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七十三章连环计
    后天的车票,离出发还有一天时间。

    第二日早上吃过早饭,薇薇抢着帮老两口收拾了碗筷。

    终于把最后两只完整的碗弄出了豁口。

    “你们这里洗碗为什么要用碱?太滑!”这是薇薇给自己找的自认为合理的借口。

    刷碗她是认真的,摔碗也不是故意的,确实太滑。

    在家里她可是没干过这种活儿,本来想好好表现表现,现在看来……搞砸了。

    不过无所谓,若是自己走了,秦关真的和闰月搞到一起,这家人和自己还有什么关系!

    自己这么讨好他们也累了。

    走是走了,就这么让他们得逞,又不甘心。

    薇薇决定再去趟青牛村,和闰月“告个别。”

    出门的时候,薇薇甚至都没和刘文魁老两口打个招呼。

    直到了中午,要吃饭了,老两口寻不见薇薇,这才知道她出去了。

    等到下午一点,人也没回来,老两口吃了顿凉饭。

    薇薇照样打了摩的,说实话,每次去青牛村她都有点提心吊胆,生怕再遇见那狼群。

    这次闰月出奇的没在大棚里,薇薇坐在摩托上一进村,就看见闰月走在前边,李强尾巴似的在后面跟着。

    闰月站住几次,好像跟李强说了什么。

    可是李强仍旧没有离开的意思,手上还拿着什么东西,硬往闰月手里送。

    摩托车轰鸣着,在闰月身边停下,一股子没燃尽的汽油味钻进鼻孔。

    “真是不巧,我正要找你们,这就遇上了。”薇薇又恢复了以前的温柔,眉眼含笑。

    “哎哟,薇薇来了,你没在镇上陪着秦关?

    这几天来我们这里挺勤啊!”李强和薇薇打了个招呼。

    闰月转身要走,就听薇薇在后面叫住她“闰月,我是来和你们告别的。”

    闰月停步转头,看着薇薇。

    薇薇甩了甩头发,笑意盈盈“我要走了,回京城,明天的车票。”

    “秦关和你一起走吗?”李强问完,又看着闰月“看人家这俩人,多好!”

    薇薇笑了“秦关哥哥先不走,他还要呆一段时间。

    这不是心疼我嘛,非说这里条件不好,怕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受罪……所以让我先回去。

    我琢磨着和你们认识一回,用要打声招呼,不能这么走了,多没礼貌。”薇薇的一只手,按在平坦的肚子上,轻轻摩挲着。

    那样子好像真的怀了孕。

    李强一听顿时激动了,人家孩子都有了,这回闰月该死心了吧!

    “真好,真好,那你可小心点,回去好好养着。”李强开心的就差手舞足蹈。

    闰月初听这话,心里一凉,薇薇怀孕了?

    那昨天怎么香香还要给自己和秦关牵线?

    “她撒谎!现在还来着大姨妈呢。”闰月脑子里那个声音响起。

    闰月心里有了算计。

    听着李强和薇薇寒暄着告别。

    薇薇转身上摩托要走。

    闰月说了句“你裙子后边好像沾了什么东西。”

    薇薇猛地转身,脸色苍白,看看没有什么,她又红了脸“闰月你瞎说什么?”

    闰月笑“我看错了。”

    薇薇嘟囔了句什么,抬腿上了摩托,带着一溜灰尘远去。

    李强还沉浸在薇薇的话里,他美滋滋看向闰月“秦关都有孩子了,真快。”

    闰月不回答,只说了一句“你回去吧,别跟着我。”

    李强听话的点头,去了村委会。

    闰月路过来宝家鸡场的时候,就听见桂花正在骂秋儿。

    声音大的像是打雷。

    “这个x崽子,我算是看透了,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我路死路埋,道死道埋,不指望他!”

    应该是秋儿又犯了错。

    “就知道骂,就知道骂?

    你们一天到晚的忙,什么时候管过他?

    乖孙别哭,别哭。不就是考试考了两个零蛋吗?

    咱那是不愿意写,要是愿意写,谁也考不过咱!

    桂花,你也别骂了,赶紧拿十个鸡蛋,我去给秋儿煮了,你看看秋儿这段时间都瘦了。”是秋儿姥姥的声音。

    闰月摇了摇头,一个管一个惯,秋儿这孩子怕是要废了。

    就听秋儿大声叫喊着“姥姥,我不吃鸡蛋,我要吃面包。”

    “你还有脸要面包,我看你像面包!

    考那个熊样子,有什么脸吃面包。”来宝大声骂着。

    “乖孙,咱不吃鸡蛋,吃面包。

    他们不给你钱,姥姥给!”

    这秋儿从来没有打服过,也从没输过嘴,从不告饶,很有种宁死不屈的精神。

    闰月摇头走开,这孩子早晚毁在他姥姥手里。

    都上一年级了,这是期末考试,居然考了两个零蛋。

    这孩子一年级念完,什么都没学到?

    闰月刚走开,来宝气呼呼的从鸡场里出来,手里拎着个铁锹,就看见闰月的背影。

    本想招呼一声打个招呼,可是心里对秋儿生气,怕说出的话语气不好,只能看着闰月走远。

    他这个妹妹从小就倔,这次自己把她伤大了,要是不主动承认错误。怕是一辈子都不能跟他和好。

    闰月回到大棚,心里琢磨着薇薇的话,想着她说的要回京城。

    她回京城还来这告诉自己,她肚子里有了秦关的孩子,那这不是明摆着,要挑拨自己和秦关的关系吗?

    幸好自己脑子里有那个奇怪的东西,能识破别人的谎话,否则还真被薇薇给骗了。

    又想起李强一天到晚跟在自己屁股后头,村子里恐怕又要有不少的风言风语。

    如何才能灭了李强的心思,让他别再缠着自己呢?

    闰月正在纠结,就听村上的大喇叭在喊自己的名字“程闰月到村上来接电话,镇里有人找你!程闰月,听到快到村上来!”

    整个青牛村只有村部有一台老式的电话机。

    哪家在外的人有个急事,都是把电话挂到村上,然后家人去村上接。

    闰月很是奇怪,自己没有亲戚,朋友也很久不来往了。

    谁会给自己挂电话?

    匆匆跑到村部,闰月接过李强递给自己的电话听筒,就听刘香香在里面说道“闰月,我这分店这边出了点状况,得解决几天,暂时不能去你那里拉柿子。

    棚里的柿子能放住吧?”

    “没问题,香香姐,分店出了什么状况?”

    刘香香支吾了一会儿,才说“被人告了,说我哄抬物价,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