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七十八章试验品
    胖子为了在闰月面前显示一下自己身上的肥肉不影响干活。

    特地弯腰去拔黄瓜地里出来的草。

    一弯腰,见自己的鞋带开了,胖子赶紧把鞋带系好。

    再直起腰来的时候,脸色憋的通红,脸上的汗更多了。

    他看着闰月,不好意思的笑了“这人胖了,到了夏天就遭罪,晓梅嫌弃我,可我也减不下去呀。

    天天跑步,早上都三年没吃过早饭了,喝口凉水都长肉,没法。”

    胖子说完,转身又要去干活。

    闰月把那根黄瓜摘下来,自己掰了一小段,剩下的递给胖子“胖哥,早上不吃饭怎么行,胃都饿坏了。

    黄瓜不长肉,还能减肥呢,吃吧。”

    闰月说完,自己“咔嚓”咬了一口,那黄瓜口感是比别的普通黄瓜脆甜。

    或许是还带着露水的缘故,清凌凌的很是提神。

    胖子看闰月也吃了,这才接过黄瓜,咬了一大口“嗯,好吃!

    闰月妹子种出来的菜,就是好吃。”

    “是吧。”闰月把手里的那一小段黄瓜吃完,没有什么感觉。

    她以为会像西红柿似的,效果立见。

    胖子吃完黄瓜,拿了一把锄头,钻进黄瓜地,除草去了。

    “会不会自己把药水配制坏了,影响疗效?或者那个机器音骗了自己?”

    闰月刚一这么想,就听脑子里“切!”的一声“你以为减肥减的就是肥肉?

    肥肉没了,他那松懈出来的皮肤怎么办?

    还有内脏上的肥油,一下子就瘦下来你是想要他命吗?”

    “原来如此,那不知几天能有效果?”

    “三天,三天后再看!”

    “那我本来不胖,吃了会不会减成麻杆?”

    “不会,这药的效果会让你保持标准体重。”

    闰月放心了。

    刘香香那边还没有消息,也不知西红柿卖的怎么样。

    闰月见小喷壶里面的药水还剩能有两针管的样子,干脆先不往里灌了。

    就让柿子秧和黄瓜秧等等,自然生长几天,然后再说。

    又想到自己这么多大棚里出产的菜,都要指着刘香香的超市,售卖途径太单一了。

    说白了,就是把鸡蛋都放到了一个篮子里。

    万一这篮子掉了,或出了什么问题,自己这边就要抓瞎。

    还得找几条售卖的路径。

    一上午,闰月都若即若离的跟在胖子附近,她是想看出点自己那黄瓜的效果。

    可是胖子不这么想,他觉得是不是自己身子笨重,干活慢闰月有些嫌弃了?

    就他这身子,去工地搬砖,人家都嫌速度慢。

    为了好好表现,不让闰月辞退自己,胖子把手里的锄抡的上下翻飞。

    别人累了热了,都去喝口水歇一会儿。

    胖子不敢,他咬着牙一直干。

    就连三叔三婶都看出不对劲儿,悄悄跟闰月说“这晓梅是不是又开始作妖了?

    你看把胖子折磨的,哪有这么逼人的,胖又不是他的错。”

    说实话,闰月也不知道胖子心里想的是什么。

    她叫了胖子几回,让他歇会儿,喝口水,可别中暑了。

    可是胖子都是直起腰来,抹了把脸上的汗说“我不热,除草要紧。”

    好不容易到了中午,干活的人从大棚里出来,拿了自己带的饭,走到地头的树荫下歇息,吃饭。

    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感觉不到累,闰月每天每人给他们一个柿子吃。

    非但不累,就连感冒都不得。

    有几个人胃不大好,这段时间都没再难受。

    那柿子是好东西,闰月又舍得,他们很感激。

    就像今天,闰月又给他们每个人摘了一个柿子。

    大伙围在一起,吃着午饭,就有人看了看胖子的饭盒。

    “胖子,晓梅对你也不行啊,这怎么又是玉米饼子咸菜疙瘩?”

    胖子也不抬头,“减肥。”

    瘦人不知胖子苦。

    就有人说道“胖了有福,那是福相。”

    胖子苦笑,一小口一小口咬着手里的咸菜。

    “哎?你们发没发现,胖子这几天是不是瘦了?”

    闰月听着说话,心里一惊,都能看出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盯住胖子的脸,脖子,肚子,屁股……

    “好像是瘦了哎!瘦的还挺明显,原来他下巴上是三层肉,现在只剩两层了。”

    “对对,你看胖子的肚子好像也瘪回去不少……”

    看惯了十几年一直肥嘟嘟的胖子,冷不丁他瘦下来,大伙还有些不太习惯。

    “胖子,你是不是有病了?”

    “对呀,这几天我们眼见着你瘦,天天在一起都看出来了……要不,你去医院看看吧?”

    “就是,这么多年都瘦不下来,现在突然见瘦,怕不是好现象!”

    “我记得我奶奶去世那年,就瘦的厉害……”侯三儿刚说完,胖子熊掌样的巴掌,拍到他背上“你咒老子要死?我这是减肥见效果了知不知道?”

    “算,算你狠!对自己身上的肉都能这么狠心,胖子我算服你了。”侯三儿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回家,抱儿子去!”

    侯三儿的老婆,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还没满月。

    侯三儿最近每日都喜笑颜开。

    干活都不觉得累。

    随手拿了闰月给的那个柿子,侯三儿一边往起抛着一边往家走。

    这玩意老婆吃了带孩子都不累,是宝贝。

    众人正在吃饭,就见一个穿着破烂,身子略显佝偻的身影,从大路上走过来。

    闰月一眼就看出那是卧虎村的孬小。

    他来了,莫不是参苗有了着落?

    孬小看见闰月,招了招手,再不往前走。

    闰月赶紧跑过去“孬小,参苗拿来了?”

    “拿来了。”孬小把身上斜背着的帆布包打开,露出那两颗还带着泥土的小人参让闰月看“为了好栽活,我特意带了一个大土坨回来。”

    “好,太好了!”闰月见孬小脚上的鞋已经湿了,裤腿也硬邦邦的。

    就知道那是被露水打湿之后又被太阳晒干的。

    看来孬小应该是起早就上山了。

    “你等下,我去给你拿钱和柿子。”闰月接过那个帆布包回到大棚。

    把那两滴金贵的药水抹到两个西红柿上,等柿子完全变了颜色,这才摘下来。

    又从兜里掏出六十块钱,和柿子一起装到帆布兜里,跑去给了孬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