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五十五章罚款
    闰月朝进来的人看过去,见是王龙和税务局的一个同事。

    不得不说,这王工商是有本事,给儿子谋了个税务局职员的差事,还兼着卧虎村的村长。

    这是太阳可着他一家门前红啊!

    王龙看见闰月,也很是高兴“闰月,我老远看着像你,就跟了过来,没想到还真是。

    香香老板也在,你们今天怎么这么闲着?”

    刘香香赶紧接道“小王,你们来的正好,他这里卖假冒的西红柿,被我们发现了,他们还不承认。

    这可是扰乱市场秩序,你们不能不管!”

    王龙一听这话,见闰月也没反驳,顿时一脸严肃问了句“谁是这里的老板?

    这店是什么时候开的?还没办营业执照吧?

    这工商许可,营业证书都没有,你们就敢开门做生意?

    还卖假西红柿?这不是坑骗顾客吗?”

    “胡说八道,谁说我们没办营业执照?是营业执照还没下来!

    你们冤枉人,你们是一伙的。”桂萍一听王龙说自己坑骗顾客,顿时急了。

    “营业执照没下来就敢开业,你们这空子钻的好!

    而且还卖什么治病的假柿子,小张这事儿按规定得怎么办?”王龙问身边的同事。

    “处以五百以上,两千以内的罚款。”被称作小张的,回答的一本正经。

    大山一听罚款急了,他一把把桂萍扯到身后,不让她再说下去。

    胳膊拧不过大腿,这种事你还能犟过执法的?

    更何况自己这边确实理亏。

    当务之急是赶紧把事情处理了,可别让卖假货的名声传了出去。

    否则自己这新开的菜店,就要倒闭了。

    “王同志,闰月,都是桂萍瞎叭叭,我们这柿子确实是普通柿子,不是你种的那种。

    我们也才开业三天,没卖多少。

    还有,我们的营业执照确实办了,说是还得一周能下来,我们寻思就先卖着……”

    桂萍在一旁看大山跟那几个人讨好,一点儿也不像个爷们儿的样子。

    心里气的不行。

    “他们是一伙的,明明偏帮闰月你没看出来?!”她朝大山吼。

    “你给我闭嘴!老娘们儿头发长见识短!

    这事儿明明是咱不对,执照没下来急着开什么业,以后卖柿子不许说能治病!

    本身就是蔬菜,怎么能治病!”大山这话听上去是训斥老婆,实际上也是跟王龙两人表决心,顺便把闰月贬损一顿。

    “哼,有些人就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刘香香抱着胳膊,拉长声揶揄道。

    “好了,下午你们去工商局一趟,把罚款交了,营业执照下来之前不要开业,把门关了!”王龙说完处理意见,叫上闰月就往出走。

    桂萍看着他们几人的身影,欲哭无泪。

    “这么多菜,要是关门用不上两天就得烂了,他们这是把咱往死里逼!”

    “你少说两句!”大山没好气打断桂萍的话,店里还有顾客呢。

    不过很快,桂萍又发现一个情况“大山,你说那个姓王的,和闰月是不是有一腿?

    要不他怎么向着闰月说话?

    那闰月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从外面回来的人,浪着呢!”

    “你闭上你的臭嘴,能不能少给我惹事!”大山实在急了,工商局那边还等着交罚款。

    他家这娘们儿还有闲心说人家的八卦。

    “你忘了那姓王的什么背景?

    他干那些缺德事儿谁不知道?

    这样的人是咱们能得罪的起的吗?”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可听说他最近老实着呢。”桂萍撇了撇嘴,好像王龙老实了,她就可以捅咕捅咕。

    “你给我记着,咱家的菜店要想站住脚,以后见了姓王的你给我恭敬一点。”

    桂萍翻了大山一个白眼,觉得他越来越胆小。

    当初他们在镇上摆摊卖菜,别人欺负他们。

    大山一镐把把那人敲蒙,还扬言“不就是一条命吗?大不了老子陪你!”

    那时候他多像个爷们儿,现在怎么还活回陷,越来越怂了呢!

    “大家伙多挑点菜,今天全部半价卖,你们也听到了,我们营业执照没下来,工商局那边不让开业。

    就当这次是开业酬宾了,还有那柿子,恢复原价一块钱一斤,随便挑。”

    大山的话,让原本想要离开的顾客,又回到店里,挑选自己需要的青菜。

    王龙走出菜店以后,非要请闰月去饭店吃饭,说是要感谢她治好了父亲的病。

    闰月借口家里太忙,还有不少工人,她不在那些人不知道活该怎么干。

    “那香香姐你去忙,我送闰月回村。”王龙对闰月,现在是奉若神明。

    能种出那种治病柿子的人,不是神仙是什么?

    闰月上了王龙的车,两个人边聊边朝青牛村进发。

    王龙对闰月说道“闰月,自从我爸好了以后,对你是挂到嘴上夸,他总是拿我和你比,说我以前有多混蛋,白白当卧虎村的村长,连李强都不如。

    我也想干出点成绩来,让我爸看看,可是不知道干什么,你说我也建大棚中不中?”

    闰月一听王龙也要建大棚,想着自己种的蔬菜都是用药水浇灌出来的。

    他们种普通的蔬菜那么累,收益和付出肯定不成比例。

    到时候万一黄了,要损失一大笔钱。

    “王村长。”

    “叫我王龙就行,不用整的那么客气。”

    “我以前在县里做生意,经常去南方进货,南方有搞特种养殖的,比如珍珠鸡,康贝尔鸭,都挺出名。

    大棚这东西要是没有经验,是很难搞的,我也是让我叔婶带着,才会摆弄那些蔬菜。”

    “你说搞养殖?”王龙从后视镜里看着坐在后面的闰月。

    “对啊,养殖还比较简单些,只要人精心就行,我哥在青牛村就建了个养鸡场,现在那鸡也该下蛋了。”

    “养鸭,就养鸭!我们卧虎村有一大片水泡子,足有十多亩地。

    前两年有人租了养鱼,养牛蛙,可惜鱼养死了,牛蛙都跑了。

    这回我就让村民集中起来养鸭,我非得和那个叫李强的比比,看看谁更有能力!”

    李强坐在青牛村的村部,打了两个喷嚏。

    一坛猪油,闰月吃了这么长时间?

    怎么还没有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