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五十六章奇遇
    王龙和闰月行至一半,正好是闰月上次遇难的地方。

    就见前方的路上停着一辆小轿车。

    那轿车不知什么原因,一动不动。

    车的四周围着七八条狗样的动物。

    离得远,看不清车里有没有人。

    两个人正纳闷,就见其中的一条“狗”跳上车顶,引颈嚎了起来。

    “嗷——唔,嗷——唔!”

    声音极具穿透力。

    纵使闰月和王龙坐在吉普车里,听起来仍旧心惊胆战。

    “狼群!”闰月惊呼一声,自己和三叔往乡里跑了这么多趟,也没遇见一头狼。

    怎么今天这么倒霉,狼群还上路拦车了呢?

    也不知那车里坐的是什么人?

    “坏了,坏了,咱俩得赶紧跑!”

    王龙说着就要调转车头逃命。

    两个人眼见着从路对面过来一辆摩托车,远远看见狼群,也转身一溜烟没了影。

    王龙心急,倒车的时候灭了几次火。

    这时候那群狼已经开始疯狂的用头撞前边那辆车的车玻璃。

    闰月猛地想起自己被劫匪抢劫的事情,那时候若是有人出手帮一把,何至于……

    “王龙,咱不能跑,咱要是跑了,前面那车里的人就完了!”闰月虽然也怕,可是一想到见死不救几个字,心里又不能原谅自己。

    “闰月,你疯了,这时候不跑,那不是等着喂狼吗?”

    “可我们跑了,车里的人怎么办?”

    “逃命要紧,还管得了那么多!”

    王龙说着话,吉普车已经调转车头。

    闰月顾不得车里空间狭窄,伸过手就去按住王龙的方向盘。

    “王龙,你自己走,把我留下。”

    “闰月你疯了!咱们可以先走,去叫人!”

    “来不及了,车里有打火机吗?快!”

    那狼群撞击车玻璃的声音,听在闰月耳朵里,就像是夺命的鼓点。

    车里的人不知得多害怕!

    “车里有火柴吗?”闰月继续问。

    “有火柴也不行,狼太多了,不等你点着就扑上来了。”

    闰月一把抓过王龙递过来的火柴,一伸手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哎呀!”王龙一巴掌打在方向盘上,这闰月怎么这么犟,油盐不进!

    而且,情况太紧急,自己居然忘记了锁车门。

    闰月跳下车,把车门一摔,吩咐王龙“你赶紧跑!”

    “奶奶的,我能跑吗?看着你喂狼?”王龙爆了句粗口,快速的把车又调头,跟在闰月身后大声喊“上来,快上来!”

    谁知闰月根本不理他,铁了心要让自己当诱饵,把那狼引开。

    王龙看着闰月坚定的背影,使劲儿按喇叭。

    这丫头太傻,这是要以身殉狼。

    那决绝的背影,像电影上演的刘胡兰英勇就义。

    王龙恨不得一脚油门撞上去,把闰月撞晕了,好拖上车。

    很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狼群的注意。

    头狼似乎是没想到居然有人不怕它们。

    见闰月朝它们走过来,它还愣了一下。

    见这个人手里没什么武器,它胆子大了些。

    “嗷——唔!”似乎是在下命令。

    狼群瞬间停止对那辆轿车的进攻。

    转头齐刷刷看向闰月。

    “闰月,你个大傻子,快上车,快!”王龙半个身子从车窗里探出来,拼命招呼闰月。

    他声音发颤,显示出来的恐惧给了狼群信心。

    那些狼放弃轿车,朝闰月这边跑过来。

    王龙甚至能看见头狼那贪婪的眼神,尖利的牙齿,红红的舌头和嘴里流出来的口水。

    它们已经把闰月当成了食物。

    闰月和狼群相距不到十米,也就几秒钟的功夫,狼群就冲到面前。

    “完了!”王龙跌回车里,全身瘫软,连把车窗升上去的力气都没有。

    他绝望的闭了眼,自己还跟刘香香承诺送闰月回去。

    没想到这一送,送到姥姥家去了。

    王龙眼前甚至都呈现出闰月被狼群撕扯的支离破碎的样子。

    这丫头是有什么想不开?非要找死!

    狼群和闰月刚要接触的瞬间,脑子里的声音及时响起“一招击杀还是普通防御?”

    “逃命!”

    下一秒,闰月身子几个起落,已经窜出去五百多米。

    狼群一看到嘴的食物跑了,愣了一下,骨子里征服一切的兽性大发。

    “嗷——唔!”追。

    一人跑,一群狼追,很快便钻进山谷里。

    王龙耳边没听到闰月的惨叫,不光没有惨叫,连狼嚎都没了。

    他小心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就看见前面车门打开,从车里跌出两个人来。

    确实是跌,那两个人推开车门便跌坐在地上。

    王龙也扶着车门下车,问了句“狼呢?还……还有那丫头?”

    地上的男人戴着近视镜,文质彬彬的样子。

    不过现在也没什么风度了,一绺头发搭在眼镜上。

    修长白净的手搭在车身上,挣扎着想要起来,没成功。

    另一个是个女人,脸色惨白,嘴唇青紫,脸上泪痕未干。

    她朝山谷里指了一下,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王龙帮着那男人把女人叫醒,折腾的满身是汗。

    “她有病,很重的心脏病。”那男人跟王龙解释道。

    随即几个人想起跑向山谷的闰月。

    “她怕是回不来了。”王龙声音低沉,眼睛也有些红。

    他恨不得被狼吃的是面前这俩人,怎么就摊到闰月身上了。

    人没了得去青山村送个信,让人家家里人知道,也好办丧事。

    “你们两个去哪儿?开车怎么还让狼围了?”王龙没兴趣问这俩人的事儿,可是他们的车挡在路上,不挪开他过不去。

    “啊,我们是从京城来的,去青牛村找个人。

    镇上的刘文魁是我舅舅,刘香香是我表姐,派出所所长陈刚是我表姐夫。

    走到这里车胎扎了,这备胎才换了一半,狼就来了,我们只好钻进车里。

    没想到让那个姑娘落了难,也不知道她是哪里的,我要去她家看看,给人家个交代。”

    男人一看就是个知识分子,还比较有良心。

    听说是熟人的亲戚,王龙帮他们把车胎安好。

    几个人开着两辆车,就朝着青牛村驶去。

    山里不时传出放炮的炸响声。

    别说是狼群,就连人听了都胆颤心惊。

    见了闰月家人的面,不知该怎么说。

    想起刚才还坐在身边的闰月,王龙鼻子发酸。

    他混蛋了这么多年,还没伤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