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七十一章考虑考虑
    闰月看着秦关那神情专注的样子,对他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闰月,你好好考虑考虑,我表弟这人很不错的,他家也是农村的,家里父母早就生病死了。

    你看他是什么研究药物的科学家,可是一点架子没有,和那个薇薇不一样。

    你要是觉得还成,我就给你们牵个红线。”

    闰月不置可否,笑了笑转头去忙活。

    刘香香心里一喜“有戏!”

    再看看自己的表弟,眼里除了柿子,好像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

    刘香香走过去,朝他屁股上踢了一脚“你个书呆子,光知道看柿子,也不知道和柿子它妈说句话。”

    秦关捂着屁股站起来,一脸茫然“谁是柿子它妈?”

    刘香香朝闰月努了努嘴。

    “来的时候不是打过招呼了吗?”秦关脸上的茫然变成了委屈。

    “打个招呼就成了?

    你告诉姐,你对闰月的印象咋样?

    你别看你是科学家,要是同样找个学历高的老婆,这日子不定能过得下去。”

    秦关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表姐看得透彻。”

    刘香香对他这不带任何语气感情的吹捧不感冒“你给姐个痛快话?是不是看上闰月了?”

    “她……挺好的吧。”秦关的意思是,自己看上人家,人家不知道能不能看上自己。

    自己孑身一人,连个家都没有。

    人家闰月有大房子,还有这一大片产业,人又漂亮。

    都说门当户对,自己拿什么和人家当对?

    科学家的名头倒是叫的响,说白了也不过是一个工作而已。

    农村姑娘找婆家最是挑剔,像自己这种命硬的,不受人待见。

    老家那的农村姑娘又不是没人给介绍过,人家都不愿意跟自己过日子,嫌没有父母的帮衬。

    要不自己也不能渐渐的断了念想。

    闰月,能看上自己吗?

    “你过去,和她唠唠,这几天勤来几趟,要是感觉不错,这事儿包在表姐身上。”刘香香推了一把秦关。

    把他推向闰月的方向。

    谁知秦关走路都僵直了,就那么胳膊腿一顺边的挪了过去。

    张嘴第一句话就是“闰月,你这柿子秧上的是什么肥料?

    我化验了这土壤,没什么特别的,而且有些微量元素还很贫乏。”

    刘香香简直要一个跟头跌死,他就是这么利用自己给创造的机会的?

    看来这事自己是必须得参与了,否则这两人容易拜把子。

    刘香香走过去,就听闰月说“等你们走的时候,我把给柿子秧喷的药水给你拿上些。

    我就只用了那一种肥料。”

    好嘛,这俩人一个德行,绕这么大弯子,什么时候能聊到谈恋爱上去?

    刘香香走过去,瞪了秦关一眼,换了副笑脸问道“闰月,我那几个超市开始布货,这柿子肯定没问题,怕就怕再有人卖假冒的西红柿,咱们应该想个办法,做个什么防伪标识。”

    “防伪标识?那给西红柿贴上标签?”闰月一接话,刘香香就知道完了,这话题让自己带跑偏了十万八千里。

    秦关还一本正经的说呢“贴标签不行,你能贴上去,他们就能拿下来,要是把你的标签揭下来,贴到他们的柿子上去,那反倒说不清楚。”

    “那怎么办?”香香和闰月几乎异口同声。

    “总不能看着他们作假,把咱的柿子名声败坏了。”假柿子不好使,没有治病的功效,真正的柿子肯定要受牵连。

    而且刘香香知道,这世上肯定有比大山那两口子聪明的人。

    那手段肯定也不一般的高明。

    “我在京城倒是看过一种苹果,那上面都带字的,比如寿字,囍字,平安之类的。

    都是用到特殊场合,那种卖的也贵,倒是不错。”

    “那字是刻上去的,还是写上去的?”闰月还没听过这个,顿时大喜。

    “不是刻的,刻的有疤,也不是写的,写的能擦掉,就像……”秦关四下看了看,突然发现自己身边有个柿子,是闰月打药的时候,那柿子上有一块被叶子挡住了。

    挡住那部分,颜色就淡些。

    “就像这种,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颜色暗淡些。”秦关指着那个柿子对两人说道。

    “颜色暗淡些。”闰月蹲下去看,脑子里想着怎么能在打药的时候,不把整个柿子覆盖了。

    没有药的地方颜色要浅,和阳光照射是一样的道理。

    刘香香在一边这个心急啊,自己不是要做媒的么?

    怎么说着说着,又说到柿子上去了。

    看那两人一副拧眉思索状,完了,今天丘比特那小孩要歇菜了。

    “带字,洗不掉那就是印上去的,阳光照射不均匀……”闰月眼前一亮,顿时有了主意。

    要是把这片遮挡的叶子,变成秦关说的那种字,那这柿子可不就有了洗不掉的印记了么。

    闰月刚刚想到,还没等说出来,就看见李强又来了。

    李强一进大棚,看见秦关和闰月说话,他顿时有些紧张。

    防不胜防啊。

    怎么这秦关的存在感,比自己刷的还勤快。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怎么觉得这月亮越来越虚幻了呢。

    “闰月,忙着哪?”李强勉强挤出个笑脸,就像没看到其他两人似的。

    “哦,村长有事?”闰月刻意叫了句村长,就是想让李强知道,他们俩关系没有那么近。

    “没事,就是过来看看。”

    刘香香不乐意了,这人可真逗,没事去哪不能看?

    这里死热的,有什么好看的。

    想要找个茬,把李强赶走,香香又找不到理由。

    “秦研究员,今天没把对象带来?”李强笑眯眯看着秦关,想要在闰月面前把他揭穿。

    “对象?哪里来的对象?”秦关傻乎乎反问。

    刘香香也赶紧接茬“就是,我表弟哪有对象?”

    李强仍旧笑,他看了看闰月的脸色接着说道“就是那个叫薇薇的。”

    “薇薇?她是我学妹,比我低一届,我们没什么关系。”秦关开始皱眉,这事儿让闰月误会了可不好。

    “那不对呀,那天薇薇来,亲口和我说,你们在京城都相处了三年了,说大家伙都说你们俩是什么神仙眷侣,她总不会瞎说吧?”

    李强話一出口,大棚里几个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