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七十五章因祸得福
    十斤柿子很快摘够,王龙回去的时候,闰月也跟着走了一趟。

    两个人到了卧虎村,车子直接开到了养鸭子的水塘旁边。

    难怪王龙说他们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闰月简直被这大水塘给惊住了。

    站在水塘一侧,根本看不到另一侧的边。

    波光潋滟的水面上,浮着一大群鸭子,近处的正用嘴撩起水往身上洒着洗澡。

    远处的就是一群小黑点,看不清楚。

    有几只鸭子调皮,一个猛子扎进去,好半天,就在闰月觉得一口气都要憋住的时候,那几只鸭子又从另一个地方钻了出来。

    还有的见来人受惊,踩着水在水面上半飞半跑。

    惊得洗澡的鸭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昏头昏脑的加入疾跑的队伍。

    一阵疯跑过后,王龙指着水面上剩下几十只漂浮的鸭子让闰月看“看见没?那些都是生病的。”

    闰月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见有几只肚皮朝上漂浮着,一动不动。

    不用问,是病死的。

    “快来人,这边又死了几只,赶紧把它们捞出来,别传染了其他鸭子!”王龙招呼一声,就有村民跑过来,用手里捕虫网样的东西,把附近几只死鸭子捞了上来。

    十几个看热闹的村民,见王龙带了个女人过来,还从车上搬下来一筐西红柿。

    都好奇的围过来问这问那。

    “村长,你拿这柿子有什么用?”

    “喂鸭子,治病!”王龙头也不抬,回道。

    “村长,刚才对岸那边又捞出来上百只,这病看上去好像更严重了。”

    “村长,几百块钱的药都喂了,没见好使,这柿子能管?”

    “唉!这要是真治不好,我们家日子可怎么过,那三十块钱集资的钱还是借的。

    我儿子的学费,我老娘治病的钱,都指着这个呢。”旁边蹲着一个男人,穿着破破烂烂,抱着头一脸愁容。

    王龙放好柿子,朝那男人屁股上踢了一脚“竟他妈说怂话!损失三十块钱就活不下去了?不怪你妈给你取名叫孬小,你是真孬!”

    被称作孬小的,眯着眼抬头看向王龙,“村长,三十块钱又不是小数,谁家会印还是会画?

    要是不缺钱,谁能跟你一起养鸭子?

    就在场的,哪个是为了玩才投的资?”

    王龙这回接不上话了,不过眼珠子转了转,看向孬小仍旧一脸的嫌弃。

    “孬小,你卖给村长那两颗人参,不是还给了你五十块钱?

    怎么养鸭子的钱还是借的?”有人开始揭老底。

    孬小两只手抹了把脸,从地上站起来,身子佝偻着“那钱,早就给我老娘抓药了。”

    “也是,孬小娘的病就是无底洞,也就孬小孝顺能舍了命上山给他娘淘弄钱治病。

    换个人老太太早没了。”

    “孬小,实在不行你就还上山挖参,回来再卖给村长。”

    王龙把筐里的柿子倒出来,回头翻了个白眼儿狼“可拉倒吧,我那两颗参还在家里放着,我爸找人看了,说是他现在的身体不能大补,我还打算把那两颗参泡酒呢。

    可惜年份短了些,要是年份长,还能当个礼物送谁。”

    “孬小,那你就再上山看看,万一找到更老的呢?”

    孬小拍了拍被王龙踢疼的屁股,龇牙咧嘴道“拉倒吧,你以为人参那么好找的?

    后山上又来了个狼群,不是缺钱缺的狠了,谁去冒险!”

    闰月从他们七嘴八舌的话里,听出这孬小是个孝子,家里有个生病的老娘,和上学的儿子。

    不过他有能找到人参的本事,这是一般人都不会的。

    这么一想,闰月就多看了孬小几眼。

    王龙把柿子倒在地上,让人把蹲在地上打蔫儿的鸭子圈过来几十只。

    这些鸭子是更严重的,连水都下不了。

    闰月见那些鸭子走路都打晃,身上的羽毛蓬松着,好像不知哪一步走不好就要摔倒爬不起来。

    “这柿子不能这么喂,得剁碎,这鸭子估计也没力气把柿子啄开了。”闰月提醒一句。

    王龙赶紧让人拿来一把菜刀,乱刀把十斤柿子剁碎了。

    然后放到一个洋漆盆里。

    鸭子们连看都不看盆里的柿子,有几只把嘴支在地上,一会不如一会儿。

    闰月心急,拎着脖子抓过一只病的严重的鸭子,把流出来的柿子汁,用手心鞠了,滴到那鸭子嘴里。

    鸭子先是甩了甩脑袋,然后张了几下嘴,半眯的眼睛就张开了。

    围观的众人鸦雀无声,揪着心等着看结果。

    就见那鸭子睁开眼睛四处看看,张开嘴“嘎嘎”叫了两声,然后挣脱闰月的手,直扑装柿子的盆,使劲吃了几口。

    “好了?”

    “这就好了?”

    “这,这是什么柿子?怎么比药还好使?”

    “就是药也得消化吸收一会儿吧?

    这怎么这么快?”

    “这柿子不是赶上仙丹了吧!”

    王龙见那只鸭子吃了几口不知足,还使劲往嘴里啜,那柿子的汁液都从它两边嘴角流出来。

    “行了你,这么贪心!”王龙一把抓住那只鸭子的脖子,使劲扔出去。

    鸭子落地,不甘的张开翅膀扇了几下,还朝着王龙“嘎嘎嘎”叫上几声。

    然后噗通跳进水里,戏水去了。

    围观的人这才反应过来,“这柿子真治病,好使!”

    他们七手八脚把那些病鸭子抓过来,学着闰月的样子,挨个喂柿子。

    很快,一大盆柿子见了底儿,岸上的病鸭子也全部下了水。

    “村长,你这柿子是从哪儿弄来的?光听说青牛村有个种柿子的姑娘,说她那柿子治病。莫非……”

    王龙这才眉开眼笑介绍道“这位就是种柿子那位姑娘,叫闰月。”

    “哎呀呀,这不是神仙下凡吧?

    怎么还能种出这么厉害的柿子!”

    “咱们祖辈家里都种柿子,这么多年了,也没见谁家的能治病。

    这姑娘怎么这么厉害?”

    王龙打断大家伙的吹捧“哎哎哎,都别吵了,现在塘里还不知道有多少鸭子病着,咱们还得买些柿子回来喂,这鸭子可是咱们押的宝啊。”

    “村长,别说了,我和你去拉柿子。”

    “我也去。”

    “咱们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