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七十四章意外
    闰月心一沉,原本以为在卧虎镇卖的很好的柿子,到了别处也该火一把。

    没想到,刚刚铺了货,还没等火烧起来,就被人用水给沏灭了。

    “香香姐你别急,处理那边的事要紧,柿子刚摘完,还能挺一段时间。”

    让不让它熟是自己的事情,这个分寸闰月还是有的。

    “怎么着,出事了?用不用我帮忙?”自从听说薇薇怀了秦关的孩子,李强和闰月说话的语气,都不止是温柔可以形容的了。

    他直接把闰月看成了自家的媳妇,她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不用,香香姐能解决。”闰月无情的拒绝,然后心事重重走出村部。

    李强看着闰月的背影笑,只要秦关和闰月不可能,那自己还真的没有别的竞争对手。

    他自认为还是比较优秀的。

    闰月回到大棚所在地,天气越来越热,大棚上的塑料布早已经揭完。

    那群在自己这里打工的村民,正围在一起七嘴八舌“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柿子像是见了鬼,一会儿功夫都熟了。”

    “就是,咱家里自己种的柿子,也没这么快的,看着见红也要熟个三五天。”

    “怎么突然这样了呢?”

    “早上我看还是绿的,硬邦邦没长成,怎么这会儿都熟了?

    两个棚子,这得赶紧卖呀,要不不是烂了?”

    闰月听见声音好奇,柿子的成熟一直是自己人为控制的。

    自己不在,怎么可能就突然熟了呢?

    三叔三婶也知道那种药的药效,肯定不会趁着自己不在,把药给打了。

    闰月下意识朝放喷壶的地方看过去。

    她明明记得刚才自己有的急,把整整一喷壶要往桃树上喷的药,放到了柿子棚边上。

    现在那喷壶没有了。

    “谁动了喷壶?我的药哪儿去了?”闰月这一嗓子,让聚在一起的人都朝她看过来。

    “我刚才看见柿子叶上生了虫子,就把那药给打了。

    我怕打坏了柿子秧,还特意调细水雾,喷了两个棚子。”胖子正从第二栋棚子走过来。

    身上背着那个绿色的大药壶问闰月“这壶里不是药虫子的药?”

    闰月头一晕,眼前一花差点摔倒。

    勉强挺住,又想着得给柿子突然成熟做个合理的解释。

    闰月白了脸道“那里是催熟的药水。”这个时候能埋怨胖子太能干了吗?

    这两棚意外成熟的柿子才是自己应该愁的,都是钱啊!

    “闰月啊,怎么回事?这怎么……就都熟了?”三叔三婶刚回家吃过饭过来。

    看着眼前红的绿的,粉的,花的柿子,在太阳的照射下都刺眼睛。

    “催熟这么多,香香那里一下子要这么多货吗?”三婶子惊喜的问。

    随即,听说了胖子误打药的事,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滴个天呀,这可怎么办……”

    怎么办?去摆摊是不可能了,这么贵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卖的。

    闰月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胖子刚刚知道自己闯了祸,一脸歉意“闰月,三婶子你们也别愁了,把这柿子都摘下来,我给亲戚家送份子,我们家亲戚多……”

    “不行,这么贵的东西,人家不情愿买,会觉得咱们讹人。”闰月实在找不出一句话安慰胖子。

    人家是勤快,好心办了坏事。

    “那……那,要不就都算到我身上吧,今天怪我,怪我。”胖子的拳头使劲朝自己头上捶,这回自己家就要破产了。

    这么多柿子,这个价钱,砸锅卖铁也赔不起,这不是要了自己老命了吗?

    这回后半辈都得给闰月当劳工还钱了。

    闰月不责怪,反倒让他心里更加不安。

    不光西红柿,壶底剩的一点药,胖子还打了几棵黄瓜。

    不过这时候,他不敢说,这祸就够大的了。

    闰月种地以来,这是最愁人的一次。

    一伙人七嘴八舌出着主意。

    有说要去沿街叫卖的。

    有说要卖给除了香香以外的菜店老板的。

    还有的说给青牛村的百姓每家二斤,哪怕价钱便宜点也行的。

    侯三儿自告奋勇“我要五斤,就算帮闰月忙了。”

    都被闰月一一拒绝。

    正乱哄哄的功夫,一辆不知几手的吉普车开了过来。

    来的很急,车身颠簸的直颤。

    开车的光头,离老远看着都发亮。

    “王工商的儿子,他怎么来了?”有认识的村民,嘟囔了一句。

    刺耳的刹车声在大棚附近响起,随后王龙跳下了车。

    直奔人群而来“闰月在不在?”

    人群闪开,露出里面的闰月。

    王龙咧嘴要笑。谁知那笑比哭都难看。

    “闰月,你这有柿子,我还怕都被刘香香摘走了。

    快给我摘十斤,挑效果好的。”

    王龙递给闰月一百块钱,抹了把脸上的汗。

    “你自己家吃吗?要这么多?”闰月接过钱,让人去摘柿子,随口问道。

    “别提了,我不是让村里人养了几万只鸭子吗?

    本来想着是带村民致富,谁知道那鸭子多了这么不好养。

    从前几天就开始生病,一天一百多只糟践,实在太心疼了。”

    “没找兽医看看吗?”闰月问。

    “看了,也解剖了,说是鸭瘟,用什么药也不好使。

    我刚才又去水塘看了眼,又有几百只蔫的,水面上还漂着几十只,实在控制不住了,我就寻思过来看看你这柿子能不能治得了,要是治不了可要了命了。

    别说致富了,这一下还不赔的底儿朝天了。”

    王龙整个脑袋都被太阳晒得冒油。

    他原本还想和李强比比,也带着村民致富,可惜自己村里没有闰月这样的能人领导。

    只好自己亲自出头,让每家出三十块钱,买了鸭雏雇人伺候。

    原本想着等到秋卖了鸭子,各家各户分了钱,明年换届选举的时候,村民能多投自己几张票。

    可现在那些钱眼看着就要打水漂。

    搞不好这村长都得让出去。

    老爸再死保自己,自己拿不出成绩也不行啊。

    村里已经有人蠢蠢欲动,要把自己掀下马了。

    闰月试着和脑子里的东西沟通了一下。

    “治人可以,治鸭子有什么不可以?效果或许更好!”

    闰月得到肯定答复,心里顿时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