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第六十一章食物中毒
    来宝给闰月和三婶的鸡蛋还没送过去,没想到就出了事情。

    刘文魁在镇医院给秦关借了实验室,让他把闰月的柿子拿去化验。

    一连在实验室呆了两天,无奈是镇医院的设备太落后,什么也没检验出来。

    本来秦关还想着,要是能从西红柿中提炼出来治疗心脏病的药物。

    那自己这次出来就立了大功。

    可是什么结果也没有,他就有点心急。

    香香表姐再去青牛村的时候,秦关和薇薇便跟了去。

    搞科研的人,身上都有股子韧劲儿,是那种钻牛角尖不肯回头的韧。

    秦关到了闰月的大棚里,对着那棵柿子秧,又是看,又是闻,又是记录。

    有时候还抓起一把地上的土,放在鼻子下嗅。

    蹲累了便一屁股坐在地上。

    身上穿的衣服也很普通,一双布鞋,洗的发白的深灰夹克衫。

    黑裤子支出膝盖他也不管。

    看上去就像邻家小子,明明是个科学家,却给人平易近人的感觉。

    不装。

    跟在他身边的姑娘就不一样了。

    薇薇把自己打扮的像一块刚出炉的蜂蜜蛋糕,热辣甜蜜的围着秦关,一口一个“秦关哥哥”的叫。

    秦关看柿子秧,她看秦关,那模样恨不得把秦关吞下肚去,免得被人抢走了。

    三婶子对秦关奇怪,来回走了几趟,秦关都保持一个姿势不变。

    他也不嫌累。

    “小伙子?你就这么看着这柿子秧,能看出花来?”三婶终于忍不住,凑到近前问了一句。

    “大妈,你不懂,我秦关哥哥平时搞科研的时候,就是这么专注。

    这叫聚精会神,多帅!”薇薇拦了三婶的话头,好像秦关是她的私人物件,脸上还透着得意。

    “咦!原来科学家搞什么科研,就是盯着看。

    看就能看出效果来,还真是奇怪。”三婶摇着头走开,她不觉得秦关是什么专注,这小子可能是遇到了难题,找不到解决的方法才对。

    薇薇在背后递过去个白眼“有病!”

    “秦科学家,这大棚里热的很,不行出去透透气儿,换个思路。

    我这有凉开水,你喝点精神精神。”闰月从另一边走过来,把一杯水递给秦关。

    “不用了,我们带水了。”闰月一来,薇薇就感觉有威胁。

    她推开闰月的手,就准备把背包里的军用水壶拿出来。

    谁知秦关一直老僧入定般坐在一旁,看见闰月来,他突然就精神了。

    咧嘴对闰月笑了一下,在薇薇防备的目光中接过闰月手里的水“我尝尝青牛村的山泉水,不知道这水是不是和这柿子的效果有关。”

    然后薇薇长大着嘴巴,就看见秦关咕噜咕噜,一气儿把闰月递过来的水给喝了。

    就那么喝了!

    他不是有洁癖吗?他不是从来不用别人的杯子吗?

    他不是……

    秦关白皙的手指,箍在透明玻璃杯上,朝闰月递过去。

    薇薇一把抢了,塞到闰月手里“闰月,你去忙吧,秦关哥哥思考问题的时候,不希望别人打扰。”

    “薇薇,你怎么说话呢?”秦关严肃的呵斥了一句。

    薇薇顿时委屈巴巴嘟着红唇“秦关哥哥,我说错了吗?

    你可是从来不用别人水杯的。”

    “还说!”秦关皱了眉,觉得学妹越来越不懂事了。

    “哦,秦科学家还有洁癖,真巧我也是。

    这玻璃杯是新的,一次没用过,那就送给秦科学家了,你们慢慢研究。”

    闰月把玻璃杯又放到秦关手里,谁知秦关居然眉开眼笑说了句“谢谢!”

    还谢谢!薇薇一脚把地上的一只小爬虫踩死。

    “对了闰月,我们在镇医院给薇薇做了体检,她的心脏病恢复的很快,已经没什么事了。”秦关看着闰月,一直眉眼弯弯。

    “是吗,意料之中,再恢复几天就完全好了,这病用药也没那么快的。

    她脸色和唇色都变过来了。”闰月又瞟了眼薇薇的红唇。

    像是在说这只动物皮毛还不错的样子。

    “闰月姐,闰月姐,不好了,出事了!”蓝月气喘吁吁跑进大棚,一直跑到闰月身边才站下。

    看见薇薇和秦关,蓝月抹了一把汗,闭了嘴。

    “蓝月,怎么了?你不在学校怎么跑回来了?”闰月问。

    “闰月姐,今天秋儿上学带的炒芸豆。

    中午他和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吃了,不知怎么这会儿几个人捂着肚子说疼,疼的在地上直打滚儿。”

    “那是食物中毒了,几个人?”闰月看了一眼柿子秧上即将成熟的两个柿子问蓝月。

    “五个,老师已经把村里的大夫叫去,大夫说他治不了,让赶紧送到镇医院去。

    现在已经有同学去通知他们的家长了。”

    “芸豆炒不熟中毒是会死人的。”秦关一改平时的从容淡定,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

    闰月弯下腰当着他们的面,把秧上的那两个柿子摘了下来“蓝月快走,救人要紧。”

    这两天秦关和薇薇在这里看着这颗柿子秧,闰月连药都没敢打,否则绝不会只有两个。

    “哎,你怎么摘了?还没熟透,秦关哥哥都看了两天了……”

    薇薇想要阻拦,没赶趟儿。

    “薇薇,什么事也得分个轻重缓急,再说这是闰月的柿子,它有权利怎么处置!”秦关说完,也不管薇薇,跟在闰月身后一起钻出大棚。

    薇薇一跺脚,这个闰月可真是讨厌!

    那也得跟上去,不能让秦关哥哥和她走的太近了。

    几个人赶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学生家长赶到。

    现场一片鬼哭狼嚎,家长抱着自己的孩子,有的拍着后背,让他们往出吐。

    有的用手指去抠孩子的嗓子眼。

    村里的赤脚医生急得团团转“赶紧送医院,赶紧的,我这里没有催吐药,再说现在也不确定就是芸豆中毒。

    会不会是急性肠胃炎也说不准!”

    老师们满头是汗,家长把孩子交到他们手里,现在出事情了,他们难辞其咎。

    现在可都是独生子,独苗苗啊,这要是出了事情,他们拿什么赔!

    来宝和桂花还没来,他们的鸡场离学校有点远。

    秋儿弯腰趴在课桌上,满脸痛苦,一个老师正抚着他的后背轻声安慰“程秋别怕,一会儿你爸妈就来了,再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