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七十九章阴谋
    本以为孬小拿了钱就会走,顶多再问问什么时候再要人参。

    可是孬小数了数书包里的钱,又摸了摸那两个柿子乐了,“闰月,我们村的鸭子吃了那柿子,病全都好了。

    村里人特别感谢你,都说你是仙女儿,只有仙女下凡才能种出来那种治病的柿子。”

    闰月没想到,老实巴交的孬小还会夸人。

    昨天他们村里的人还说,这孬小从小就孬,动不动就爱哭鼻子,又不爱说话。

    是个老实疙瘩。

    看来蔫吧黄瓜才出菜那句话不假。

    “哪有,我这柿子不过是用了特殊的肥料,没那么严重。

    对了,两天之后你再过来,然后我告诉你还要不要参苗。”

    “妥嘞!那闰月你忙,我就先回去……人参的事还是不要说出去了,人心隔肚皮……”孬小担心的看向闰月。

    “放心,我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闰月做出了承诺,孬小才咧嘴一笑“哎!”

    转身走了。

    闰月回到大棚里,把那两颗参苗找了个地方栽起来。

    然后怕帮忙的工人不认识,把他们给拔了,又特地做了记号,让三婶帮忙看着点。

    自己则拿起那个小喷壶回了家。

    把促进生长和改良品种的药水,兑了一碗,灌到喷壶里。

    闰月看看剩下的药水,还可以用一段时间。

    把药水藏好,闰月拎着小喷壶又去了大棚。

    路上遇见从镇上回来的桂萍,两人走了个对头碰。

    桂萍骑着辆自行车,从闰月身边过去的时候,特地把头扭向一边,假装没看到闰月。

    然后猛蹬几下,骑了过去。

    过去后又不甘心,跳下自行车,对着闰月的背影“呸”了一口“什么玩意儿,种几棚蔬菜小尾巴翘上了天,见了人都不说话。”

    看见闰月手里那个喷壶,桂萍心里一动。

    前几日可听晓梅说了,闰月种的柿子就是喷了一种不知是什么的药水。

    那药水很金贵,就连帮忙干活的人都不让乱动。

    还说药水就装在喷壶里。

    莫非……就是她手里的那个喷壶?

    桂萍感觉发现了天大的秘密,呼吸都乱了节拍。

    她的柿子不卖给自己,卖给自己的竞争对手。

    自己家卖假柿子还被罚了款,搞得现在名声不好,生意一直都起不来。

    每个月又是税钱,又是工商管理,又是卫生费,电费,都差点负担不起。

    他们两口子想了好多办法,降价,顾客说他是因为东西不好。

    便宜没好货。

    青菜又放不住,当天不卖完第二天就坏。

    无论想什么办法,镇上的人就是不认他们家的菜,眼看着天天往里赔钱,菜店都要开不下去了。

    这要是手里有闰月那种药水,自己家把所有的蔬菜都喷上……看谁还敢说自己的东西是假的!

    也不用多,只要能挽回名声就好。

    生意人不就怕这个么,成年累月培养起来的好名声,一朝丢了那可是要命的。

    想到这,桂萍调转车头,又回到镇上。

    当她把想法和大山说了的时候,大山欢呼雀跃“还是我老婆主意多,这店里反正也没人,我和你关门回家。

    不管想什么办法,今晚把那药搞到手,咱家的菜店就能救活了。”

    桂萍凑近大山,小声问道“你鼓捣那些商户举报刘香香骗人的事,现在咋样了?”

    “他们正在打官司,说是得请个权威部门的人给出具化验结果。

    咱们熬到刘香香的菜店黄了,就算胜利。

    到时候她闰月的东西就算想卖给我,我都不要!”

    “对,就算要也得使劲压压价!让她牛哄哄。”

    “没准到时候,咱自己就能弄出那种柿子来,多便宜也不要她的。”

    “对,咱快回家,想想办法,今晚非拿到不可。”

    大山桂萍两个人回到青牛村的时候,又听说个好消息,今晚有电影!

    乡里的放映员已经把放电影用的一切用具,都拉到青牛村的村委会大院。

    这时候家家户户还没有电视机,乡里便派放映员挨个村放电影。

    也算一个娱乐项目。

    今天轮到青牛村。

    虽然是早已看过好几遍的《地道战》,可是热闹少有。

    家家户户都早早做了饭,特地炒了瓜子,准备好小板凳,就等着天一黑下来,就聚到村委会去看电影。

    村子里的半大小子以秋儿为首,拿着木头刻的手枪,嘴里发出“叭叭”的声音,跑着闹着,兴奋无比。

    大山和桂萍听孩子们吵嚷着有电影的消息,互相看了一眼,抑制着心里的兴奋。

    机会来了!

    闰月大棚那边,因为难得有这么热闹的事儿,闰月特地让干活的村民早回去一个小时。

    就连侯三儿,闰月都让她陪老婆孩子看完电影再过来。

    闰月也想等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看那两颗人参,能长成什么样子。

    今天的药水,她可是特地把浓度兑高了不少。

    这事不能让工人们看见,晚上自己守着正合适。

    侯三儿临走还嘱咐闰月“大家伙都看电影去了,你自己在这可精神着点,贼都是这时候爱动手。”

    不用问,他以前也经常这么干。

    太阳终于从西边的地平线落下去。

    电影开始放映的声音响起来,地道战的主题曲响彻青牛村的上空。

    闰月一个人蹲在大棚里,手里拿着手电筒,把药壶里的药喷到那两颗人参上。

    两条黑影蹑足潜踪摸到闰月的大棚里。

    直奔亮光而来。

    闰月一边看着眼前的人参,一边“啪啪”打着围着她伺机下口的蚊子。

    两个黑影点了点头,分开行动。

    闰月正看的仔细,就听见旁边的棚子那边传来几声狗吠。

    然后就是黄瓜秧被撞得哗啦啦的声音。

    坏了,谁家的狗来祸害人了!

    不怕它吃,就怕它从棚子里发疯跑几圈,到时候不知得绊倒多少棵黄瓜秧。

    闰月吆喝一声,那狗顶嘴似的,也叫了一声,捣乱的声音更大了。

    看样子肯定有黄瓜秧遭了毒手。

    闰月急了,随手拿起一把锄头,追了过去。

    等她把狗赶跑。再回来看人参的时候,那人参已经长到胡萝卜粗细,叶片中间甚至窜出两根顶着花苞的骨朵。

    闰月惊喜不已,甚至忘了脚边原本放着的小喷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