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四十五章浪子回头
    闰月出门的时候,遇到外出办事回来的李强,李强还小声问了一句“那猪油吃了吧?”

    闰月没好意思说丢了,回了句“吃了,谢谢你。”

    “吃了就好,吃了就好,咱俩还客气什么。”李强见闰月臂弯里挎着一只柳条筐,那筐里还有几片绿绿的菜叶。

    就猜到闰月是回礼来了,她这人就这样,不爱占别人便宜。

    不过还礼好啊,礼尚往来,这说明闰月愿意跟自己往来。

    李强心里激动,也顾不得闰月脸色难看,还想再说些什么。

    却舌头打结,一时找不到话题。

    李强的老娘从门口看见儿子回来了,站门口和闰月说话,气的鼻孔冒烟。

    心里骂儿子是个没出息的!

    那闰月好的时候不理你,混的开的时候去提亲她不同意。

    现在落魄了,名声也混丢了,年龄也大了,眼瞅着要嫁不出去。

    偏偏缠着儿子不放,又是说话,又是送菜。

    司马昭之心……必须不能让她得逞!

    突然想到一事,李强娘扯起嗓子,没好气叫了一声“李强,你给我回来,我丢东西了!”

    闰月本就想走,是李强没话找话,一直不让她走。

    现在一听李强娘叫他,赶紧借机离开。

    李强进了屋,她娘一脸焦急问道“李强,我放到柜子里的金戒指你看见了吗?”

    “没看见,我从来不动你的东西,再说那柜子锁着。”李强倒了一杯热水,吹了吹热气,喝了几口。

    “这就奇怪了,我那戒指就在柜子里放着,锁也没开,怎么今天看就没了呢?”李强娘嘟嘟囔囔把脑袋埋在柜子里寻找。

    “娘,你这几年记性越来越不好,是不是看完放哪又忘了?”李强提醒道。

    “是放哪儿忘了?”李强这么一说,她娘也不确定了。

    李强继续劝“那金戒指你又不戴,找它干嘛?说不定哪天就遇到了。

    这东西就这样,越急着找越没有,你不急了,说不定它自己就出现了。”

    “是这样吗?”老太太更加不确定了“那戒指可是你奶奶给我的,那么大一颗,值个千八百快!

    当时家里挨饿,人都要饿死了,都没舍得卖,说是要一辈辈传下去……”说了无数遍的老话,又被李强娘嘟囔了一遍。

    李强一看这车轱辘话没头儿,赶紧转移话题“娘,刚才闰月是送菜来了吧?”

    被儿子一提醒,老太太顿时来了精神“我说儿子,你以后可得离闰月远点,那丫头不是个省油的灯,你别看她在村子里老实了,那是因为她没本钱了。

    等她翻过身来,不知道还要怎么疯!

    再说她以前看不上咱家,现在又是送东西,又是套近乎。

    这明摆着是落难了,亲哥哥都和她断绝关系,她不上不下悬在半空,想找个托底的兜着。

    她要拿你当二百五耍,你可不能上了她的当,咱们家的媳妇,必须是作风正派……”

    李强心里这个后悔,还不如让她找金戒指,自己这不是惹火烧身吗?

    “娘,我还有事,得去忙了。

    你以后别总说闰月坏话,村子里传那些谁见了?

    诋毁人可是犯法的。”

    “哎,哎!你这孩子!苍蝇不叮无缝蛋,我就不信……”

    李强跑得快,把他老娘的话扔到背后,被风吹散。

    侯三儿连着几天没出门,去诊所买了不少消炎药吃。

    晓梅来找过他几次,说玩牌的这几天不多,让他去凑手,侯三儿不去。

    他说这几天头疼,浑身无力,等好了再去。

    同时在心里把闰月骂了不知多少遍,若是自己断了子孙根,非让闰月给自己当老婆不可。

    不过从第四日起,侯三不这么想了。

    他好像突然捡了从天而降的狗头金。

    整个人都变了个样儿。

    身上的衣服也干净了,家里也添置了几样时新家具。

    最最最让青牛村百姓惊讶的是,侯三儿不知从哪儿还弄回来个媳妇。

    那女子长相中上,三十来岁,据说是前夫遇难,还没有孩子。

    一个寡妇没法活,这才生了改嫁的心思。

    经人介绍,认识了侯三儿。

    原本那女子不同意,可是侯三儿承诺给人家一百块钱,一个金戒指。

    不知该说侯三儿命好,还是那女人倒霉,反正婚事成了。

    大伙都说,只要男人有钱,丑俊都不重要。

    可是侯三儿那人,怎么会有钱?

    他手指缝宽,有一个花俩的主儿,钱从哪来?

    就有人说了“他爹那辈就是地主,家里肯定留有后手。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嘛!”

    “家里有底,以前过得那么恓惶?”

    “或许是刚刚知道,那财宝藏的紧也说不定。”

    “有了钱不去吃了耍了,还想着娶媳妇,快四十岁的人了,这是想开了?”

    “浪子回头,没听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吗?”

    很快,浪子回头的侯三儿,就把年轻的寡妇接到家里。

    结婚那天青牛村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去看热闹。

    小寡妇手指上戴着一枚金黄灿灿的金戒指,晃得人眼疼心也疼。

    侯三儿仿佛都看见女人们再瞅向自己,那眼里内容复杂起来。

    各种情绪都有,就是没有以前的鄙夷。

    “他娘的,人有钱了就是好,一富遮百丑。”

    老光棍和小寡妇的日子,本应该蜜里调油。

    可是侯三儿并不高兴,因为他发现,自己那玩意好像不大好使了。

    特么的用到了,就不好使了!

    听人说闰月的柿子治病,侯三儿咬咬牙拿了二十块钱买了几个想试试。

    柿子吃了,收效不大。

    也不能说完全不好使,反正达不到小寡妇的满意。

    那坛子猪油吃了个干净,侯三儿怕人认出坛子,特地砸碎埋了。

    闰月这边并不知道侯三儿家的事情。

    她整日和三叔三婶在棚子里忙的不可开交。

    刘香香前几日过来说,这柿子产量大了,她又揽下了邻镇几个ktv送货的生意。

    现在生意好的不行,不过那边有点嫌品种单一,若是再有些水果就好了。

    这个闰月也想过,自己有药水,种什么无所谓,就是地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