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六十二章眼见为实
    闰月和蓝月一进教室,就看见现场一片混乱。

    别的孩子都有家长照顾着,秋儿身边只有一个老师。

    血脉连心,秋儿再不像话也是闰月的侄子。

    姑姑疼侄子又是真心实意的。

    “秋儿,快把这柿子吃了。”闰月快步走过去,把一个西红柿掰成了两半,其中一半递到秋儿手上。

    “他现在能吃东西吗?”秋儿身边的老师担心道。

    秋儿手里拿着柿子,咧着嘴,眉头皱成一个疙瘩。

    肚子里揪着疼,胃里还直搅合,平时最爱吃的西红柿也没了吸引力。

    秦关和薇薇也惊呆了,这事儿要是在京城,可是要上报纸的。

    搞不好学校的领导都得受处分。

    “哎哟,我的大孙子哎,你怎么了这是?

    这可怎么好哎!”秋儿的姥姥听说秋儿中毒,先赶了过来。

    一进屋就哭,好像秋儿已经不行了似的。

    闰月赶紧把西红柿送到秋儿嘴边,让他咬了一口咽下去。

    “闰月,你个狼心狗肺的,喂我大孙子吃什么呢?

    你怎么这么狠心,他再怎么说也是你侄子,你怎么下得了手?”秋儿姥姥扑上来就要和闰月拼命。

    她只是听送信儿的学生说秋儿中毒要死了。

    究竟怎么回事那孩子说不清楚,她人老耳背也没搞明白。

    进了学校教室就看见闰月往秋儿嘴里塞东西,还以为是被闰月害的。

    秦关一看这老太太好歹不分,还要打闰月,顿时急了。

    他伸开胳膊挡在闰月面前“老人家有话好好说。

    闰月是在救人。”文质彬彬的一个人,倒有些大义凛然。

    薇薇拉了一把秦关,被秦关甩开。

    秋儿一口柿子下肚,终于能开口说话,听见姥姥的声音,他弱弱的叫了句“姥,我肚子疼。”

    秋儿外婆心疼的,也顾不得打闰月了,赶紧走过去,搂着秋儿“心儿,肝儿的乱叫。”

    闰月看了看秋儿脸色缓和了不少,嘱咐一句“让他把柿子都吃了。”

    然后自己转身走到其他孩子身边,把西红柿掰开,给那几个孩子分了。

    家长们一看最严重的秋儿吃了西红柿,症状减轻,人也精神了。

    就知道闰月拿来的准是她那里能治病的柿子,一个个也不犹豫,纷纷把西红柿喂进自己孩子嘴里。

    哭喊声停了下来。

    老师校长,学生家长,还有后赶来的李强,全都看着那些中毒的孩子。

    很快,西红柿吃完,再也没有人说肚子疼。

    家长们擦干眼泪,纷纷对闰月表示感谢。

    最后来的来宝和桂花,跟头把式冲进屋的时候,秋儿原本已经没事了。

    一看见自己的父母,他“哇”的一声又哭了“爸,妈,我以为我要死了。”

    “怎么回事儿?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桂花搂着秋儿哭。

    秋儿姥姥在一旁嘴一撇“谁知道怎么回事?我来的时候闰月正往咱秋儿嘴里塞东西。

    还亲姑姑呢,也下的去手。”

    “不是说中毒……闰月,你给我儿子喂毒!”桂花嗷一声炸了,原本还说要跟闰月和好,谁知道她怎么又来这一出!

    “桂花,我说你能不能整明白再说?

    明明是秋儿这几个孩子吃坏了东西,闰月过来把他们救了,你怎么还反咬一口呢?”

    “就是,桂花你们也得问明白再说话,你妈老糊涂,你们两口子还糊涂吗?”

    “闰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来宝还是知道闰月的为人的。

    她应该不会故意给秋儿下毒。

    再说还有别的孩子呢,她总不会傻到公开犯众怒吧?

    “让他们说,别问我!”闰月声音清冷,她想不到自己好心好意救人,别人没说什么,自家哥嫂倒先冤枉自己。

    “闰月,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放心,就算这事闹大,还有我给你作证,实在不行咱就报警。”秦关第一个站出来,安慰闰月。

    薇薇见秦关又站到闰月身边去了,也赶紧凑过去“闰月,虽然今天这事儿你不该自作主张管闲事,但是要真报警去警察局的话,我和秦关哥哥肯定给你作证。”

    闰月看了薇薇一眼,牵了牵嘴角。

    作证?看这丫头的表情,怎么有些幸灾乐祸呢。

    李强见孩子们没事了,这才有闲心打量闰月。

    这一看可不得了。

    那个京城来的秦关,怎么站的离闰月那么近?

    一点也不知道避嫌。

    这村子里关于闰月的谣言还没消失呢,他怎么又来给闰月惹祸!

    不过……他们俩站在一起,怎么有点郎才女貌的感觉。

    不行,不能让闰月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这个小白脸抢走。

    小白脸没有好心眼,读书人心眼子多的就像树上的葡萄串。

    谁知道哪串是坏的!

    “闰月,你放心,你是咱青牛村的功臣。

    今天你救了这几个孩子,就是大功一件。

    别人不知道,本村长得说公道话。

    还有,那个谁,秋儿,你说说今天是怎么回事?”李强说着话,假装不经意的把秦关从闰月身边拉开。

    薇薇扯着秦关的胳膊退到一边。

    秋儿这会儿靠在桂花的怀里,也平静了下来。

    听李强问,他想了想说道“今天早上上学要带饭。

    我妈忙着去鸡场那边捡鸡蛋,没时间管我。

    我姥姥给我炒了一饭盒芸豆。

    她看时间来不及了,没炒多大一会儿就装进了饭盒里。

    中午我们几个吃饭的时候,他们都只带了干粮。

    我们是好哥们儿,我就把芸豆拿出来和他们一起吃。

    谁知道吃完没多大一会儿,我们就肚子疼……”秋儿说着,还用手捂了捂肚子。

    秋儿外婆一听这话,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胡说,你们就没吃别的东西?”

    老太太怎么也想不到,不是闰月下毒吗?

    怎么这会儿整到自己身上了?

    谁知,那几个孩子七嘴八舌道“没吃别的东西,连口水都没喝。

    我们吃的都是自己带的干粮,秋儿的芸豆里有肉片,我们只顾着抢着吃了。”

    “对,程秋儿吃的最多。”

    不用问了,就是秋儿姥姥早上的芸豆没炒熟,结果孩子们吃了食物中毒。

    要不是闰月拿来柿子给他们吃,这群小子怕是挺不到镇医院,就都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