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八十七章半斤八零
    李老太太就想不通了,闰月把儿子说的这么能耐,为什么儿子对她那么好,她就跟看不到似的?

    “闰月,你和强儿两个人也老大不小了,我儿子那点心思我也清楚,你和婶子说句实话,心里……有他没?”

    李老太太终于问出心里的话,然后紧张的看着闰月,希望她能说句自己想听的话。

    闰月笑了,笑的有点……不屑!

    “婶子。”

    她一开口,李强娘就感觉身上打个激灵。

    “婶子,你不是不同意我进你家门吗?

    我可拿不出你要的嫁妆,也做不到什么听话顾家,总之你放一百个心,我这辈子都不会和你儿子有什么别的关系。”

    李强娘一听慌了,“闰月哎,婶子不是,不是那个意思!”

    “婶子,我这忙着,你回去吧,赶紧托媒人给李强说个媳妇,也免得他总是往我这里跑,让村里人说闲话。”

    “闰月啊,婶子都给你赔礼了,你别生气,婶子今天豁出老脸来找你,就是,就是要问问你,跟强儿还有没有可能?

    你要是同意,什么条件婶子都答应。”

    “婶子,你开什么玩笑呢?”闰月看了李强娘一眼,哪里还有当初挤兑自己时的神气。

    见闰月看自己,那眼神像要钻进自己心里似的,李老太太头一回承认自己输了。

    她整不过闰月。

    “闰月,实话说了吧,要不是我儿子对你实心实意,我今天也不能亲自来找你。

    我这个当妈的,又不能像我们年轻那时候似的,信什么父母之命的鬼话,给我儿子硬弄家里来个媳妇。

    还有今天你把村长的位子让给我儿子,我就知道你也是和我一样,刀子嘴豆腐心。

    这都说媳妇随婆婆,要不你就和婶子处一段看看,你看看婶子到底能不能对你好?”

    李老太太能说出这话来,让闰月心里对李强羡慕不已。

    自己的妈要是活到现在,自己也不至于受了那么多苦。

    这李老太太估计也是想起当年,她的父母用她换了一袋高粱,就把她送进李家的门。

    李强爸那个窝囊废,连和人说话都不敢抬头,这老太太一辈子当家里的顶梁柱,所有事都是她办,也难怪她为了儿子能低三下四来求自己。

    闰月缓和了语气,“婶子,这两个人过日子要凭缘分,我和李强没到那份上!”

    “闰月,婶子知道,你们有文化,都说什么爱情。

    那爱情是啥玩意?能当吃能当喝?

    这日子过上了,两个人成天在一起,啥情呀爱的,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说到底,我对你好,你对我好就够了。

    只要你嫁给我儿子,我保证我们俩对你好。

    我就不信我们娘俩还不能把你捂热乎了?”

    “婶子,不是那么回事儿,我对李强没感觉!”

    “闰月啊,婶子不懂你说的啥感觉,你就告诉婶,我们怎么做你能有那个感觉?”

    李老太太原本来求闰月,还是想给儿子个台阶下,让他这个别人让出来的村长当的不至于太尴尬。

    可是和闰月一唠起来,她就觉得这姑娘好,配得上儿子。

    要是他们俩结了婚,这一儿一媳一个当官的,一个挣钱的,将来再生个孙子。

    她在家给他们带孩子,那日子简直不要太美!

    闰月挠了挠头,感觉这东西能说上来么?

    “就是,就是两个人互相惦记,看不见就想。

    然后在一起很放松,很开心,愿意呆在一块儿……”

    闰月没等说完,李老太太一拍大腿“那就是了!闰月,李强就这个……感觉!

    他看不见你就像丢了魂,吃着饭都走神,他一来你这里就眉开眼笑。

    你要是跟他说句什么,他能高兴好几天,睡觉做梦都能乐醒了。

    他和你在一起就开心,也愿意呆在一块儿。

    闰月啊,这事儿成了一半啦!”

    “什么就成了一半了?我不同意!”匆匆赶来的来宝,在李老太太背后吼了一嗓子。

    就好像一盆凉水从李老太太头顶泼了下来。

    她回了头,见是来宝,顿时又变得像个斗架的老母鸡,两只手叉在腰上“我呸!来宝,就别人谁说这话我都不气。

    程老三两口子都能说,你凭什么说?”

    “就凭我是他哥!”

    “他哥?你也好意思!

    是谁要抢闰月的房子?是谁要和她断绝关系?是谁要抢闰月的地?

    现在你说是他哥,她什么也不是的时候你干啥去了?

    如今出来管事,你好大的脸!”

    李老太太一秒恢复战斗力,让闰月很是头疼。

    来宝原本脸色就不好,这会儿越来越黑“不管怎么说,我们俩流着一样的血,她的事儿我就得管!我不能眼看着她往火坑里跳!”

    “你说谁是火坑?你们家才是火坑,坑媳妇坑闺女坑孙子坑鸡……”李老太太一想起自己的大母鸡被面前人给吃了还不承认,就气不打一处来。

    来宝吵不过李老太太,转向闰月“闰月你可睁大眼睛看好了,这老太太横踢马槽子,骂天骂地骂大街,你要是进了她家的门,她不欺负死你!”

    闰月万万没想到,来宝这时候能替自己着想,提醒自己不要找个这样的人家。

    来宝也在心里庆幸,得亏秋儿说了句村长娘来大棚了,看样子好像又要打架。

    自己怕闰月吃亏,这才赶来帮忙,结果就听见那样一番话。

    要是不及时赶到,真怕闰月受了她的哄骗,再信了她的鬼话。

    “你说谁横踢马槽子?你说谁骂大街?咱俩也就半斤八两,还舔脸笑话我?”

    “不管咋说,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闰月就是扔大沟里,也不会嫁到你们李家!

    和你这样的人做亲家,我嫌丢人!”来宝说着,还朝自己脸上使劲拍了两下。

    又转头嘱咐闰月“闰月,你听哥的,这老太太从小就把她儿子当眼珠子,谁碰一手指头她都跟人拼命。

    这样的人家,要是嫁过去,一旦小两口有了矛盾,她绝对冲上去护着儿子。

    到时候就不像现在说的这么好了。”

    闰月看着来宝,受惊似的张大嘴巴,这还是她哥吗?

    是那个不让自己吃饱饭,藏起来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就为了省学费。

    嫌自己变穷丢人,还要把自己撵出青牛村的亲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