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六十六章心机婊
    薇薇和秦关回镇里的路上,一句话也没有。

    她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秦关哥哥喜欢上闰月了。

    从他看闰月的眼神,那笑脸,那说话的语气,都能看出来。

    薇薇相信女人的第六感。

    他一个乡下人凭着脑子够用,拼进京城。

    这简直是一步登天了。

    要是能娶上自己这个京城户口的姑娘,那后半生就可以在京城生根发芽当个城里人。

    真不知他心里怎么想的,来了青牛村一趟,居然喜欢上一个村姑!

    自己还抵不上一个村姑吗?

    薇薇越想越气,冷着脸用眼角瞄了秦关一眼。

    见他仍旧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

    平日里就这个德行,冷头冷脸,看他一眼简直能生出冻疮。

    他也笑,可是那笑仅仅是对着闰月的时候。

    原本闰月治好了自己的病,薇薇心里还是挺感谢的。

    救命之恩啊,她又不是个没长心的。

    可是要是秦关喜欢上了闰月,她这份感激便被仇恨替代了。

    心上人和自己的命同样重要!

    车子开到刘文魁家楼下,秦关只对薇薇说了句“你上去吧,我还要去镇医院检测下这柿子叶的成分。”

    “秦关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薇薇眼神凄婉哀怨。

    “我还得一段时间,你的病已经好了,想家你就先回去。”秦关连头都没回,只从后视镜里瞄了薇薇一眼。

    “……”薇薇咬唇“那秦关哥哥你今晚能回来早些吗?”

    秦关每日守在镇医院的检测室里,回来的很晚。

    薇薇和刘文魁老夫妻俩又不熟。

    晚上无聊,她只能守在电视机前看射雕。

    一集连着一集看,却几乎没等到秦关回来过。

    他就好像不知道累一样,都是天快亮了才回到刘文魁家。

    薇薇早起才能看到他。

    “不确定。”秦关只有这一句。

    好像多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对自己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淡。

    薇薇心里十分不安。

    回到刘文魁家,老两口的客套让薇薇更加无所适从。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薇薇连电视也没心情看。

    早早就上了床,又睡不着翻来覆去烙大饼。

    老年人睡觉早,很快客厅里熄了灯,没了声音。

    薇薇终于睡过去,也不知什么时辰,她被尿憋醒了。

    去了趟卫生间,再回来的时候路过秦关的房间。

    借着月光,薇薇看见秦关的房门开着,床上有个人睡得正香。

    “秦关哥哥回来了?”薇薇心里大喜。

    秦关是块石头,自己捂了三年,也没热乎。

    现在机会来了。

    他的心是得不到了,原本还有机会,可是自从出现个闰月,自己更加没希望。

    难得他把自己带出来治病,要是不趁这个机会把秦关哥哥牢牢拴在自己身边,那自己病好了又如何?

    薇薇下了下决心,豁出去了,舍不出名声,套不住秦关!

    她蹑手蹑脚走进秦关的房间,轻轻关了屋门。

    然后慢慢上了秦关的床。

    躺在秦关身边,她一动也不敢动。

    明天秦关要是问起来,自己该怎么说?

    说自己屋里太热?不行,老两口的空调就装在自己屋里。

    怕自己热,特地安排的那个屋子。

    那就说……自己去卫生间回来,黑灯瞎火的走错了。

    薇薇在黑暗中露出得意的笑,听着身边人均匀的呼吸声,十分安心的进入了梦乡。

    这也算是同床共枕吧?明早一醒过来,秦关就算不认,自己也得让他认下来。

    心不心不要紧,先得到人再说。

    一夜好睡,第二日天刚放亮,身边的人翻了个身,然后就听“妈呀!”一嗓子!

    这嗓子把薇薇吵醒,她猛地坐起来,抱着被子不可置信的看着香香妈“大妈,怎么……怎么是你?”

    她问的是怎么是你?而不是你怎么在我这?

    “薇薇啊,你可吓死我了,你怎么跑这屋来了?”香香妈捂着胸口,受惊不小。

    “啊,我,我半夜去了趟卫生间,回来不知怎么睡到这屋了?

    应该,应该是走错了。”薇薇暗自庆幸自己昨晚就想好了理由。

    否则可要丢大人了。

    “走错了?幸好昨晚秦关没回来,这要是他回来……唉!”

    会是走错了吗?香香妈不信,薇薇的房间就在厕所旁边。

    秦关的反而距离厕所远。

    昨晚自己嫌老头子呼噜打得响,就躲到这屋来睡一觉。

    本来是开着门的,秦关回来一开灯就能看见自己。

    可是现在房门是关着的,而且薇薇后上的床,床上有个人她不知道?

    知道还躺一边睡了一夜,这要是秦关在……

    香香妈想想都后怕。

    薇薇喜欢秦关,他们都看得出来,可是秦关却好像对她没什么感觉。

    这要是昨晚睡到了一个床上……香香妈一个激灵。

    “我去做早饭。”她出了屋子,悄悄给闺女挂了个电话。

    告诉她“你家里地方宽敞,给秦关安排个住处,不能让他们俩一起住在咱家,这闺女心眼太多。”

    薇薇做梦也没想到,同床共枕一夜的,是个老太婆。

    计划落空,气的她早饭都没吃多少。

    秦关回来的时候,两只眼红红的,看样子又熬了一个通宵。

    “秦关哥哥,你快去歇着吧,以后做实验带上我,我能帮你些忙的。”

    她没说自己昨晚闹的大乌龙。

    香香娘也默契的没说。

    老头子这个外甥难得来家里一趟,再说她也不知道这俩人是不是真的没搞对象。

    大城市的年轻人都开放,还是不问的好,免得尴尬。

    让薇薇没想到的是,当晚香香娘就告诉她“秦关说他去他表姐那里住,那边离医院近,晚上回去也方便。

    你就安心在这里住着,要不我们老两口在家也没意思。”

    这老太太肯定是故意的,她对昨晚的事起了疑心!

    薇薇明知香香妈的意思,又不能说出来,只好嘴上答应“也好,那就麻烦舅舅舅母了,住不几天。我们可能也该回去了,秦关哥哥参与研究的项目,挺重要的。”

    “嗯,不急,既然来了就安心住着,你们都是忙人,出来一趟不容易。”香香妈嘴上说的客气,却没有了往日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