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旺夫小农女 > 第四十四章偷油贼
    可是等闰月到了厨房才发现,猪油不见了。

    她明明记得,自己就把那猪油放在锅台后,那么明显的地方。

    就是怕天亮后忘记给李强送过去。

    现在那坛金贵的东西不翼而飞。

    闰月把厨房翻了个遍,甚至橱柜里,锅里都掀开看看。

    就是没有。

    而且她昨日从镇上买回来的挂面,也只剩一把。

    遭贼了!!

    闰月想起之前院子里的动静,这才感觉到,今晚没风。

    闰月后背一凉,出了一身冷汗。

    幸亏昨晚自己门窗划得严。

    这事儿还得益于那几个拦路抢劫的匪徒。

    自从被他们劫了之后,闰月很没有安全感。

    不管到哪里,对自己的安全问题都严防死守。

    猪油没了,不知道还丢没丢别的东西。

    闰月挪开水缸,掀开水缸底下的几块砖头,见那里面用塑料布包着的钱还在。

    闰月松了口气,把砖砌好,水缸重新挪上去。

    然后点火,烧了两瓢水,给蓝月煮了一大碗面。

    把面端给蓝月,蓝月的话差点让闰月流泪“闰月姐,这么香的面,自从我娘死后,我就再也没吃过了。

    我那房子漏雨,猫有时会在房顶爬,不敢睡觉。

    冬天被子不够暖和,衣服不够穿,很冷。

    昨晚更冷,我捡了几根湿木头,废了好大劲儿点着。

    谁知道就出事了……

    要不是邻居起夜见我家开着灯,还有那种味道,我很可能就……”蓝月撇了嘴要哭。

    闰月赶紧把筷子递到她手上“蓝月,咱不想了,赶紧吃面。

    吃饱了才好想以后的事。”

    蓝月点点头,接过面碗,先喝了一口汤,然后大口吸溜面条。

    闰月又找了一个不用的盘子,洗净了,用面汤泡了半个凉馒头,放到地上。

    让蓝月的小黑狗吃。

    面汤有点热,把小黑狗急的,嗓子眼里发出“嗯嗯”的尖利声音。

    闰月又想起那坛丢了的猪油,要不正好给蓝月和小黑狗补补身子。

    猪油是被侯三拿走的。

    昨天白天他在晓梅那里,听人说闰月不但长得好,又能挣钱,就动了心。

    一整天,他脑子里都是“生米煮成熟饭”那句话。

    好不容易盼到夜晚黑,侯三儿拿出比看别人家老婆洗澡还要高的精神头。

    扛了个梯子,从闰月的高墙跳了进来。

    跳进来的时候,天黑他没看见院墙下放着碎了一半的缸茬。

    结果一下子骑到那上头,把命根子硌了一下。

    捂着裆,侯三儿在院子里疼的直吸凉气,又不敢叫嚷。

    心里担心是不是把办事儿的家物什给弄废了。

    躲在院子角落里,好不容易挪着能走路了,去拉闰月的门,划得贼死。

    再推推窗,仍旧纹丝不动。

    想要敲碎玻璃进去,又怕闰月叫起来,引来人。

    侯三儿正着急,就听大门外有人说话,赶路的动静。

    侯三儿心里这个丧气。

    心知今晚的事情怕是成不了了。

    偏这时候闰月屋里的灯亮了,她还拿了手电走出来。

    把个侯三儿吓得,赶紧蹲在那缸茬后头,不敢出声。

    还好,闰月跟路过大门口的人说句话,就锁了大门走了。

    “天助我也!”侯三儿一只手捂着裆,弯着腰进了闰月的屋子。

    屋里暖烘烘,被褥干净,还有一股香皂的香味儿。

    要是能在这大房子里和这样的女人过日子,那还不美出鼻涕泡来。

    侯三儿在屋里转了一圈,居然没找到能让自己藏身的地方。

    屋里收拾的太过利索,他躲在哪儿都挺多余。

    这一绕,就绕到厨房。

    厨房没开灯,灶下的碳火还红堂堂的,看上去就暖和。

    侯三儿见锅台上还放着个不大的坛子,深褐色的釉亮闪闪。

    村里人锅台上都愿意放个坛子,装豆油或者猪油,用着方便。

    侯三儿掀开坛子一看,见乳白色油脂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猪油是凝的,看样子是新熬出来,还没吃。

    侯三儿伸出手指,狠狠的挖了一块,吮进嘴里。

    “真他妈香,这小娘们还挺会享受!”侯三儿盖好猪油坛,嘴里品味着猪油的香气。

    想象着这东西要是拌到米饭里,再喝上二两酒,那小日子岂不是赛神仙?

    心里更加坚定了要把“生米煮成熟饭”的决心。

    在厨房的门后藏好,侯三儿轻轻揉着命根子,真他妈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侯三儿蹲累了的时候,闰月的大门响了。

    可是这次不是闰月一个人回来的,跟在她身后一大群人。

    听声音,甚至连村长都来了。

    侯三儿开始时吓了一跳,以为他们是来堵自己的。

    可是那些人嘴里说着什么“蓝月,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头还疼不?”

    “闰月,把蓝月放到哪间屋子?”

    “最东边那间,我住那屋暖和。”是闰月的声音,说完就把那群人引到了东屋。

    侯三儿心里松了口气,不是堵自己的。

    随即想到闰月会不会来灶房烧火?那样的话,自己正事没办,被他们逮住可犯不上。

    不行,今天出师不利,命根子疼的厉害,还不知道能不能用,还是先回去,找机会再说吧。

    侯三儿临走还不忘捞起锅台上那坛猪油。

    右手抱着猪油,左腋下夹着几把挂面,趁乱逃出门去,绕到墙外,扛上自己带来的梯子。

    侯三儿回家去了。

    侯三儿把猪油拿走了,闰月这边没法跟李强交代。

    她只好去大棚里拔了一把青葱,一把香菜,芹菜,反正都是冬天吃不到的青菜。

    放到柳条筐里,给李强家送过去。

    李强的老娘并不知道李强给闰月送猪油的事情。

    李强那猪油是托别人给熬的,为了答谢,他还把油渣给了人家。

    得了便宜,那家人自然不会说。

    李强娘见闰月给自家送来一筐青菜,鼻子里嗤笑一声“闰月,这大冬天的我们可吃不起这青菜,死贵的。

    对了,我儿子这几天要相看对象了,他也老大不小了。

    像我们这样的人家,当然要娶个出身好,家里父母齐全,人又温柔体贴的。

    怎么说,我儿子也是村长,是个干部,不能捡剩,娶个破烂货,你说是吧?”

    闰月知道她的意思,还以为自己是溜须李强来了,怕自己缠着李强。

    放下青菜,闰月也没多废话,话不投机半句多!