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五十三章得力助手
    侯三儿是村子里鬣狗样的人物。

    什么法子都有,要是被他缠上,还不如得罪后山的狼群。

    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咬你一口。

    最缺德的时候,他点过人家成熟的麦田。

    最轻的手段就是堵人家烟囱,让人家没法做饭。

    村里人对他是又怕又恨,又不敢惹。

    现在听说他去给闰月看大棚去了,原本还有些心思要使坏的,也老实了。

    虽说偷的是闰月的东西,可是间接造成侯三儿失职,这罪名可不小。

    侯三儿就是瘟疫,躲他越远越好。

    三叔和三婶听说请侯三儿夜里打更,都吸了口凉气。

    “闰月啊,这村子里这么多人,你找谁不好?

    把他请来,那不是引狼入室,自找麻烦吗?”三叔蹲在大棚一角,粗糙的手指夹着颗烟。

    “就怕请神容易送神难,他来了要是干的不好,咱把他辞了还要得罪他。

    他那人啥事干不出来?”

    三婶知道侯三儿的人品,十分的不放心。

    “先让他干着,他在这别人才不敢生歪主意。”恶人自有恶人磨,闰月用的是以恶治恶的法子。

    “就怕他把咱这柿子偷了卖,这么值钱的玩意,交到他手上我可不放心。”

    “三婶,你要是不放心,可以把柿子做上记号,暂时也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

    三婶从此又多了一样活儿,把柿子秧编号,然后每天有多少要熟的,在后面写个数字记下来。

    连着几天,还真没丢柿子。

    闰月的地全部清点完毕,就开始张罗着雇人建大棚。

    此时已经过完年,天气暖和了些。

    地气上升,朝阳的坡上青草已经冒出嫩芽。

    背阴的涯下,积雪也全部化净。

    不知道李强从哪里给闰月联系的旧砖,应该是人家拆迁拆下来的。

    价钱比新砖便宜了不止一半儿。

    砖虽然旧,却很完整,建大棚最合适不过。

    闰月张罗着雇了人,把三十亩地规划成三十个棚子。

    风风火火的建了起来。

    本来还想买些铁或者钢筋做骨架。

    后来一算成本太高,根本买不起。

    只好用竹片再对付几年。

    等土地租期到的时候,这大棚里的出产也就足够多了。

    到时候哪怕建银骨架,也有条件。

    人多力量大,一个月的功夫,新的三十栋大棚山脊似的矗立了起来。

    只是棚子里还没种,冻了一冬的地温还需要几天才能提升起来。

    棚子建完,蒙上新塑料,李强就把乡里的领导请来参观。

    闰月开始是不同意的,可是李强说“总得让上边知道,那笔扶贫救助款都花去了哪里。”

    各人所站位置不同,想法就不同。

    李强是村长,当然政绩为重。

    闰月硬着头皮接待了那些官老爷。

    让闰月奇怪的是,刘文魁老爷子也跟来了。

    “刘伯伯”闰月现在和刘文魁一家关系不错,连称呼都透着亲切。

    “您老现在身子骨可好?”久不见,也只能这么问问。

    刘文魁爽朗一笑“好,好着呢,都是你的功劳。

    就连香香的生意现在都好了。

    上次你卖给王工商的柿子,他还给我送了一个,现在我这身子骨,简直就跟脱胎换骨了一样。”

    “什么柿子?”随行的一个乡里的干部,早就听说王工商和乡长吃了一种奇葩的柿子,他们两人的皮肤病和高血糖都好了。

    现在听刘文魁说起柿子,他就升起了想要见识一下的心思。

    “闰月,你那柿子还有吗?

    有的话赶紧拿来,这些人可是财神爷,不会白吃你的,该多少钱就多少钱!”

    刘文魁直接掐死了那些人占便宜的想法。

    “三婶,快把那棵秧上的柿子摘下来,不够的话切开,让大伙尝尝。”

    最近刘香香不知怎么,需求量突然增大,她天天来拉柿子。

    那一棵秧上的柿子,也是供不应求,都是被人排着队预定了的。

    三婶赶紧摘了那柿子,一共八个。

    全都切成两半,放到一个盘子里端了过来。

    刘文魁也拿了半个,边吃边对闰月说“我有个外甥,在北京搞科研,是制药的,他听说我吃柿子把心脏病治好了,非常的惊奇。

    就想等五一的时候过来看看。”

    “搞科研的啊,那我可十分欢迎。”闰月原本没往心里去,这么说,也是迎合刘老爷子。

    “闰月同志,你那新棚子里都打算种什么?”乡长对闰月的大棚很满意。

    他刚吃过半个柿子,搓了搓手问道。

    “还没太想好,我想栽几棚桃树,再种些黄瓜。

    只种西红柿品种太单一了些。”

    “那闰月同志,你这里需要技术员的话,尽管和乡里说,我们对于你这个产业,绝对倾力支持。

    也是李村长这只领头雁路带得好。”

    十分官腔的话。

    闰月还是点了点头“多谢乡里各位领导的支持!”

    什么劳什子的技术员,闰月都怕他们把自己种的东西弄坏了。

    侯三儿听人说大棚来了一群人,不知道是什么人。

    他还以为是来找麻烦的。

    想着自己吃了闰月柿子治好了病,这人情大于天。

    如今恩人有事,他哪能不过来看看。

    侯三儿拎着一根木棍出现在大棚的时候,脸上阴冷的像冻僵了。

    把乡里的人吓了一跳。

    直到闰月介绍“这是我最得力的助手,这大棚里的安全全都交给他管理。”

    领导们放心了,还跟侯三儿握了手,说什么“一个好汉三个帮,闰月一个姑娘家,确实需要得力的助手。”

    把侯三儿激动的,跑回家的时候显摆了一路。

    “乡里的干部还跟我握了手,说我是闰月的得力助手。”

    “他妈的,老子前半辈还没被人这么抬举过。”

    “当个好人这心里舒坦!”

    侯三儿炫耀一路,回到家愣是三天没洗手。

    这三天他思来想去,把以前自己做的滚蛋事捋了一遍。

    肠子都要悔青了。

    以前村里人见了自己,就像见了臭狗屎,绕路走。

    现在他们能叫一声“三哥,三叔!”这不就是看得起自己了吗?

    这机遇是闰月给的,自己攀上了贵人,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活!

    而且闰月给自己面子,没说自己是打更的更夫,说是她的得力助手。

    这面子给的大!

    这情得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