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四十八章皮肤病也能治
    第二天,闰月到了大棚里,把自己带来的药水喷到两颗西红柿上。

    药水有一壶,她只带来一针管。

    这种西红柿没打开市场之前,她不想浪费。

    药水喷到西红柿秧上,西红柿秧像是活了一般,快速的朝大棚顶部爬上去。

    闰月惊奇的看着这现象,幸亏自己躲开了三叔三婶,要不这怪异的景象,还不知怎么和他们解释。

    三叔那边柿子成熟快,又能治病已经让他们有了怀疑。

    西红柿长到两米多高,就不再生长,从丫杈部位长出密集的花序。

    那花序眼见着长大,开花,绿绿的小柿子呈现在闰月面前。

    此时刚过去一个多小时。

    应该是自己心急,把药水打多了。

    小绿柿子在闰月眼前长大,很快就超过闰月的拳头。

    盯得眼睛发酸,闰月转身去了三叔的大棚里帮着拔草。

    三婶见闰月过来,跟她打了个招呼。

    然后开口道“闰月,刚才我们过来的路上,看见你哥,他问咱们这棚子里拔出去的草和柿子打下来的叉能不能给他喂鸡?

    这大冬天的也难得见一点绿,我就同意了。

    我还去他那鸡场看了一眼,小鸡长的挺快,也挺精神。

    这来宝两口子终于知道过日子了,也不容易。”

    “嗯”闰月应了一声,没明确自己那边的东西给不给来宝。

    三婶知道闰月心里有疙瘩,也不问。

    心上的扣系的太死,得慢慢解。

    “闰月,诗婷昨天来信,说是下学期要选专业了,不知选什么好?”

    “选计算机,或者企业管理!”闰月想都不想,直接就说。

    “计算机有什么好学的,我看村上的会计算盘就打的不错。

    还不如学算盘,老祖宗的东西。

    企业管理的话,哪有那么多企业让她去管理?”三婶子一边说一边笑。

    在她的认知范围里,根本就没有闰月说的那两样。

    “三婶,等你们给诗婷回信的时候,就说上一句,然后让她自己拿主意。”闰月知道,自己的产业只能越做越大,到时候是需要不少人才的。

    与其从外面雇,还不如用青牛村自己人。

    反正要开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那我们就说一句,让她自己决定。”

    三叔听他们说起诗婷,也凑过来,没头没脑的接了一句“还是学那个什么管理的好,一听就是当官的。

    怎么也比李强的村官大。

    到时候咱们走路也像李强娘似的,两眼望天!”三叔说着,还学李强娘的样子,走了几步。

    都得闰月和三婶哈哈大笑。

    中午过后,闰月再回到自己的棚子里,就看见那颗柿子秧上的柿子已经成熟了。

    不光是个儿大,就连熟透的柿子皮儿,都是深粉色的。

    看着那叫一个喜人。

    跟来的三婶一进来就发现了异常,这棚子里的柿子秧都一人多高,怎么就有一棵特殊的,爬到了棚顶?

    等她看见那成熟的西红柿时,嘴巴张得老大闭不上。

    “闰月,你这棵秧怎么结了这么多柿子?”多不说还大,大不说还艳。

    不用问,闰月又培育出新品种了。

    “三婶,这个可金贵了,咱们的大棚规模要想扩大,必须得到乡里的支持,这棵秧上的柿子就是敲门砖。”

    三婶惊讶的看着闰月,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了。

    自从她破产以后,好像变得无所不能了。

    先是种出能治病的西红柿,然后结交刘文魁一家,现在又要摆平乡里的人。

    而这一切,居然全是依靠西红柿。

    祖祖辈辈种了几百年的西红柿,怎么到了闰月手里,就被开发出这么大的价值。

    正说着话,就听到关车门的声音,闰月知道,自己等的人来了!

    果然,脚步声走到自己大棚附近,就有人问“闰月同志在吗?”客气的很。

    “在,进来吧!”闰月脆生生答应一句。

    大棚的门一开,王工商和王龙就钻了进来。

    这次没有李强,应该是他们直接来了大棚,没到村里。

    没有他更好,免得又问起猪油,搞得闰月总有一种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软的感觉。

    “闰月同志,那柿子熟了吗?”王工商有些迫不及待。

    也不怪他急,大棚里潮湿,又热,那皮肤病最怕这个。

    王工商已经全身瘙痒难耐,抓来抓去痛苦万分。

    王龙看他爸像电视里的孙悟空似的,这抓一下,那抠一把,尴尬的很。

    “你们跟我来。”闰月把几个人领到那棵西红柿跟前儿,摘了一个熟透的,用手擦了擦,递给王工商。

    “吃了吧。”

    “这就行?”王工商不可置信的看着闰月。

    “应该差不多。”

    王工商一口咬下去,像是饥饿的狮子,眼里都发着恨。

    柿子到嘴,一股清凉甘甜的味道直冲脑门。

    王工商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确定这是柿子,只不过颜色怪异了些。

    又咬一大口,嘴里含含糊糊问着“闰月同志,你这柿子是从哪里淘弄来的种子?

    能治病的柿子我还是头一次听说,真是什么奇事都有。

    就是不知道对我这皮肤病管不管事儿,你可不知道我得有多遭罪,到了夏天连半袖都不敢穿,多热也得捂着长衫长裤……”

    “爸,您觉得好些了吗?”王龙见刚才还满身抓来抓去的父亲,这会儿只顾着吃,也不往身上抓了。

    王工商停下吃柿子的动作,感觉了一下,顿时热泪盈眶“儿子,神,神,神……”他激动的一句话也说不成句。

    把柿子叼在嘴里,一把撸起袖子,原本都是皮屑,还有裂口的皮肤,这会变得光滑无比。

    只是还有的地方略微有些发红。

    “哇!”王工商终于控制不住,大嘴一咧哭了出来。

    “好了,我好了!”

    嘴里的柿子“啪叽”掉到地上。

    一旁的三婶,看王工商一个大领导,还是个五十多岁的大老爷们,能像小孩子似的哇哇哭,就知他被这病折磨的不轻。

    “这是好事,是好事。”三婶捡起王工商掉在地上的柿子。

    闰月刚才可说了,这柿子值二十块钱一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