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六十八章花猫脸
    “对,就是警告你!

    你以后离秦关哥哥远点,你一个村姑,别痴心妄想能嫁到京城去。

    还是老实守在这青牛村的一亩三分地,好好种你的地算了!”

    薇薇两只胳膊环抱在胸前,下巴微微上抬,眼睛看着爬到棚顶的柿子秧。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跟柿子秧说话。

    “嫁到京城去?”闰月才没这么想过。

    京城有什么好?车多,人多,竞争大,累!

    在这里多好,自己就是这山水田园上的主人。

    想种什么自己说了算,又不用看那些植物的脸色。

    不过……人家耀武扬威的威胁到家门口,闰月也不是吃素的。

    “你这话,秦关知道吗?

    我得问问他,他是不是也这么想?”闰月说的云淡风轻。

    听在薇薇耳朵里却无异于一场飓风。

    自己来找闰月的事,可千万不能让秦关哥哥知道了。

    要是把他弄生气了,再赶自己走可怎么办?

    那不就更给它们俩创造机会了么。

    “闰月,你脸皮可真厚,我都说到这个程度了,你还不死心?

    你看看你自己,像个什么样子?秦关哥哥可是研究生,是搞科研的,你往他身边一站都拉低他的层次。

    再说我家里可是京城户口,将来能给秦关哥哥在京城落户。

    你一个村姑能给她什么?

    你见过什么?你看看我这裙子,这口红,这化妆品,还有我大学在读,准备考研的学历,哪样是你能比的?

    所以你最好识相点,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离秦关哥哥远点。”

    “是吗?”闰月看着薇薇因为生气,和大棚里闷热而红红的脸,她额头上已经冒出汗珠“你都说我是癞蛤蟆了,好不容易见着天鹅,吃不到也尝一口,又不亏!”

    “你!”薇薇跺脚“程闰月,别以为你有几栋大棚就了不起,秦关哥哥不一定看得上你!”

    “那你今天来找我干什么!

    说不定他和你想的不一样呢?”闰月气死人不偿命,嘴角仍旧微微上翘。

    似乎看薇薇生气是一件很让人享受的事情。

    “程闰月,在京城追秦关哥哥的姑娘得有一个排,他连正眼都不看一眼,你以为你是谁?他能看上你?”

    “那可不好说,你在我面前不是都没有自信吗?

    要不你今天也不会背着他来找我。”闰月往喷壶里打了点儿气,她气薇薇是干着活顺带的事,好像消遣。

    薇薇确是真的动了怒。

    她没想到面前这个村姑,是从哪里来的底气。

    在自己这个城里人面前,不是该自卑吗?

    不是该抬不起头吗?

    不是该说话都怯怯的不敢看自己吗?

    可是闰月怎么不是这个样子的?

    “闰月,我看那个村长李强对你就不错,还把金扳指放到猪油里送给你。

    也算有心,你们俩也般配,实在不行……”

    “不行,我的事你管不着,你要是研究柿子我不拦着,要是来找事儿的,我劝你尽早离开,别惹我生气。”闰月恼了。

    她一恼,薇薇想起那天她把狼群引走的事儿,额头上的汗直接流下来。

    薇薇用手背把汗擦掉。

    闰月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这让薇薇很是恼火,又拿她没办法。

    看着闰月那白净的脸,因为在大棚里空气潮湿蒸的越发细腻光洁。

    薇薇咬牙切齿,恨不得给她戳出几个麻子坑儿来。

    “闰月,你信我的,你和秦关哥哥真的不是一路人,你别耽误了他。”薇薇见来硬的不行,就打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谁知闰月根本就不给她机会,“你怎么就认定我能耽误他?

    没准我们是一路人,他不是在研究我的柿子吗?

    要是真研究出什么来……”剩下的话闰月不说,看着薇薇笑。

    薇薇心里咯噔一下,汗水滴滴答答涌出来。

    她扯着胸前的衣服使劲呼哒,想要降降温。

    汗水一多,薇薇后背的衣服湿透了,脸上的妆也花了。

    画上去的眉毛脱了妆,眼线顺着眼尾拉下来。

    睫毛膏沾到下眼皮上,黑乎乎一片。

    脸上的散粉被汗水冲出道道儿,粉底也浮了起来。

    整个人看起来脏兮兮的。

    正巧三婶子过来找闰月,看见薇薇这个样子,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儿。

    可是看闰月面带笑容,觉得这事可能跟闰月无关,也没多问。

    薇薇见三婶来了,和闰月也谈不下去了,转身就走。

    看着她扭动着腰肢走出大棚,三婶才反应过来,小声问闰月“她,她这是怎么了?

    怎么整成个花猫脸儿,是要演戏还是干嘛?”

    “闲的,像咱们一天这么忙,哪有闲心搞事情!”

    闰月不想多说,三婶子也不好问。

    只叹了一句“看着挺好的姑娘,怎么脑子不灵光,那脸上糊的不难受?”

    薇薇出了大棚,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脸已经花了。

    她想了想,觉得自己不能白来青牛村一趟。

    秦关那边自己不敢去说,要想解决问题,还得从闰月这边下手。

    看看腕上的上海牌手表,她下了下决心,直接朝青牛村里走过去。

    得找李强唠唠,只要他追到闰月,那自己就不用担心了。

    打听着来到李强家门口。

    薇薇趴在半开的大门叫了一声“李村长在家吗?”

    李强娘听见声音陌生,就迎了出来。

    上下打量了薇薇,见这姑娘除了脸上涂的乱七八糟,身材还不错。

    还是找儿子的,她顿时老脸堆笑“姑娘你从哪儿来啊,大妈好像没见过你?”

    “您是……”

    “哦,我是村长李强的娘。”

    “啊,大妈你好,我从京城来的,找李强有点事情。”

    李强娘简直要乐开花了,从京城来,难怪这脸和别人画的不一样。

    京城来的姑娘找儿子,看来儿子这名声传的可够远的。

    “进屋,快进屋!李强刚出去,我这就去给你叫。”

    李强娘把薇薇让到屋里,给倒了杯水,又把家里放了许久的水果糖拿出来。

    虽然那糖天气热有些化了,糖纸都被浸湿,可毕竟是甜的,总不能给人家姑娘拿烟抽。

    李强娘忙完,两条腿紧倒腾,跑出去找李强。

    还见人就显摆“家里来了个京城的姑娘,说是找我儿子,你们见了他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