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七十二章撒谎
    “薇薇亲口跟你说的这话?”秦关冷了脸。

    这李强居心不良,能把这话在闰月面前说,那就是想让闰月对自己产生误会。

    “对啊,就昨天,薇薇来了青牛村,她还找到我们家,特地跟我说的这话。

    怎么?你们不知道?”

    “昨天?昨天薇薇来这里了?”秦关只知道昨天薇薇去医院的化验室找自己,当时自己正化验柿子叶片的成分,没给她开门。

    昨儿一天,她都挺消停的,没想到居然来了这里。

    “对,还有啊,秦关你回去跟她说说,她那妆化的实在吓人。”李强想起薇薇那张脸就忍不住要笑。

    “……”秦关和香香互看一眼,有些不太相信。

    闰月把喷壶里的药水,用一个玻璃瓶装了些,接道“薇薇确实来了,跟我也说了一堆废话。”

    “闰月,她跟你说什么了?”刘香香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也没说什么,就说秦研究员在京城很有名,追他的姑娘排成队,一般人他看不上眼……”

    “是吧,你看我没瞎说。”李强见闰月站自己这边说话,顿时一脸得意。

    秦关看闰月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薇薇肯定不止说了这些。

    他转头就往出走,“表姐,你装完车没?咱们走,我先去把薇薇打发回京城。”

    目送秦关和香香两姐弟出了大棚,上车离开。

    李强从怀里掏出一个玻璃瓶,瓶里装的不知什么液体,还泡着一枝假花。

    瓶子不大,能有一巴掌长。

    “闰月,这是我托人从城里给你捎来的头油,你看你头发那么好,整日就知道忙也不打理。

    人家说城里的姑娘都用这个,你也试试,看好用不?”

    闰月看了李强一眼“你拿回去吧,我用不着,别让你妈知道了,再来骂我一顿。

    以后没事的时候,你也少来我这里,免得别人说闲话。”

    “闰月,嘴长到别人脑袋上,他们爱说就说去,这么些年了,我的心思你还不知道吗?”李强红着脸,松了口气。

    心里话憋了这么久,终于说出来了。

    “李强,咱俩不可能的,我一直把你当成哥们儿,今儿这东西我不能要。”

    “闰月,我买都买来了,你就收下……”

    两个人推来推去,正巧三婶子低头钻进来。

    “……村,村长也在啊?”三婶子磕巴着打了个招呼,李强赶紧把那瓶头油揣到自己兜里,生怕被三婶发现了。

    “三婶,我来找闰月说些租地的事儿,你们先忙,我改天再来。”李强看了眼闰月,见她瞅都没瞅自己一眼,手上仍然忙着。

    李强有些丧气,想起薇薇那句“好女怕缠男”,朝着三婶扯了扯嘴角,走了出去。

    “闰月啊,你对李强要是没那心思,就赶紧给人家个痛快话,可别耽误了这孩子,他老娘也不是好惹的。

    就算你们没什么事,他总来传出去也不好。”三婶凑近闰月,小声说道。

    “三婶我知道了,找个时间我跟他说。”

    秦关和刘香香回到镇上,直接到火车站买了一张去京城的车票。

    然后去了刘文魁家。

    薇薇听见敲门声,就知道是秦关回来了。

    她抢着从卧室跑出来,整理了衣服,头发。

    把门打开,就看见秦关铁青着脸,一句话不说,换了鞋进屋。

    “秦关哥哥……”薇薇跟进客厅,小心翼翼观察着秦关的脸色叫了一句。

    秦关和刘文魁夫妻俩打了个招呼,转头问薇薇“你去青牛村了?”

    “……”薇薇咬着唇,看着秦关点了点头。

    那模样又委屈,又乖巧。

    刘文魁老伴都看不下去了,轻轻推了秦关一把“好好说话。”

    秦关从兜里把刚买的车票掏出来“这是回北京的,你的病也没事了,就先回去吧。”

    薇薇一听秦关撵自己走,顿时急了“秦关哥哥,我不走,我等你一起。”

    “你不走,那我明天走。”

    薇薇求助的看向刘文魁老两口,两只手紧张的绞在一起。

    “秦关,要不就让薇薇再住几天?”刘文魁的老伴心里不情愿,可是就这么明着撵人走,又有点心里过意不去。

    刘文魁看看老伴没吱声,心里合计着家里的盘碗还够薇薇摔几天。

    秦关一脸坚决,薇薇知道他的脾气,他决定的事十八头牛也拉不回来。

    默默拿起茶几上的车票,薇薇看了看日期,是后天的。

    京城通往这里的火车,是隔天一趟。

    薇薇站起来转身回屋,趴在床上肩膀耸动着哭了一鼻子。

    然后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

    心里想着只要自己这一走,那秦关就彻底从自己身边消失了。

    不甘心,十分不甘心。

    屋外的刘文魁挠了挠头,想劝劝秦关,又不知说什么好。

    只吩咐老伴出去买点菜,晚上让秦关在家里吃饭。

    “不了,我从闰月那拿来点儿她用的肥料,去医院化验一下,看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成分。”

    刘文魁发现,他这外甥提到闰月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

    “对了秦关”刘文魁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镇医院的院长可是跟我说了,你研究出来那种治疗癌症的药物,他要走个后门。

    让你和药厂那边说句话,先给镇医院供应一部分。

    这没问题吧?”

    “舅舅,有您说话当然没问题,再说我这段时间也没少麻烦人家。

    您让他放心。”

    “那就好,那就好!”刘文魁心里一松,他这外甥是越来越争气了。

    当初他父母都是死于癌症,他就立志要攻克癌症。

    凭着自己的努力,如今也算小有成绩,哪像当初来自己这上高中的时候,整个人又瘦又小。

    终于是出息了。

    秦关离开舅舅家的时候,也没和薇薇打个招呼。

    他本身就没什么心机,现在知道薇薇是什么样的人,心里膈应。

    薇薇在屋里听着秦关走了,一句话也没有,就那么走了。

    想着自己还住在秦关舅舅的家里,觉得自己确实该回去了。

    可是出来一趟,把心上人弄丢了,她不甘心。

    更何况还是输给一个村姑!

    不行,不能就这么走了,就算离开,也不能让闰月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