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六十四章骗人
    众人转头去看,见一个老太太,指着这边边走边骂。

    她一张大脸上顶着一丛小鼻子小眼,就跟一块大发糕上,嵌了几个豆一样。

    是李强的娘。

    闰月心里奇怪,自己好像没惹到这老太太吧。

    她怎么骂骂咧咧就来找自己了?

    侯三儿正好来闰月这里给怀孕的媳妇买柿子。

    看见这一幕,他小声问闰月“闰月,你怎么得罪她了?

    这赖皮缠可不是好惹的。”

    闰月苦笑“我哪里知道!”

    秦关皱了眉看着来人,薇薇则抱着胳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打的越热闹越好,这样秦关哥哥对闰月就没有好印象了。

    李强娘快速走到闰月跟前儿,小眼睛瞪得溜圆。

    看样子很是愤怒。

    “闰月,你把俺家的东西拿来!

    你不想和我儿子搞对象,还收俺家的东西,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东,东西?啥东西?”闰月被李强娘说的有点蒙。

    是那坛荤油么?自己除了收了李强一坛荤油,好像也没要他们家的东西啊。

    “程闰月,你还装!今天你不把东西拿出来,老娘可就把你的脸皮扒下来,让大伙看看你是什么货色!”

    她嗓门大,在棚里干活的人也都钻出来看热闹。

    偏偏这时候,薇薇在一边温声软语劝道“闰月,你拿了什么就给人家吧,你看看这大妈急的……”

    “薇薇你闭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跟着掺和!”刘香香斥了薇薇一句。

    薇薇一脸委屈,又看着秦关道“秦关哥哥,我就是替这大妈着急,你看她丢了东西多可怜。”

    “事情没弄清楚,你一个外人又不知情,最好少说话。”秦关语气有点严厉。

    “哦!”薇薇低了头,期期艾艾的闭嘴。

    “大妈,你究竟丢了什么东西?光说让我拿出来,你说明白好不好?

    我闰月行得正走得端,好像没收你们家什么东西吧?”

    “程闰月,你个不要脸的,还不承认!”李强娘老母鸡样就要往闰月身前扑。

    秦关一下子把闰月护在身后“有话好好说……”

    怎奈,秦关遇上李强娘,就是秀才遇见兵。

    李强娘没扑到闰月,心里来气,一巴掌扇到秦关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

    李强娘使劲甩甩自己的手。

    “娘,你到底要干什么?”匆匆赶来的李强,红着脸扯住他老娘。

    “正好,儿子你来了,你说,你是怎么把咱家的金戒指给闰月的?

    不对,是金扳指!”

    人群瞬间安静。

    李强嗫嚅着叫了声“娘,咱先回家,这事儿以后再说。”

    “慢着!”闰月叫住李强“你娘说什么?金扳指?

    我什么时候见过你们家的金扳指?

    你们娘俩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李强一看闰月生气了,赶紧解释道“闰月,这事儿怪我……”

    “儿子,你又中了什么邪?

    明明是她拿了咱家的东西不承认,你怎么说怪你?”李强娘歇斯底里,自己的儿子怕是着魔了。

    让他看对象他不去,还说闰月已经收了他的东西,是同意和他搞对象了。

    可现在人家根本不承认,还说没见到东西,这不明摆着是要把东西寐了,欺负自己儿子老实吗?

    “李强,今天你们娘俩当着大伙的面把话说清楚,没有这么往人头上扣屎盆子的!”

    闰月也来劲儿了,当着村民和香香姐,还有秦关的面,这么冤枉自己怎么行!

    要是自己真的拿了,她骂也就骂了,可是自己连那个什么金扳指,看都没看过好吧。

    “闰月,我不是送了你一坛猪油?”李强刚一开口,就听“啪嗒”一声。

    侯三儿手里的柿子掉到了地上。

    他赶紧弯腰捡起来,歉意的笑笑,示意李强接着说。

    李强脸色愈发红了,看了看他老娘,无奈道“我怕闰月不收那金扳指,就把它放到猪油里,给闰月送了过去。

    我问了好几次,闰月都说猪油吃完了。

    要是吃完了的话,她肯定见到了那金扳指。

    她没还给我,可不就是同意和我……处对象吗?”

    李强说完,看着闰月艰难的咧嘴笑。

    原本应该很圆满,很浪漫的事,结果被他老娘给搅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

    不过也好,就当和大伙宣布一下自己和闰月的关系,以后也可以正当往来了。

    谁知,闰月一开口,李强差点哭出来“村长,那坛猪油我根本就没吃。

    蓝月出事那晚,丢了。”

    “啥?闰月你说丢了?”李强欲哭无泪。

    “确实丢了,一回都没吃过。

    所以你问我的时候,我只能说吃完了。

    原本我第二天想给你送回去的,没办法只能给你送几筐青菜。”

    什么?闰月给自己家送菜,居然不是讨好儿子,而是为了还猪油的人情?

    李强老娘又心疼又不相信“闰月,你胡说八道,你明明就是要寐了我们家的东西。

    金扳指啊,值一千来块,你肯定是舍不得,这才骗人说丢了!

    谁偷你一坛猪油干什么?”一坛猪油,让李强的老娘更心疼了。

    原本一听儿子说金扳指给了闰月,自己就够舍不得,现在倒好,还搭上一坛猪油。

    儿子简直就是被猪油蒙了心!

    这闰月哪儿好?哪儿好!

    十里八村大姑娘有的是,儿子偏偏看上这么个名声不好的。

    “闰月,你还我家的猪油和金扳指来,要不老娘饶不了你!

    今天我还告诉你了,你想进我们家的门,门儿都没有,除非老娘死了!”

    “娘,你说什么话呢?”李强这会儿也没了村长的风度。

    又想劝住老娘,又怕闰月来气,真把金扳指退回来,那样自己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真有意思,想和人家处对象,还偷偷把金戒指放猪油里,也就农村人能干出这事儿。”薇薇抱着胳膊,撇了撇嘴,在秦关耳旁道。

    “薇薇,你说什么呢?什么叫只有农村人能干出来?

    这里这么闭塞,你以为是在京城呢?

    我们老家年轻人就算定了亲,走路也不敢离得太近,会被人笑话的。”秦关对这个学妹,印象越来越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