你们娘俩堵在这,非跟我妹要个态度,我妹答应了吗?”

    “……”

    来宝的话,堵住了李强娘的嘴,刚才闰月还真是没答应呢。

    刚才秦关一出现,最先看到的是李强。

    他的心就像落入了无底洞,一直朝下飘啊飘。

    特别是看到秦关给闰月送鞋,他想到自己的那坛猪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村里待久了,自己眼界都窄了,追求女孩子居然送猪油!

    当时他想的是,猪油这么金贵的东西,能送人那算奢侈,一般人谁舍得?

    可是现在他才想起来,城里人玩的浪漫很高级。

    可以送花,送衣服,送……

    怎么也轮不到送猪油!

    女孩子们又喜欢浪漫,喜欢秦关这样的小白脸。

    自己完了!

    猪油和浪漫怎么能挨边儿!

    李强感觉自己呼吸都要断掉了。

    可就在他要断掉的呼吸里,他看见了什么?

    闰月,她居然……居然,朝那鞋子伸出了手,还朝秦关笑了,说了句“谢谢!”

    她这是什么意思?接受了?

    就在李强用短路的大脑,分析闰月意图的时候。

    他老娘在一旁绷不住了,“程闰月,你勾三搭四,是要下地狱的,阎王爷不会放过你,他要把你放冰山上趴一日,油锅里炸三炸,再用刀锯锯上一万下……”

    李强视线有些模糊,心上刀剜似的疼。

    老娘的骂声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过来。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可这月都落了,好像没自己这楼台啥事了。

    刘香香见场面有些混乱,又雪上加霜问了一句“闰月,你要了这鞋就是接受我表弟了?

    哎呀太好了!都说给人做媒能多活十年,我这十年到手了!

    闰月我表弟老实,以后可就由你罩着他了!”刘香香说完,还特意朝着李强娘一挑眉,一脸的得意。

    骂吧,有本事就一直骂,看大家伙笑话谁!

    而闰月,则在李强的崩溃中,又加了一码。

    她冲着秦关害羞一笑“我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