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八十章天降灾祸
    闰月惊喜的守在人参旁边,直到那人参长到白萝卜粗细,再也没有了动静。

    那团骨朵,也结成了红艳艳的一团籽实。

    眼前的光线一点点暗淡下去,手电筒里的电池没电了。

    很快,大棚里一片黑暗,闰月甚至来不及把那两株人参拔出来。

    也是怕乌漆嘛黑的,弄断了人参的根须。

    闰月小心撸下自己头发上的两个红头绳,摩挲着系到人参上面。

    也不知道这人参会不会跑,听老年人说过,人参长到一定程度会变成小孩子跑掉。

    自己这两棵,肯定是到了“一定程度。”

    闰月刚刚系完人参,就看见远处一个亮点摇晃着过来。

    随后侯三儿嘴里哼唱着“地道战,地道战……”

    应该是电影散场了。

    “三哥,回来啦?”闰月往前迎几步,先打了个招呼。

    她怕侯三儿冷丁看见自己披头散发的吓着。

    “回来了,闰月你回去睡觉吧,下次再来放电影你去看,真带劲儿!”侯三儿的手电往闰月脸上晃了晃。

    闰月赶紧用胳膊遮了眼睛,晃得她眼睛生疼。

    “嘿嘿,侯三儿不知笑的是什么,又催促闰月赶紧回去。”

    闰月摸黑朝家的方向走,侯三儿砸吧下嘴“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姑娘,不知会便宜哪个有福气的小子。”

    当初自己差点……

    村长好像不大可能,那娘俩把架子端的太大。

    小村长而已,还把自己当个官看,出了青牛村其实什么也不是。

    人家闰月可是见过世面的,能叫他一句“村长”那是看在同学的份上,给他个面子。

    “当局者迷啊!”侯三儿感叹一句,打着手电绕着柿子大棚绕了一大圈。

    闰月回到家里,见蓝月已经睡过去,枕边还放着一本语文书。

    看样子连电影也没看。

    这孩子太过用功,一点儿也不让人操心。

    打了盆水,闰月怕惊醒蓝月,特地摸黑洗了洗,钻进了被窝。

    睡得正香,就听见外面狗咬吵吵。

    狗窝里已经长到半大的小黑,叫的瓮声瓮气。

    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喊声。

    闰月猛地坐起来,顿时就精神了。

    还以为是村子里进了狼。

    青牛村大事,好像都在夜里发生,大棚被人破坏那次是。

    蓝月煤气中毒也是。

    这次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闰月披衣下炕,走出去喝住小黑,仔细听了听。

    好像是说什么房子倒了。

    房子倒了不知道有没有砸着人?

    闰月打开大门,见路上有两个两点,朝三婶家方向一路晃过去。

    人不多,应该是看电影熬了半宿,人都困了。

    听见声音也不愿意起来。

    会不会是三婶家出了什么事?他家房子旧,难道是睡着觉倒了?

    闰月心里一沉,赶紧跟上去。

    走到三婶家附近,闰月才看到是大山家出了事。

    这事出的怪异。

    不知什么时候,大山家院子里多了棵两人环抱的大树。

    还是榆树。

    榆树生长的慢,谁都知道,十年能长成这么粗也不见得。

    十几道手电筒的光亮照到那棵树上,树冠阴森。

    最吓人的不是这个,是那棵大树生长在大山家的房子前墙根。

    现在长起来把他们家整面前墙都拱倒了,连带着门窗都砸进现在不能称之为屋的屋里。

    看样子大山两口子当时正在睡觉,漏出来不完整的炕上,还有被褥。

    大山两口子穿着内衣内裤,正跪在那棵大树下跪拜,一边磕头,还一边哭哭啼啼,说什么自己错了,得罪了神明。

    闰月也奇怪,这树要想长出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的。

    以前没见他们家院子里有树。

    就算是榆树钱成熟之后,随风飘到他家墙根底下,遇了雨水生出这么棵东西。

    一般人家看见也赶紧拔掉了,这事也常见。

    可是能任大榆树长的把房子拱倒了,这事还真是没听过。

    难不成他们家也有自己那种药水?

    闰月见三叔和三婶都在大山家院子里,她悄悄扯了扯三婶问道“你们两家离得近,这是怎么回事?”

    三婶一看闰月来了,赶紧扯着她把她拉到黑暗里,压低了声音说“不知道呢,看电影回来还好好的。

    这才刚睡着,他们家院子里就多出一棵树来,这不,把房子都拱倒了。

    这也太吓人了。”

    三婶子定力还不错,因为被闰月的药水刺激的回数多了,倒是比别人稳得住。

    来宝的丈母娘就不行了,老年人觉少,桂萍针扎火燎的从屋里跑出来,又哭又喊的时候,她就出来了。

    闺女姑爷在鸡场里住,她带着外孙住家里晚上也特别精神。

    一出来,就觉得头顶的月光被遮住了,抬头一看,凭空多出来的那棵大树,树冠已经伸到了来宝家这边。

    老太太吓得一个腚蹲跌坐地上“我滴个娘哎,这是月亮里的桂花树掉下来了?”

    耸了耸鼻子又没有香味儿。

    老太太隔着墙头一看大女儿家的房子也倒了,大山两口子正站院子里发愣。

    隔着墙头老太太喊了一嗓子“别愣着了,这是得罪了神明,老天爷派树神惩罚你们来了,快拜,快拜拜!”

    吵嚷声惊动了附近的人,陆续有人过来看热闹。

    就着手电筒的光亮,闰月一眼看见树根下倾倒的那个喷壶。

    绿色瓶身,红色喷嘴,是喷嘴不好用自己特地换的。

    果然是这两口子作妖,不知什么时候偷了自己的药水。

    结果药水全被这棵树给吸收了,这才出现这样的状况。

    “老天有眼!”闰月趁着大伙混乱,人越聚越多的功夫,到树底下拿了自己的喷壶就走。

    至于后续他们怎么处理,自己就管不着了。

    也算是大山两口子心术不正,罪有应得。

    三叔三婶一直注意着闰月,见她拿了那个熟悉的喷壶,顿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老两口也不看热闹了,直接回屋睡觉。

    大山家闹腾了半宿,香火缭绕,比放电影现场人还多。

    天亮后甚至有人拿了红布条系到那树上,求树神保佑自家平安。

    整个青牛村的人都跑来看热闹。

    李强动用村长的权利,说这是搞封建迷信,连哄带吓才把人给劝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