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八十一章雪上加霜
    众人都散去后,大山两口子看着自家的断壁残垣,相顾无言。

    仔细回想了一回,这树是怎么来的?

    肯定不会像老娘说的,月亮上掉下来的。

    那是桂花树,这是榆树,品种不同。

    再说传说中的事,怎么能跑到现实中来?

    “前几天我倒是看见门后,墙根下出了棵榆树苗,可一直在菜店忙着,早出晚归就忽略了。

    莫非是那棵树?”大山皱着眉分析道。

    夫妻俩赶紧看了一下,正是门后,墙根。

    树的来源有了,可怎么突然就长这么大的?

    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怕是得上新闻,弄不好真被人家说成搞封建迷信,那可就糟了。

    “大山,昨晚你把那个喷壶拿回来放哪里了?”桂萍突然想起昨晚的事,昨晚乌央乌央来了那么多人,要是被人看见可不好。

    “就放门后了,我琢磨着今天拿菜店去,往柿子上喷着试试……”

    “在哪?具体哪个位置还记得不?”桂花急了。

    夫妻俩围着大树转了一圈,也没找到那个喷壶。

    甚至怕大树长的急,把那个喷壶挂到树枝上。

    两个人抬着头,围着大树走了好几圈,也没看到偷来的喷壶。

    “你记准了吗?确实放这儿了?”桂萍一脚踢开蜷在树下的猫,急急的问大山。

    “对,就是放这了,绝对错不了,当时摸黑我还碰到一团软软的东西,吓了我一跳。”大山看向那只被踢起来的猫,正拉长身子伸着懒腰。

    “会不会是被它给碰倒了?那药水撒到了榆树上,然后……”

    两口子惊讶的互相相面。

    闰月的喷壶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奇葩玩意?

    难怪她能种出来治病的西红柿,这丫头莫非……是被邪物附了体?

    正常人哪有这种本事。

    难怪一次次和她斗,都被她给识破了。

    这树长的邪性,不能留!

    房子也得赶紧盖起来,要不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两口子翻出仓房里的锯,一左一右坐到地上,锯了一上午,才把那棵大树放倒。

    期间悄悄来了几回看热闹的人,都劝他们两口子“这树突然长出来,一夜之间还长这么大,这事出异常必有妖。

    不找人看看就锯了?”

    “有什么妖?鬼还怕恶人呢,我们家房子总得盖上,这树正好做柁,这是老天爷帮我们,省钱了!”

    大山话刚说完,大榆树直直朝他那边倒下去。

    “快跑!”有人大喊一声。

    桂萍嗷的一声连滚带爬跑远了。

    大山反应慢了半拍,榆树的树身直接砸在他的脚脖上。

    一阵钻心的刺痛,大山浑身冒汗。

    坐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桂萍找人帮忙,把大榆树挪开,把大山从树底下拖出来。

    再看那大榆树幸好是倒向大门的方向,把院墙砸倒。

    这要是倒向来宝家,怕是就要直接盖两所房子了。

    “大山,快看看脚腕怎么样?不行去医院吧。”桂萍把大山从地上扶起来,让他坐在榆树树身上。

    大山疼的龇牙咧嘴,却执意不肯去医院“去医院就要做检查,得花多少钱?

    咱的钱来的那么容易?

    还要盖房子,哪有时间住院。

    顶多也就是断了,去医院也得等它自己慢慢长,有那钱还不如在家里养!”

    大山平时被桂萍欺负的不轻,可是一旦倔起来,也是十头牛拉不回来。

    桂萍劝说无效,只好请来村里的赤脚医生,给他拿了些活血消炎的药。

    让他记得按时内服外敷。

    大山坐到大榆树上发狠“桂萍你把镰刀给我拿来,我扒了这树皮,用它盖房子,我还就不信了,它能吃人喝血不成。”

    忍着疼,大山扒了两天树皮,又让人找了木匠,雇了人砍房架子打门窗。

    家里这么一忙活,菜店那边根本就顾不上。

    他腿又不能走路,也没法过去看,原本就要倒闭的菜店,这下子更加被人忽略了。

    卧虎镇上其他的菜店,巴不得少一个竞争对手。

    再学着大山两口子的套路,说些因为短斤少两,让树把腿砸断,是遭了天谴的话。

    谣言一出,迅速扩散。

    租给大山店面的房东,都下决心,这一年完事之后,绝不再租给这两口子。

    没别的,怕他们品行不端,影响了自家的风水。

    就像蝴蝶效应,大山和桂萍两口子被一连串的霉运笼罩着。

    闰月这边倒是开心得很,黄瓜柿子被阳光和雨露滋润着,长的不急不缓。

    那两颗人参已经被闰月悄悄挖出来,用一块红布包了,连一根须子都不缺。

    就是暂时不知道它的功效会是什么样。

    知道了自己的药水对人参管用,闰月就做好了打算,等孬小再来的时候,让他能挖多少给自己挖多少。

    只是不知道刘香香那边怎么样了?

    闰月去村上往香香菜店挂了几回电话,接电话的人都说“老板带人去做什么权威的认证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那边究竟什么情况,他们也不清楚。”

    闰月无奈,想着刘香香还有刘文魁和陈刚这方面的关系,这事自己也帮不上忙。

    还是老老实实把家里的青菜水果种好,等他们回来再说。

    这一等就是一个星期。

    刘香香没来,秦关也没来,闰月心情开始低落。

    李强倒很是开心,他每日早请安晚报道,晨昏定省,总要找闰月见上一面。

    闰月知道他的心思,能躲就躲。

    可无奈,再躲也就是家里,棚子里。

    李强总能找到她。

    很快,李强的老娘就放出话“她想进我们家?

    门都没有!

    以前是她不愿意,现在我儿子当了村长,我们还不要她呢!

    就连北京的姑娘都来找过我儿子,我们现在大小也算个领导,能看上她只会种地的土丫头?我呸!”

    李强也受了他娘的影响,以前他看秦关,帅的像地里一根耀眼的萝卜,学历又高。

    而自己则是高中地瓜蛋,比不了。

    可现在,秦关不来,再有自己村长的身份。

    李强觉得他和闰月还是有极大可能的。

    闰月和以前不同了,以前她接触的都是外面城里的人。

    现在在村里,他们两个人也算都是鹤立鸡群。

    两只鹤只能在一起,难道还能找一只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