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五十二章转变
    放学的蓝月,正从路上过。

    把来宝护着闰月的事看了个清楚明白。

    晚上,等闰月回到家,蓝月一边吃饭一边把来宝的话跟闰月学了一遍。

    “闰月姐,你说来宝哥是不是后悔了?

    他现在觉得不该那么对你,所以才出面教训晓梅?”

    “说不好,以前我有钱的时候,他对我也不错。”

    闰月不相信几个月的功夫,来宝夫妻俩能变到哪儿去!

    “闰月姐,其实有个哥哥也挺好的。

    起码前些年他们没让你睡到大街上。

    要是我有个哥哥或者姐姐,哪怕处的关系不好,我心里也高兴。

    你想啊,这世界上有个人和你流一样血的人,他管你的爹娘也叫爹娘。

    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你们互相帮衬……”

    “蓝月,来宝和别人不一样,他不配当哥!”闰月始终忘不了来宝一家对自己的挤兑。

    “闰月姐,你心里真就不拿他们当亲人了?

    那你打听秋儿的学习干什么?

    听三叔说,来宝哥家的鸡生病,你也没有不管吧?

    我觉得来宝哥也是关心你的,就像今天,他还踹了晓梅一脚,还说她想反悔,让她赔偿三倍的钱给你……”

    “好了,不说他了吃饭!”闰月端起碗,喝了一口汤。

    吃过饭,闰月随手拿起了一个从大棚摘的新款西红柿。

    一边在手上抛着,一边走了出来。

    心里有点闷,她想出来透透气儿。

    饭后一个自己种出来的西红柿,已经成了习惯。

    有病治病,没病健身,连感冒都不得。

    走到侯三儿家门前,就听屋里传出哭声,是侯三儿娶的小寡妇。

    这俩人虽说是半路夫妻,可是感情好着呢,出双入对的,让村里许多年轻人都羡慕。

    结婚才三个多月,这怎么就吵架了,新鲜劲儿过了吗?

    就听小寡妇边哭边嚷“没有孩子怪我,怪的着我吗?

    我又不是没怀过,只不过是没保住胎,滑了。

    你自己什么样不知道吗?那玩意不好使还往别人头上扣屎盆子!

    呜呜呜,早知道我何必贪图你的金戒指……”

    “哎哟姑奶奶,你小点声,可别让别人听见了,我这老脸往哪儿搁!

    我也没怪你,就是那么一说。

    这不是卖地卖了点钱,觉得没个孩子心里挺遗憾的!”

    侯三儿跟老婆服软,上去就要捂他老婆的嘴,不让她继续说。

    谁知他老婆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

    疼的侯三儿捂着肚子直“哎哟!”

    “明天你去找闰月,也去她那大棚里干活吧,别整天输耍不成人,那个晓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早晚把你们兜里的钱掏净了。

    这日子你要是不想好好过下去,我才不在乎,走到哪儿都活人……”

    闰月一听这又提到自己,就往门口凑了凑,想着若是这俩人真打起来,她也好去拉架。

    “去,我现在就去找闰月跟他说!”

    侯三儿一听小寡妇动了要走的心思,也有些担心。

    家里有个女人才像个家的样子,每天收拾干净暖和的,还能吃上现成饭。

    这神仙日子可不能丢了。

    可是,侯三儿一推门,正好遇见闰月刚刚走到门口。

    他不知道闰月听没听到刚才夫妻俩的话。

    侯三儿面色一僵,不知说什么好。

    闰月为了掩饰尴尬,急忙把手里的柿子递过去,同时说道“三哥,我过来想问问你,去我的大棚里干活不?

    也不用干什么,就是晚上打打更,上次三叔家大棚被人破坏的事你也知道……”

    “行,闰月你放心,这活我能干,要是丢一个柿子,你拿我侯三儿是问!”侯三儿接过柿子,上去咬了一大口,拍着胸脯保证道。

    “是闰月妹子来了,快屋里坐。”小寡妇听见说话声接了出来“我们刚才还说,想让你三哥去你那里找点儿活干,没想到你就过来了。”

    “嫂子,我不进屋了,这事说定了,明天就让三哥过去,我那边就交给三哥了。”闰月看着侯三儿把手里的西红柿,掰了一半递到小寡妇手上。

    小寡妇赶忙应承“妹子你放心,他要是不好好干,你跟我说,我收拾死他!”

    “不能,不能!”侯三儿也陪着笑回应。

    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但愿侯三儿能把大棚给自己看好了。

    送走闰月,侯三儿两口子架也不打了,吃了闰月的西红柿,他们心情舒畅。

    春宵一度之后。

    两个人惊讶万分。

    侯三儿的病,好像突然就好了,小寡妇早上起来就乐的合不拢嘴。

    “你说咱们是不是吃了那西红柿的原因?

    以前都听说闰月的西红柿有特殊效果,也买了也吃了,没怎么见效,可昨天怎么突然就……”

    “不对,昨天咱们吃的西红柿和以前不一样,好像更甜了些,口感也比以前的绵软。”

    “这么说,昨天闰月是听到了咱们说话,特地给咱送西红柿的?”小寡妇越来越觉得闰月贴心。

    “或许是,要是这样的话,我还真有点对不起闰月……”侯三儿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怎么?你偷看闰月洗澡了?”小寡妇揪住侯三儿的耳朵,使劲拧。

    “哎哟,不是不是,我只偷看谁家媳妇洗澡。

    从来不干那损事,招惹大姑娘。”侯三儿说的有点违心,要不是自己想收了闰月,也不能跳墙受伤。

    “我,我是去她那偷东西,没偷到!”

    小寡妇松了手,两个人又温存到十点来钟才起。

    小寡妇还嘱咐侯三儿“我告诉你,到了闰月那,你手脚给我老实些,别见什么都动。

    人家的柿子熟了,你不许偷吃。

    要是让我知道了,我扒了你的皮!”

    “放心吧,我要是想吃花钱买,等咱有了孩子,我也得改改毛病,不能让人指着儿子脊梁骨,骂他爹是贼!”

    “算你长心!”

    侯三儿有了正经事做,还真就没去晓梅那里。

    晓梅过来找时,还被小寡妇数落了一顿“嫂子,以后别来找我们家侯子了,他现在有正经事做,晚上打更辛苦着呢,白天还得补觉。”

    “对,不玩了,金盆洗手。

    以后咱们村谁要是去大棚那边搞事情,那就是和我侯三作对,我绝不会饶了他。”侯三儿还没正式上岗,就放出了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