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八十三章变故
    闰月不说话,村民就更加确认胖子的话是真的。

    这闰月自从不做买卖,回到青牛村以后就像变了个人。

    性子好像也变了不少。

    而且本事也大了。

    他们背后猜测,这闰月一定是在外面得到了什么奇遇,受了高人指点。

    要不她怎么能种出治病的柿子?这又有减肥的黄瓜。

    现在大棚里的一草一木,这些干活的人都不敢随意对待。

    谁知道哪棵草就是具有神奇效力的?

    到时候真拔错了,他们赔不起。

    还有那个闰月整日不离手的小喷壶,估计那里面的就是闰月的法宝。

    不管怎么说,人家挣到钱了,有钱就是王道。

    做什么都有道理。

    左等右等,刘香香也没来,连个电话也没有。

    闰月偶尔还有些恍惚,总感觉秦关还在那棵柿子秧旁边蹲着。

    因为秦关来了就守着那棵柿子秧,闰月特地给了它多一些的照顾。

    那两棵柿子秧长的比别的颜色深,个头也高。

    特别的粗壮。

    刘香香没来,村里的换届选举又开始了。

    李强母亲之所以压制着心里的火气,也和这换届选举有关。

    她暂时不能得罪人,不能把儿子仕途上放一块绊脚石。

    非但不能放,她还得帮着儿子,让青牛村的人记着李强的好。

    村长官不大,可是自从李强上任,村里以前欺负过他们孤儿寡母的那些人,都自动夹紧了尾巴。

    走路都把正路让出来,让他们先走。

    还得点头哈腰陪着笑跟他们娘们儿打个招呼。

    这被人又敬又怕的感觉,可比挨欺负的时候强多了。

    不,是根本就不能放到一起比。

    难怪人人都想当官,高人一头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好吧。

    李强老娘有了这个心思,就开始行动了。

    家里吃不完拿来喂猪的菜,也舍得送人了。

    家里吃不完想要卖钱的鸡蛋,也肯拿出去换个人情。

    那笑脸虽然不能直达心底,可是也能装上一天。

    到了晚上躲到屋子里揉着脸上酸疼的肌肉,李强娘问儿子“这次换届你感觉怎么样?

    能不能落马?”

    “那倒不至于……”李强说的信心不太坚定。

    村子里那些人倒是不会和他竞争。

    老村长年纪太大,又得了脑梗,也胜任不了。

    没有竞争对手,这事还能成百分之九十。

    娘儿两个熬啊熬,终于盼来投票选举的日子。

    村委会的大院里,一早就挤满了人。

    村长娘特地买了几盒两块钱的大前门,把衣兜撑得鼓鼓囊囊。

    到了会场,撕开烟盒,给村里会抽烟的人都点上一支。

    态度好的惊人,嘴里还一个劲儿说着“辛苦,辛苦。”

    参加竞选的,是村里几个大姓家的男人,但是文化程度都不高。

    小学都没毕业。

    这样的水平,就是拿到乡里,也通不过。

    以前换届选举的时候也有他们的名字,实际上就是陪衬。

    这个李强娘不担心。

    唯一不好的,是今年多了个名字“程闰月”

    村长老娘听别人说出这个名字时,心里“咯噔”一下。

    整个青牛村,只有两个高中生。

    一个是她儿子李强,当年没考上大学,俗话说的大学漏。

    回来村上想让他去村小学当个小学老师,他又不愿意带那一群皮到骨头里的毛孩子。

    所以才在村里当了个会计。

    跟老村长学了两年,老村长病退,他直接上任,干到如今。

    另一个就是闰月,闰月和李强不同。

    闰月是咬牙读了三年高中,考上个挺好的大学,可是她哥嫂把录取通知书给她藏起来了。

    等到闰月发现的时候,学校快放寒假,去读大学已经晚三秋,没办法这才出去给人打工,学做买卖。

    这俩人放到一起,可以说还是闰月略胜一筹。

    现在她又有三十亩地大棚在那里撑场面,还解决了村里十几个人的就业问题。

    这功绩村民都看在眼里。

    而选举村长的条件,就是要选出有文化,有魄力,又能带大家伙发家致富的领头人。

    因为有了闰月的加入,李强不占优势。

    李强前一天也并不知道村民要把闰月的名字加上去。

    今天到了会场,他看见闰月的名字,也是一惊。

    老百姓提议加上闰月的名字,那就说明他们在心里已经认可了闰月。

    不得不说,这个竞争对手威胁还不小。

    这要是别的事,李强也就让给闰月了。

    可是自己要是没有了村长的身份,还拿什么去和闰月相配?

    本来她都不太愿意认可自己。

    李强坐在候选人那边,两只胳膊支在桌子上,一会儿搓搓脸,一会儿望望天。

    屁股左挪一下,右歪一下,不时清清嗓子,看得出很紧张。

    当看到属于闰月的座位旁没人时,他的心才定了定。

    乡里来的领导一个村,一个村的监督。

    此刻正主持着投票。

    台下吵吵嚷嚷,孩子哭,大人骂。

    “都别吵了,别吵了,投票开始,匿名投票,你们只要在想选的人名上画个对勾就可以。”

    乡里的领导宣布完,李强娘就听一个女人拿着手里的纸单问旁边的人“哪个是程闰月的名字。”

    李强娘恶狠狠的眼神朝她剜过去,见是侯三儿的老婆。

    她嘴唇蠕动,低声骂了句恶毒的话,又想到侯三儿那混蛋不好惹,脸色铁青闭了嘴。

    直到唱票完事儿,闰月也没出现。

    闰月无心于此,今天村里有事,干活的村民和三叔三婶都去选举去了。

    大棚里没人,怕那些散养的猪羊祸害,她得看着。

    所以自己怎么莫名其妙成了候选人的事情,她还不知道。

    直到侯三儿跑来叫她的时候,说她被选上了村长,闰月还云里雾里。

    “闰月,我在这边看着,你赶紧去村委会,乡里的领导等着呢,这下好了,你当村长咱们又有盼头了。”

    “就是,闰月你快去。都等你呢!”随后赶来的胖子跑的也没以前那么笨重,笑的像个弥勒佛。

    侯三儿眼珠子一转“胖子,既然你来了这里也用不那么多人,我也回去看看热闹。”

    “去,你们都去!我在这守着,看家。”憨厚的人好忽悠,胖子应了。

    见他应了,侯三儿赶紧催促闰月跟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