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六十七章农村人
    薇薇计策没成,心里懊丧的不行。

    而且刘文魁老两口对她,再也没有了以往的热情。

    薇薇心思细腻,不会感觉不出来。

    她为了讨好老两口,甚至主动抢着做家务。

    两天之后,非但没见到秦关,把刘文魁家的碗碟,也摔了个七七八八。

    京城里的大小姐,哪里做过这个!

    搞得她再要去厨房,香香妈吓得都冒出一身冷汗。

    也就是她们家条件好,摔个碗了碟了不太心疼。

    这要是在农村,那些老太太们连碗茬都舍不得扔,得等着锯锅锔碗锯大缸的过来,补上再用。

    刘文魁家的饭碗,纵使没碎的,没个碗沿上也都有磕碰的痕迹。

    这个掉块茬,那个豁个口,没坏的也裂了纹。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啪嚓”裂开。

    看着薇薇出去了,刘文魁也不淡定了,趴厨房门口老伴“这丫头没说什么时候走?”

    “没说,你还看不不出她的心思?

    你外甥不走,估计她就得在这陪着!嘶……”老太太一个溜号,手被碗茬割了个口子。

    “赶紧,赶紧过来我给你上点药,可别发炎了!”刘文魁带上老花镜。

    把老伴扯到沙发上坐下。

    拿出消毒水,绷带,给老伴处理伤口。

    一边包扎一边还说呢“这孩子,简直,简直就是来败家来了。

    也不知秦关是怎么想的,要真娶这么个玩意在家里,那日子还有法过?”

    “秦关对她没兴趣!”香香妈想也不想就说道。

    “这都两天了,秦关没回来,连个电话也没有,就让薇薇一个人在咱这里住着。

    要是真有那个心思,他舍不得。

    你没见薇薇一直心不在焉的吗?我听她总是叹气。”

    “他不回来没事,估计薇薇这是去医院看他去了。

    这大地方来的年轻人,做事从来不在意别人看法。”刘文魁摇头叹气。

    “要我说啊,这薇薇还不如闰月,要是闰月能看上咱秦关,那可比薇薇强多了。”香香妈看着编成蚕茧的手指头,觉得老头子有点小题大做。

    秦关自从上高中就在刘文魁家住了三年,老两口没儿子,把秦关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

    眼看着秦关二十大几的人了,一天只知道研究药物,搞实验。

    生怕他因此耽误了。

    “这事儿咱就别操心了,我看秦关没往那方面想,顺其自然吧。”刘文魁抢着去厨房,帮老伴把剩下的活干完。

    老两口觉得薇薇肯定是去看秦关了。

    薇薇确实去医院看秦关了,不过她没见着。

    因为秦关进实验室的时候,就锁了门。

    今天的实验比较重要,不能让任何人打扰。

    薇薇敲实验室的门,一直敲了有十分钟。

    后来还是院长过来,客气的告诉她“秦研究员进去前吩咐过了,任何人都不要打扰他。

    你要是有事,就等他出来说吧。”

    “我……”薇薇想了想,自己想说的事,对自己来说确实很重要。

    可是对专注研究的秦关来说,不知他怎么想。

    就算他也有这份心思,也有可能因为自己执意打扰他,而把事情搞糟了。

    以前又不是没有过。

    在京城的时候,他一头扎进实验室,因为天气太热,自己给他买了一根奶油冰棍。

    敲门送进去,被他训斥一顿,那还不是什么重要的实验呢。

    想到这,薇薇只好转身离开。

    离开了又想到自己没地方去。

    干脆找了个卧虎镇特有的摩的,薇薇要去青牛镇见闰月。

    她想知道闰月是不是对秦关也有心思。

    这一路她都觉得自己有点悲哀,一个堂堂的有京城户口的姑娘,居然和一个农村人争风吃醋。

    这事儿传出去,在自己的朋友堆里,不知得多丢人!

    那是后话,眼前的事必须得解决了。

    闰月的大棚近在眼前,屋脊似的棚顶一座挨着一座。

    薇薇深吸一口气,下了摩的,掏出一块钱,告诉那个中年人上午十点再来接自己。

    高跟鞋在土路上左扭右晃。

    走过的地方是一个个的小坑。

    今天为了见秦关,薇薇还特地打扮了,画了浓妆。

    现在来找闰月正好,那个村姑见识过什么,让她觉得跟自己有差距最好!

    走到闰月常在的大棚门口,薇薇叫了一句“闰月在吗?”

    “在,进来吧!”闰月正用手里的喷壶,给柿子秧打药。

    昨天刘香香来说过了,她的“香香特种蔬菜水果店”又开了三家。

    这几天需要布货。

    明天她就会打发人来拉柿子,让闰月提前做好准备。

    棚里的柿子已经结到鸡蛋大,黄瓜也有手指粗细。

    想要让它们成熟,也就一壶药的事儿。

    要不是怕吓着在这里干活的村民,闰月早就让它们上市了。

    另几个棚子里的桃花,也在次第开放。

    闰月对此的解释是“那桃树买的时候就到了生长期,可以结果的。

    可是挪了个地方,再缓缓苗,这花就开晚了。”

    薇薇钻进大棚,一股热浪迎面扑来,还夹杂着一股柿子秧的味道,好像是药味儿。

    薇薇揉了揉鼻子,感觉身上开始汗津津的。

    幸亏今天穿了条连衣裙,否则更热。

    闰月仍旧长衣长裤,衣服很旧也不合身。

    手里拿着个喷壶,水雾放到最细,正对着柿子秧仔细喷着。

    见薇薇进来,闰月只瞄了她一眼,继续看柿子秧,“又来搞研究了?你们自便!”

    薇薇站直身子,挺了挺胸脯,“秦关哥哥没来,我自己来的。”

    “哦。”闰月只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薇薇从她脸上看不出失望或者开心,表情和秦关如出一辙——贼,屌!

    还冷!

    秦关哥哥这样是因为他真有本事,眼前这个人凭什么?

    一个村姑而已!

    打扮还那么土气!

    “我来找你有事说。”薇薇十分有底气的提高声音说道。

    “说。”闰月掰掉一个柿子叉,换了棵秧继续喷。

    “秦关哥哥和我,是研究生里公认的神仙眷侣,我们好了三年了。”

    闰月终于瞄了薇薇一眼“和我说这个有什么用?”

    “我发现,你对秦关哥哥好像有意思,特地来警告你一下,这段时间离他远点儿!”

    “你警告我?”闰月气笑了,薇薇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地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