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八十四章大闹会场
    侯三和闰月赶到村委会的时候,乡里的领导正和村民说着话。

    打听闰月大棚的事情。

    来宝挤在那两个领导身边,眉开眼笑的介绍这闰月的大棚和自己的养鸡场。

    脸上的笑容一直就没断过。

    李强坐在那里,像个雕像,一言不发,心里却刮起了沙尘暴。

    完了,村长当不成了,自己以后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顺着垄沟刨食了。

    他想过千万种可能,谁会对他村长的职位有威胁。

    可是万万没想到那人会是闰月,是自己的心上人。

    若是别人,自己还可以不服,和他争一争,下次换届选举的时候,把这职位拿回来。

    可现在,怎么办?

    老娘的脸已经黑成了猪肝,眼看着就要有一场腥风血雨。

    李强站起来,顶着村民几百道目光,走过去扯了扯他娘的衣服“娘,咱回家。”

    谁料老太太生气,一把甩开李强的手“我不走!”

    “你……”李强叹了口气,娘的脾气他知道,再叫,说不定会当着大伙面骂自己一顿。

    摇了摇头,李强挤出人群回家了。

    侯三儿和胖子去叫闰月去了,他怕一会儿闰月来了,自己没法和她正面对上。

    乡里的领导见李强走了,还特地叫了一声“李强,这村长的职位,你和程闰月谁当还不一样?

    你们的关系我都听说了。”

    李强这会儿哪有心思提和闰月的关系。

    自己的村长不当了,还有什么底气配得上闰月?

    他娘却不是这么想的,就像两个孩子抢一件独一无二的宝贝。

    她当然得向着自己家的孩子。

    哪怕自己家孩子玩够了不喜欢了,再给别人,也不能让人抢了去。

    她两只手互相握着,搭到肚子上,支棱着耳朵听着大家伙的议论,等着闰月来。

    她要看看闰月到底怎么说。

    她要是真的敢当这个村长,自己骂也得把她骂下来。

    青牛村的村长之职,只能是儿子的,除非自己死了。

    很快,就听侯三儿那贱嗖的声音传过来“来了,来了,闰月来了。

    大伙快让让,让新村长上台讲话。”

    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掌声,像是平地起了一声惊雷。

    然后就让出一条缝隙,闰月穿着干活的衣服,满脸是汗的走到那两个乡里的领导面前。

    还没等张口说话,李强娘就绷不住了。

    心里已经膨胀了许久的那口气,瞬间爆炸。

    “程闰月,你个不要脸的!”李强娘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闰月,面孔都气的扭曲了。

    李强娘的那张嘴里,千刀万剐的凶狠,她口舌翻动着,骂的五花八门,包罗万象。

    所有青牛村的村民,还没见过她这么骂过人,这怕是她发挥最好的一次。

    一直站在乡领导身边的来宝,有些听不下去了。

    他左右找找没有趁手的东西,干脆冲上去,忍无可忍的给了李强娘一个耳光。

    “我让你骂!闰月她爹娘就是我爹娘,连过世的人都不放过,看看你那德行,难怪你儿子选不上村长。”

    当着所有村民的面挨的这一巴掌,让李强娘瞬间懵逼之后,整张脸掉在地上,啪嗒摔得稀碎。

    一瞬的愣怔过后,她捂着肿起来的腮帮,如一头发怒的狮子,又把矛头指向来宝“程来宝,你装什么大尾巴狼?

    是谁想抢程闰月的房子,和他断绝关系的,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人?!

    这会儿看你妹当了村长了,来这溜须拍马,我呸!

    有老娘在,这个村长我让她当不成!”

    说着,挥舞着两只手就往来宝脸上招呼。

    一边的桂萍,就像不知道远近似的,在一边指挥着“打他!打他妹,害人精!”

    闰月的药水间接弄倒了她家的房子,又弄断了大山的腿。

    说起来要是闰月一开始就把柿子卖给她家,哪里会有些许多事?

    这段时间她全想明白了,就是闰月惹的祸!

    可现在有人出头要收拾闰月,她妹夫还出来帮忙了,真是让人生气。

    “桂萍,你是不是虎?

    哪有挑唆外人打自己妹夫的?!”桂花见来宝要吃亏,连姐都顾不得叫了,一把推开桂萍。

    撕扯中,李强娘就要往闰月面前冲,被来宝死死拽住,死活不松手。

    他不能往死里打人,就只能拼命拉架。

    李强娘一口咬到来宝胳膊上,顺着嘴角流下血道儿。

    桂花扯了李强娘的头发,才把来宝救下来。

    发疯的李强娘刚冲到闰月跟前儿,就被侯三儿给拦住“你站住,老李太太你欺人太甚了吧?

    闰月这村长是大伙选出来的,是民意!

    你当着乡里领导的面,就敢大闹会场?

    我看你是想蹲笆篱子了吧?”

    “对,要不报警吧。”乡里来的一个领导被侯三儿一句话提醒的回了魂儿。

    他们哪见过乡下泼妇打架这阵仗,就连李强娘骂人那话,听在耳朵里都觉得牙碜。

    真是开了眼。

    自认为没本事能把这老太太怎么样,两个乡领导附和着说要报警。

    李强娘不好惹上边的人,就把火气撒到侯三儿身上。

    “侯三儿,你个不要脸的!”

    “对,我啥都要就不要脸。”

    “侯三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缺德事儿?”

    “您算说对了,我这人啥都不缺,就缺德。”

    侯三儿挡在闰月面前,一句句和李强娘对付。

    把老太太气的直翻白眼。

    “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偷我家鸡,偷我家猪油,偷金戒指……”

    “哎,老太太你可别把我惹急了,那金戒指我可把钱给你了,再说偷鸡这事儿不是我干的,我侯三儿吃过青牛村每家的鸡,还真就没偷过你家的,实在不行……补上?”

    闰月在背后拍了拍侯三儿的肩膀,“三哥,别吵了,让人笑话。

    我有话说。”

    “闰月你说你的。”侯三儿让闰月说,自己却不让开,仍旧挡在闰月面前保护着她。

    就连来宝和桂花,也站到闰月旁边,防备着李强娘的突然袭击。

    闰月和那两个乡领导点了点头,拿过桌上的话筒“喂,喂。”试了试,好使。

    然后开口道“父老乡亲们,我闰月感谢大家伙这么抬举我,把我选为青牛村的村长……”

    “完了,开始就职演说了!”李强娘一屁股坐在地上,又是蹬腿,又是打滚儿“欺负人啊,你们没一个好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