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六十五章真相
    闰月面对李强娘的逼问,也是没辙。

    她转向李强“村长,那猪油确实丢了,我一口都没吃,也没见什么金扳指。

    可是又怕你不信,所以我一直说吃完了。”

    李强见闰月一脸为难,也不像说谎的样子。

    “闰月,丢了就丢了,我没怪你!”闰月拿不出来东西更好,自己再找媒婆去她那一趟,要是能把亲事定下来,倒因祸得福了。

    谁知李强的老娘却不同意,听儿子这么一说,她顿时急了“不行,闰月你得赔!

    我也不多要,连同猪油一起,一千块钱,你给我拿来!”

    “你们这是讹人吧?实在不行报警。

    让警察给找,看东西到底是谁偷的。”刘香香实在看不下去,光说猪油里有金子,谁见了?

    这农村人的善良朴实哪儿去了。

    特别李强,还是村长呢,怎么就想出往猪油里放东西这个法子?

    那金扳指不脏吗?

    侯三儿原本躲到了人群后,想要借机逃跑。

    可是看着李强娘逼着闰月要东西要钱,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闰月没少帮自己,现在自己媳妇也娶上了,儿子也要有了。

    说起来都是那坛猪油的功劳。

    自己的孩子怎么来的,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是吃闰月西红柿的结果。

    而且闰月还给自己安排个工作,让自己现在的小日子过得美滋滋。

    自己现在倒是改邪归正了,却怎么也没想到,那金扳指不是闰月自己藏的。

    是李强娘那个老泼妇的。

    这要是报警,被警察查出来,自己好不容易到手的好日子可就没了。

    真要是因为偷窃罪被判个三年两年的,自己的家还不就散了?

    名不名声他不在乎。

    他不知道媳妇能不能等他回来,要是她带着孩子再改嫁,自己的儿子可就管别人叫爹了。

    侯三儿后背如蜿蜒的蚯蚓,流下一溜冷汗来。

    这时候,闰月把刚刚卖柿子的钱拿出来,就要给李强娘。

    李强扯着他娘不让拿,母子俩撕扯着,李强披着的衣服掉到了地上也顾不得捡。

    “给钱,要不就把金扳指还回来!”李强娘嘴里叫喊着。

    “闰月,不行报警吧,你给了钱不就证明你拿了东西么?”秦关在一旁劝道。

    “对,报警!”

    “这叫什么事?村长怎么想出这么个法子来?”

    “猪油里藏金戒指,这事儿也就村长能干出来。”

    “不知是哪个天杀的贼,偷人家的猪油吃,也不怕噎死,生个孩子没屁……”

    侯三儿心里一个激灵。

    他自己缺德事干多了,倒是不怕,要是报应到孩子身上……

    他扒开人群走进去,高声喊道“好了,都别吵了,那猪油是我偷的!

    金扳指也是我拿了,你就说怎么办吧?”

    说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屌样,还抛了抛手里的西红柿。

    “三哥,真是你拿的?”闰月没想到侯三儿能站出来担责任。

    “是我拿的!一人做事一人当!”

    “那金扳指呢?”李强娘问。

    “卖了!”侯三儿甩了甩头发。

    “钱呢?”

    “娶媳妇过日子了。”

    “你个死侯三儿,你还我的金扳指,那可是我们家祖传的!”李强娘对这个滚刀肉没法,气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哭。

    “什么扳指是没有了,卖了八百多块钱,至于荤油我吃了,大不了把戒指钱给你,荤油熬了再给你一坛。

    你同意就跟我去取钱,不同意就算了。

    反正扳指是要不回来了。”侯三儿又拿出以前的无赖样。

    人群一片嘘声。

    原本还猜,这侯三哪里来的钱娶媳妇,现在真相大白了。

    没想到侯三儿居然能承认,也算良心发现。

    “算了,侯三儿都说赔钱了,报警金扳指也回不来。”

    “就是村长,这事儿算了吧,这阴差阳错的也算成全一家人家,也算阴德一件。”

    “老李太太,你还不去侯三儿家拿钱,等他反悔,钱也没有了。

    就算让他坐牢,你还不是啥也没得到?”

    “可不,八百多块钱不少了,侯三儿肯给,你就知足吧。”

    李强娘止住哭声,原本这扳指也是要卖的,现在侯三给卖了个好价钱,也不算亏。

    她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侯三儿,去你家取钱去!”

    李老太太跟在侯三儿屁股后走了。

    李强捡起地上的衣服,满脸尴尬“闰月,这事儿以后我再跟你解释。”

    闰月这里出了这么一场闹剧,秦关也不好留下来继续研究。

    他跟闰月要了几片西红柿的叶子,又拿回去镇医院的化验室。

    侯三家当晚就传出来吵架的声音。

    当然,一直是侯三儿老婆在骂,骂完了侯三骂祖宗。

    侯三儿一个劲赔礼道歉,哄了半宿,他老婆才看在手上金戒指的份上,决定“以观后效。”

    猪油的事真相大白,闰月觉得自己得跟李强说清楚。

    对人家没心思,不能让人误会。

    当天的活干完以后,闰月特地去了李强家一趟。

    李强娘看见闰月,脸上的肌肉抖了抖,勉强牵了牵嘴角“你又来干什么?!”

    “我找李强有点事儿要说。”闰月朝屋里看了看,见李强好像不在家。

    “程闰月你还真不死心啊!

    这是缠上我儿子了是吧?”李强娘恶狠狠说道。

    “……”闰月简直不知说什么好,真不知道这老太太哪里来的自信,怎么就认为是自己缠着李强呢?

    “我告诉你程闰月,要想进我们李家的门,第一不能要彩礼。”

    “哦”闰月随口应了一句,表示明白了。

    “第二,得无条件听我们母子的话。”

    闰月不吭声。

    “第三,嫁妆不能少了,进门之后家务活全得包了,我儿子是村长,公家的事忙着呢,家里活不能让他干!”

    闰月点了点头“挺好。”

    “第四,得孝敬我这个老婆子,我把儿子养大不容易!”

    闰月仍旧点头“应该的!”

    说完转头就走,这老太太是以为自己非他儿子不嫁,跟自己谈条件呢。

    “程闰月,你要是能做到这几条,我才允许你进门!”李强娘觉得自己把闰月拿捏住了。

    这样才好,儿子满意,自己也挫了她的锐气,让她听自己的话。

    谁知闰月回头一笑“谁说要嫁给李强了?

    你就按这条件给你儿子找媳妇吧。”

    “你……”李强娘气个倒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