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六十九章秘法
    李强娘在村人的指点下,把李强找回来。

    一路上李强还在琢磨,京城来的姑娘会是谁?

    自己好像不认识什么京城的人。

    再看娘美得,眼睛鼻子嘴都挤到了一处,李强无语。

    老娘现在看哪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姑娘,都像看儿媳妇,基本上做了病了。

    李强到家,看见薇薇那张脸愣了一下。

    可是关系又不熟,不能提醒。

    只好忍着笑问了句“薇薇同志,找我有事儿?”

    “这孩子,不会说话,没事就不能找你说说话?

    闺女别走,中午就在家里吃饭,大妈现在就去买菜。”李强娘临出门,还特地把屋门关了。

    她巴不得发生点什么,儿媳妇就有了着落。

    “娘,这么热的天儿,关什么门!”李强站起来,把门打开,连她娘的后脑勺都没看见。

    这老太太跑的可够快的。

    再次坐回去,李强不敢看薇薇的脸。

    主要是怕忍不住笑。

    “李村长,我今天来是因为闰月的事儿。”

    薇薇一提闰月,李强心里一凉,脸上的肌肉都僵硬了。

    心里某处还有点疼。

    “闰,闰月怎么了?”那天娘去找事儿,好像秦关和薇薇就在。

    李强的脸红了红。

    “李村长,要说你们农村人就是保守,追求自己喜欢的人,怎么还那么含蓄?

    把金戒指放到猪油里,也亏你想得出来……”薇薇坐直了身子,完全没有了秦关在身边时的小鸟依人。

    “这追女孩你就得胆大,敢表白,人这一生重大选择就那么几次,每一次都至关重要。

    要是错过了,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你不后悔?”

    李强重重的点了点头。

    见李强认同,薇薇接着说道“你们这里的风俗我不懂,这要是在我们京城,喜欢就当面表白。

    这俗话还说,好女怕缠男,像李村长这么优秀的青年,在卧虎镇也是数一数二的吧?

    她闰月有什么?扣了几栋大棚还不就是个种地的?

    她凭什么眼界那么高……”

    或许是觉得自己的话有点说错了,薇薇喝了一口加了蜂蜜的水,接着说道“这要想得到一个女孩子的心,就得送礼物,就得总在她面前晃,刷存在感。

    要不你知道谁会趁虚而入?”

    李强猛地想到秦关。

    他看闰月的样子,就像看见漂亮的花朵,有点挪不开眼睛。

    他终于懂了,这薇薇是暗中跟自己传递消息来了。

    看样子自己的感觉没错,那个小白脸要对闰月下手。

    都这时候了,自己还矜持什么?

    再矜持闰月就被拐跑了。

    薇薇的两片局部脱色的红唇,还在一张一合,说着什么。

    李强只机械的点着头,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

    他只记得薇薇说的最多的一句“男人要主动!

    你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子跟你说,来呀追我呀!

    她能好意思?

    更何况你娘还不同意,那天闹了那么一场。

    你要是再憋着,那媳妇可就是别人的了。”

    “原来闰月是喜欢自己的,那今天薇薇来,应该是闰月让她来的。”李强心里这么琢磨,嘴上却没问。

    薇薇把一杯水喝完,红了脸含羞带怯道“实际上我帮你也是帮我自己,我和秦关哥哥在京城已经……住到一起,不过他不让我往出说。

    所以闰月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她对秦关哥哥有非分之想也可以理解。

    城里来的研究生嘛,又有文化,谁不稀罕?

    这我不怪她。”

    闰月居然也对秦关有了好感?李强终于不淡定了。

    外边响晴的天儿,他怎么觉得要来暴风雨了。

    送走薇薇,李强对自己做了个总结,是自己不够主动。

    闰月每天那么忙,自己这边还端着,端着,这不明摆着要端黄了吗?

    还整出猪油藏戒指这一招,成了村里人的笑柄。

    自己可真够蠢的。

    收音机里有首歌总是在唱,爱要大声说出来。

    自己说了吗?见了闰月就成了锯嘴葫芦,也难怪她看不上自己。

    李强朝自己脑袋上敲了一拳,村里的事自己解决的游刃有余。

    怎么到了闰月这,自己就没辙了呢?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可害羞的!

    差点让脸皮薄害了自己。

    不行,得去找闰月。

    李强迈步出屋,正赶上老娘拎了一刀肉回来。

    足有三斤的样子。

    肥肉膘一巴掌厚,这老太太真是豁出去了。

    “儿子,京城来的姑娘呢?

    娘金今儿中午给你们包肉丸饺子吃,她在哪儿住?不行今天就别回去了。”李强娘歪着头,朝屋里看,没见有人,回头问李强。

    “走了”李强急着走,也没和娘细说。

    “你这死小子,怎么不留住人,就让她走了,让她走了!”老太太使劲朝儿子背上拍了两巴掌。

    心里怨他不争气,留人都留不住。

    “娘,腿长到人家身上,我说留就能留住?

    再说人家是京城来的,那心高着呢,你还能留住?

    她走了不要紧,咱娘俩包饺子吃,多包点儿……”李强把闰月爱吃饺子那句话咽回去。

    “村里还有事,娘我先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溜之大吉,直奔闰月的大棚而去。

    李母心里酸溜溜的,洗肉剁馅,边剁边骂“可惜了这么肥的肉,那姑娘没福,吃不到嘴!

    都是那个闰月害的我儿子娶不上媳妇,娶不上媳妇!”

    菜板咣咣响,骂声也一同被剁碎。

    李强赶到大棚的时候,闰月打完了药,正坐在一边和三叔商量“天气热了,这大棚上的塑料该取下来,等天凉了再覆上。”

    “等明天把香香老板的柿子发出去再说,我看有两棚的柿子已经成熟了,她一次能要那么多?”三叔有点怀疑香香的能力。

    “她心里应该有底,这柿子要是在别的乡镇打开局面,咱们这大棚还不知道能不能供的上货呢。”闰月擦了擦脸上的汗回道。

    “咱这生意越做越大,要是诗婷毕业能回来帮咱一把就好了……”三叔忧心忡忡。

    “念大学的人,谁愿意回到咱这穷地方,要是在外面能找到好的工作,在外面发展也不是不可以。”

    “狗还不嫌家贫哩!”

    三叔把烟袋锅往地下磕了磕,神情有些落寞。

    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这样,闰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闰月!”李强就在这时乐颠颠的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