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七十七章后果自负
    当晚,闰月回到家,想着刘香香那里不知道解决的怎么样。

    又想着秦关好像有好几天都没过来。

    薇薇撒谎说她怀了秦关的孩子,回京城去养胎,这事估计秦关还不知道。

    等他听说了,不只会怎么做,怕是再也笑不出来了吧?

    闰月躺在炕上捂嘴笑,有一种秦关被坑,她看热闹的感觉。

    听着蓝月睡实了。

    这孩子最近太用功,就连吃饭都拿着本书看。

    现在说梦话,好像都还在背一篇课文。

    闰月想起孬小,他娘得的是哮喘,这病最不好治,不知道脑子里那个东西能不能让自己配置出治疗哮喘的药水来。

    这么一想,闰月就出现在那个实验室里。

    “主人,恭喜你完成救活动物性命的积累。

    现在你可以随时进出这里,不受任何限制。”

    闰月感觉了一下,好像浑身轻松,没有了上几次的头晕脑胀。

    闰月摸摸头,原地转了一圈。

    对着头顶的朦胧雾气问了一句,“我可以配制治疗哮喘的药水吗?”

    问完自己又笑了,肯定能,这个地方很厉害,想什么来什么。

    眼前的实验器材一阵旋转,很快就有几个药瓶摆在面前的实验台上。

    闰月拿起那些装着粉末的瓶子查看,嘴里自言自语“可惜我用不了那么多,只要两个柿子就可以了,要是一颗秧都喷了这种药水,剩下的柿子可惜了。”

    刚想完,那个声音又响起来“药水可以抹到水果上,通过果皮吸收。”

    “这么说,这种药不必喷在枝干上,当叶面肥用?”

    “是的。”

    原来自己一直走在一个误区里,觉得这药水只能喷到叶面或者根部。

    原来还可以抹到水果上。

    那就好了,这次自己不用多,只够用两个柿子的就可以。

    按照机器音的提示,闰月用比挖耳勺还小的匙子,把药粉兑入一个玻璃器皿中。

    药粉兑好,又放了两滴液体。

    液体一加进去,玻璃器皿中就升腾起一股白雾,白雾在器皿中蒸腾回旋,眼看着就要膨胀到冲破瓶口。

    闰月急了,拿起那瓶液体,又往里倒了半瓶。

    雾气倒是下去了,机器音生气的响起“你个欠爪子,让你放液体了吗?让你放了吗?

    这回好,药水配制出了错误,后果自负!”

    “别呀,我这不是怕出事炸了实验室吗?

    你就看在我是好心的份上,再让我配制一回,这回我肯定不乱添加东西。”

    闰月好说歹说,又是哀求,又是赔礼,总算那个机器音又响起来。

    闰月按照提示,重新配制了一回。

    又是一番云雾蒸腾,新换的试管里好像有两条龙在打架。

    半晌过后,云雾快速向试管底部压缩。

    压缩到最后,只剩两滴透明的液体。

    比第一次剩下的还可怜。

    就两滴在试管底部滚来滚去。

    闰月看着自己带过来的喷壶,有些哭笑不得。

    这两滴宝贝,还不够挂喷壶内壁上的。

    闰月看了看旁边那个装着配制坏了药水的器皿。

    就想着把那个器皿倒出来,然后把那两滴液体装进去,盖上盖子带出来。

    她刚一想,还没等去做,那个机器音急了“你怎么越来越傻,这里面的药水,就算配制坏了,也是有效果的。”

    “你怎么不早说!”闰月急了,又浪费了一份药粉,多可惜。

    “配制错误这个,不能治病,只能减肥。”

    “什么?还能减肥?”闰月狂喜,一把抓住那个玻璃器皿,左看右看。

    就这淡绿色透明的液体,还能减肥?

    毫不犹豫,闰月把减肥药水倒进喷壶里。

    然后再小心翼翼把那两滴药水倒进玻璃器皿。

    “回去,得赶紧回去,得到宝贝了!”闰月出了那个地方的瞬间,还听脑子里的机器音在叹气“唉!毛手毛脚,什么时候能成长起来!”

    “你不是说我功德值长的挺快嘛!

    这就像存在银行里的钱,迟早用得上。”

    “由于你在那里呆的时间过长,又犯了错误,功德值清零。”

    闰月不理它,功德值还可以再赚,带过来的药水又可以用一段时间了。

    本来她还愁,这黄瓜长大之后,该用什么样的药水,让它具有什么样的药效。

    歪打正着,能减肥了!

    要不是天还没亮,闰月都想哈哈大笑一场。

    激动的睡是睡不着了。

    闰月翻来覆去,想着这新药水得实验一下才好,看看效果究竟如何。

    把身边的人,在心里扒拉个遍,村长的娘比较胖,桂花也不瘦,压地磙子似的。

    可这俩人要是知道自己给的黄瓜是用过药的,还是拿她们做实验,她们敢扒了自己的皮。

    想来想去,还是问问胖子吧。

    二百四十多斤的胖子,弯腰都憋的吭哧吭哧的,估计他不会拒绝。

    闰月这么一想更睡不着了。

    天刚刚放亮,她就一骨碌爬起来,怕打扰蓝月,悄咪咪的下地穿鞋。

    走到大棚的时候,月亮还挂在西边天空上。

    闰月刚到,侯三儿就从暗处跳出来“谁?偷东西还是搞破坏的?”两只眼睛贼溜溜的亮。

    是个尽职尽责的,闰月在心里感叹一句,赶紧开口“三哥,是我!我睡不着来大棚这看看。”

    “哦,闰月啊,你看,你看!我再去别处遛一圈!”

    见侯三儿走了,闰月赶紧拿过来自己常用的那个小喷壶,里面的药还有一点,是昨天胖子剩下的。

    走到黄瓜棚里,挑了棵角落里的黄瓜,闰月喷上去。

    特地多喷了几下。

    眼见着黄瓜蔓往上爬,然后开花,结果。

    半尺长的黄瓜绿莹莹的呈现在闰月面前。

    闰月拿出带来的减肥药水,用棉签悄悄的往黄瓜上抹了一点。

    那黄瓜只是颜色深了一点,其他没什么反应。

    闰月心里有些没底。

    太阳一点点升上来,节气已经进入了初伏,一大早就热。

    胖子气喘吁吁来到大棚,满头满脸的汗。

    进了大棚他就找活干。

    闰月看着他脸色不好,走过去问了一句“胖哥来这么早,吃饭了吗?”

    胖子笑了“我都这么胖了,还吃什么饭?

    早上跑了三里地,就过来干活了。

    闰月你别看我胖,不耽误干活,有劲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